巴巴读吧 > 玄学神棍在九零 > 87.087
  年余问她:“这个鸡蛋掺糯米有什么作用?”

  周善道:“这是早年祭河神的一种祭品罢了,按风俗来讲,祭品有四种,鲜蛋掺糯米、活牲、童男童女、美貌少女,后面两种肯定不能用,要去弄活牲也麻烦,所以挑了个最简单的。”

  活牲要设立祭台,当场宰杀放血,再把鲜血倒入河中,然后用木筏把牲畜的尸体缓缓沉入河底。大型的祭河大典上应该常见,但是他们要是敢在这新安江边弄这仪式,恐怕立即会被热心的帝都群众以“聚众宣扬封建迷信”的罪名给送去喝茶。

  风更紧了些,波涛愈加汹涌,那一百多个鸡蛋就跟打水漂一样顷刻之间不见,年余心底不由有些发憷,但是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还没有消失,他眼角的余光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打眼望去,只见浑浊的江水底下不知何时潜伏了个庞然大物,它一动不动地潜在水底,形成一个偌大的阴影。

  年余茫然间似乎还看到了一双小灯笼大的通红眼睛,当他的眼睛同水底下的那双眼睛对上的那一刻,无边的寒意瞬间席卷了他,神圣的、高贵的、更是让人畏惧的。

  他被那双眼睛给吓得快要腿软,这种庞然大物,分明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新安江江水在从前十分清澈,鱼虾也多,上游的江水可供人直接饮用,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都排到这条江里,渐渐鱼虾绝迹江水浑浊,里面的鱼都死得七七八八了,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生物。他无法形容,水底下的那个生物仿佛有一栋房子那般大,年余对生物不算了解,但是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明白的,除非是在深海,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如此庞然大物。

  可关键是,秘书他们神色都十分正常,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应该没有看到水底下的东西。

  前面的周善心中一动,感应到了什么,“我下去看看。”

  说完她也没等旁人的反应,从距离水面十几米高的桥上一跃而下,落到滔滔江水之中。

  在汛期时候,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

  年余被吓得魂飞魄散,把伞一扔,伞也被风卷进江中,他顾不得伞了,飞奔过去抓握桥栏拼命往下看,“周小姐,周小姐。”

  呼喊声很快就泯灭在轰隆的水声中。

  年余的汗混着雨水唰地流了下来,“快,快去报警,然后让船队赶紧打捞。”

  傅其琛跟随周善多年自然清楚她心中所想,“不用。”

  年余快疯了,“就要出人命了。”

  傅其琛极为镇定,“不会,她自有分寸,我们等着就好。”

  年余跟他僵持了片刻,还是认为人命关天,“水性好也不能拿这个来开玩笑,赶紧报警。”

  傅其琛忍了又忍,“年先生,你答应过要充分尊重我们的工作。”

  两人在桥上对峙的时候,周善已经潜到了水下,她也发现了水底的黑影,心有所动方才下来查看。这水极深,刚刚在桥上看,那庞然大物就在水下,可她往下潜行了三四米也没看到那东西。

  又下潜了三米多,周善终于在河底看到了那东西了。

  那玩意形似乌龟,头颈有疣状突起,其貌不扬,体型巨大,身披一块巨大墨绿背甲,居然是只老鼋。

  那老鼋应该已经修炼成精了,嘴边长出两根麻绳粗的胡须,眼睛血红,老态龙钟。

  周善起初被这老鼋巨大的体型给吓了一跳,她慢慢游过去,那老鼋趴伏于河底一动不动,见她游过来也没有丝毫动作。

  周善游近时方才发现,这只老鼋遍体鳞伤,且气若游丝,它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而那些伤疤都已溃烂,它的皮肤不成样子,神态也异常萎靡。

  老鼋看了她一眼,神色中隐隐有悲伤之意,居然闭上了眼睛。

  周善又仔细看了圈,居然发现这老鼋背上有文字,顿时好奇地游了上去。

  老鼋的背甲上模糊不清地刻着一篇文章,虽然晦涩,周善却也看懂了。

  大唐年间,帝都还不是帝都,唤作幽州。幽州有一年热夏,绵延多雨,二十余日仍不见放晴,新安江涨水涨得凶,直接冲垮堤坝,卷走了好几千人。水灾过后,幽州节度使痛定思痛,恰好在此时,有一得道高僧云游至此,告知幽州节度使新安江底有水妖作怪,所以新安江年年重修堤坝也无济于事。

  节度使一看高僧又悲又喜,当即求救。高僧应允了,彼时,道观寺庙喜好养老鼋,高僧让节度使征用百年以上的老鼋,在江边设了个祭台,以鲜蛋糯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