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玄学神棍在九零 > 59.059
  时日匆匆,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周善也终于摆脱了初中生的称呼,成功踏入了高中的校门。

  一中是初高中联校制,最后周善却没有选择留在一中,而是选择北上去了京城的一所重点高中。她最近几年跟傅家交好,在江省也认识了不少的达官贵人,所以人脉还是有点的,去京城不是问题。

  她担心自己一直留在这平远市中,恐怕未来会有坐井观天的嫌疑。她纵观华国地图,发现京城的选址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所定,风水与“势”妙不可言,平远市已经算是钟灵毓秀,但是整个华国,唯有京都才能算是造化之地。

  越是造化就越有灵气,对修炼也大有裨益,京城与别地的龙脉可不同,整个城市贯通东西南北,连通江河湖海,古脉山川,恰在龙头点睛处,整个城市都是龙脉,都有了龙气,这是绝无仅有的。

  再说,京城人口流动巨大,这一点有利于她做功德。

  所以,周善百般思虑以后,选择了京城。

  她本来的成绩还不足以支撑她进重点高中,但是周善有些小小的手段,几乎等于是作弊了。

  首先,她神魂力量强大,只要不是跟当初一样把记忆从神魂中剔除出来,所有的记忆都会留存于内,她想看就看,这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个大BUG了。周善还挺重视中考的,是以在中考那天她给自己制了一道清心符,摒除所有杂念,全身心投注到试卷上,最后她不出意外拿了个高分。

  原本在班级里也就是前十名的水准,在中考时却成为了一匹黑马,成功跻身到全校前三名中。当然,第一名还是接近满分的傅其琛,此獠是个变态,周善又是清心符,在考场上更是疯狂搜索记忆差点没把自己给榨干。

  傅其琛这两年跟她进行了不少“生意”,也没见他有多放心思在学习上,但是傅其琛却永远都是轻轻松松就考了全校第一名,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在全省里比较,也仅有一个人考了与他同分的成绩。

  学霸的光环,有时候真的羡慕不来。她进高中还依靠了点傅家的人脉,傅家的原本打算是让傅其琛留在一中上学,最后却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决意让傅其琛北上。

  潘美凤跟迟秋婷俩女人身份背景大不一样,却难得能够聊到一起,一直时有联系。潘美凤不知道自家女儿还是靠了点傅家的人脉才去的京城,整天抱着电话殷殷切切地拜托迟秋婷让这俩小孩相互照顾。

  迟秋婷忍了忍,心里其实很想把那句“实际上是我家想要拜托您女儿帮忙照顾儿子的”给说出去。

  八月中旬,周家人跟傅家人一起北上,送两个孩子前去报道。

  潘美凤看着愈发长开的女儿,心里不是没有遗憾,当初那么小小软软的一团,一眨眼就变得那么大了,而且他们这对父母也摸不透女儿心里的想法,只能看着她跟雏鹰一样,慢慢地飞离温暖的巢穴,而他们已经老了,飞不动了。

  两家人一直待到他们报道的日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京城。

  傅家在京城有一处房产,两家人就住在那处房子里,离高中不算太远,走路大约二十分钟的路程。周家平本来想给周善定的住校,最后却被女儿一通花言巧语给说通了,咬咬牙给她在傅家的那处小房子附近也租了一间,平时就让傅家请的那个保姆照顾生活。

  周善选择走校也是有原因的,学业不能落下,但是生意也不得不做,她初中三年就是因为选择了住校才多有掣肘,走校生的选择就宽泛多了,只要打个申请甚至可以在家上晚自习,她的时间也会大大充裕。

  在车站送走依依不舍的父母,周善神情中隐隐有怅惘,盯着车站检票口的人群目不转睛。

  傅其琛以为她舍不得父母就出言安慰,“很快就又能见了,不要伤心。”

  周善惆怅地叹了一口气,眉眼低垂,随即又兴高采烈地抬起头,“终于走了。”

  傅其琛:……

  周善苦大仇深,“这几天我都快被念死了。”

  周家平俩夫妻完全是把她当成了生活白痴,这两天手把手教她收拾家务、洗衣服、洗碗筷、做菜……

  虽然说吧,她真的是个生活白痴,但是她根本就没必要做这些事情啊!

  她可以剪裁小人,只要渡口生气,纸人完全可以帮她解决所有家务!

  周善怨念深重地举起自己的双手,“洗碗,洗伤了。”

  细白的手上,全是红肿的小伤口,皮也皱巴巴的,沾水沾多了。

  傅其琛不动声色地按下她的手,“你不用干活,有——”

  周善疑惑地看着他,“我当然不用干活,我有他们呢。”

  她指了指自己衣领处趴着的小个纸人。

  傅其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惆怅。

  周善并没有get到他的惆怅,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拽着傅其琛跟随地图的指引来到了房子周边最近的那条古玩街。

  京城是几朝古都,文玩古物多得数不胜数,而且京城人几乎都讲究一个古意,所以古玩街几乎随处可见,都是淘换旧货的。

  来到古玩街以后,周善却有些失望。也是,毕竟大城市里的水也深,指不定哪个卖破烂的老头都有非凡眼力,这里的旧货市场经常有人来打转,她想要捡漏几乎是不可能的。

  周善并不泄气,看到古玩街上的东西要么是作假要么不值几个钱以后就多走了几步,来到了玉石街。

  她原以为赌石只有在中缅交界才会盛行,没想到这里也有,好像还挺红火的样子。玉石街除了几家玉器翡翠店外还摆了大大小小不少摊子,上面堆着各种从缅甸开采来的翡翠原石和机器,主顾若是看中了哪块原石,就花钱买下,当场切开,赔赚与否,全看那一刀。可能色好水足,价翻百倍,也可能无色无水,不值一钱。

  周善蹲下来看了几块石头,发现里头要么是粗糙的石料,要么就是水色非常一般的内料,不值几个钱,而一块原石少则几百多则上万不等,周善便不感兴趣地丢开了。

  她跟傅其琛两个人随着人潮来到了一家玉器店,原来那店里也有赌石,好像还有一场赌石活动正在进行。

  周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