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玄学神棍在九零 > 51.051
  玉帝罚她入世,只为积德行善,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便是不能杀人。《道德经》同她一起下凡,一方面是为了积攒功德,另一方面却是为了监督。

  当初她愤慨之下一怒杀了在环溪村设下聚魂续命术的周家仁同许家长子,后果就是前些年攒下的功德都被扣了个七七八八,以至于后面对付许志国的时候乏力,需要做足充分的准备才敢动手。是以这些年来,哪怕再生气再恼火,她也控制住了自己绝不杀人。

  但是如今,她却再度动了杀念,她想要让常德铭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周善眼睛里杀机狂涌,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常德铭,又看了生死不知的傅其琛一眼,扬起手就待动手。

  却在看到空中那本安静躺着的《道德经》时,默默地缩回了手。

  不能杀,万一《道德经》再度扣除功德,她不一定还能对付剩下的七个人,

  再说了,轻轻松松一个死,未免也太过便宜他了,三十五条人命,在常德铭风水师的生涯中他更是作恶无数,凭什么让他轻松死去!

  周善冷着脸,从怀里摸出一个纸人,然后用匕首割破常德铭的手腕,把他的鲜血滴在纸人上,再从地上捡起几粒石子,按六爻位用石子把纸人围困其中。哪怕常德铭醒来,只要纸人还在阵中,哪怕他有翻天倒海之能,也脱不了阵法。

  随后她就把常德铭放在一旁不管,小心翼翼地扶下傅其琛,捻出两根手指搭在他的脉上。

  气滞血瘀,筋脉震碎,天灵骨处更是受了重伤。他身体素质比起寻常人等要好上一大截,即使如此,他也无可避免地奄奄一息,已有性命之虞。

  周善伸手把《道德经》召唤回体内,才把傅其琛的脑袋扶到自己怀中,右手轻轻按压在他的伤处,眼睑微垂,功德值所转换成的法力源源不断地自《道德经》中流出,再从她的眉心流到掌中,慢慢地给傅其琛修复筋脉。

  女子体阴,由她身上渡过来的灵力也显得温和些,比之那些刚烈霸道的阳气,对于治疗来说更胜一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不嫌弃自己的女儿身。

  当她还是山辞神君的时候,从天地孵育灵胎初生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了是女体,这是没得选的。若她是妖,修成人形的那一刻也能选择男女,若是佛脉,甚而可以在男女之间自由切换,只有她什么都不能做。下凡、投胎、转世,她都只能是女体,成为男体是她梦寐以求的事,当然,天庭那些神仙知晓她的心事以后都笑她庸人自扰,对于她耿耿于怀要求别人称她为山辞神君这事更是捧腹。

  思绪发散发散着,周善猛然察觉出有点不对劲。

  傅其琛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漩涡,疯狂地吸收从她身体涌出的法力,如此还不够,无意识下,他的身躯居然自行贪婪地从周善体内汲取她压根就没有渡过来的灵力。

  她急忙伸手想要推开他,但是傅其琛的身体却像是黏在了她手上,怎么推都推不开。

  完了,再这样被吸下去,她要成废人了。

  外面可能还有七个人在虎视眈眈,她要真的被吸废了,这条小命说不得就会丢在这里。

  她看了看自己同傅其琛的脑袋黏在一处的右手手掌,狠了狠心,掏出匕首连皮带肉把自己的手心削去一层,才算是摆脱傅其琛的吸收。

  做完这件事以后,她脸色雪白,右手手掌更是血流如注,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周善不敢耽搁,先行为自己止住血,又动用法力修复了自己的伤势。

  随后,她才出手探查了一番傅其琛的身体状况。

  筋脉已全,除了毒素未清以外,已经完好无损了。可是诡异的是,彼时从她体内转移到傅其琛身上的灵力已有她拢共将近半数之多,但是那么多的灵力,却在他身上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哪怕是个学艺精湛的风水师猛然吸收这么多,都有爆体的可能,但是傅其琛又从来没有修炼过,怎么那么多的法力进了他的身体以后就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呢?

  再不济,也该存点在他的筋脉之中,相当于辅弼他修炼了几十年,倒也不吃亏。

  但是现在那些法力哪去了!

  周善眼红得看着一无所知的傅其琛,都怪她一时出神,她满心以为如果修复够了,法力就会溢出停止输入,怎料傅其琛的身体居然是个无底洞,一下不注意就被侵吞掉了一半灵力,简直郁闷。

  幸好她当机立断,不然真要被吸负了,周善欲哭无泪,却还是咬咬牙继续给他解毒。

  致命伤已经没有性命之扰,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

  她用一根银针戳开他的中指,在中指下摆了常德铭方才盛放鸡血的小碗,看着傅其琛□□的胸膛,又想到自己吃过的亏,愣过以后没敢直接上手,而是拿了根筷子做介质,慢慢地牵引出一丝法力渡到他心肺中,把犼毒从心肺那里祛除出去。

  很快,从他的中指处流出腥臭发黑的脓血,流了一小半碗以后,鲜血重新变红,犼毒才算清除。

  清完犼毒,周善又用了那面招魂幡,从傅其琛的玉枕穴处把五鬼从他的身躯内驱离。

  彼时,五鬼的煞气已经消减了十之八、九,原先漆黑如墨的灵体现在隐隐变灰,显然是遭受了重创。

  周善仔细地观察那五鬼以后才失望地发现,那五鬼的心智已经全部磨灭了,只受主人的驱使,这种浑浑噩噩的魂魄,恐怕下不到阴曹就会成为其他恶鬼的盘中餐,也不能再投胎转世了。

  五家人,三十五口,全都因为常德铭的一己之私而永世不得超生。

  他欠下的其余孽债,更是数不胜数,为什么一个如此作恶多端的人,天道不惩罚,任他逍遥自在地活了那么久?

  当初菁华只因擅闯屏仙障就被天道劈得魂飞魄散,西王母更是因为一己之私想要救回自己的桃林,间接对她下了必死令。她盛怒之下吃了西王母养的那只刚出生的还未开灵智的青鸟,又毁了她一半桃林,就被责罚下界,若是功德不满就再无飞升的可能!

  她一直嬉笑从不计较,可为什么,除了擅闯屏仙障就没有做过错事的菁华要死,这个作恶多端杀人如麻的常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