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玄学神棍在九零 > 29.029
  周善立在原地思衬片刻,抬脚就往那个理发店里走。

  刚行了三两步,周善忍不住回头,“傅大班长,跟上吧。”

  傅其琛惊愕地看着她手里那面八卦镜和罗盘,快要找不到自己的舌头,“你……你是神棍?”

  他于风水一行并不相熟,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觉得“骗子”有点失礼,神棍看起来比骗子好像要好些。

  周善:……并没有好吗!

  她阴侧侧地磨着牙:“你应该把后面那个棍字去掉。”

  沿着光柱走,很快就从鬼打墙里走出。路口的理发店生意极其兴隆,是两家店面凿开墙合出来的大门面,周善打眼一望,就看见了里面的三个技师和正在排队的客人。

  这家理发店左面理发,右面还兼职卖假发。

  周善左右各看了下,举步往卖假发那块地走去。

  傅其琛不知其意,“你要买假发?”

  周善身上那头乌黑靓丽的青丝最为出众,青黑油亮,又柔又顺,随意地用一根红色发绳绑起,她年纪虽小,浑身浑然可见古典气质,脸是精致的,但要说是大美人倒也谈不上,可就是有种让人把眼光放在她身上的神奇魅力。

  咳咳,扯远了。

  傅老妈子老脸一红,不过周善,怎么都跟假发扯不上关系。

  周善可没空理他的腹诽,她皱眉走进理发店,从玻璃货柜的假人头上拿起一顶假发放在手心里仔细看了下。

  柜台边正在看电视的老板娘极有眼色,立时脸上带笑走过来,“妹妹,你是想买我们店里的假发吗?我们店里的假发都是真人头发编织的,这手感啊,特别好……”

  周善扬手打断了老板娘的滔滔不绝,“等等,你说你店里的假发都是真人头发编织的?”

  “对对对,我们店里理发也收头发的,收了的头发就制成假发放在店里卖了。”

  周善把那顶假发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她鼻子小皱了下,耐心分辨上面的气味,随后又拿起另外一顶假发,如法炮制地嗅了下。闻过五六顶假发后,周善心里就有数了。

  这店里的所有假发,都带有一股子死人味!而且那股死人味相对来说又比较新鲜,应该不是阴穴里的东西。

  傅其琛不知何时悄悄站在她旁边,看见她脸色不对的时候也意识到什么,小声地问了句,“这里的假发有问题吗?”

  周善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解释,就被店门口传来的轰动声给吸引了注意力。

  理发店门外不知何时抬来了一副担架,几个二十几岁的泼皮无赖正在店门口撒泼,“狗娘养的,理发店里的杂碎都给老子出来。”

  为首的壮汉手里还拿着一个铁榔头,毫不留情地在理发店的玻璃门上恶狠狠一砸,玻璃门顿时稀里哗啦碎了一地,玻璃渣子都飞出去老远。

  那些等着理发的客人纷纷抱头尖叫起来,除了技师正在理的几位,其他人都火烧火燎地拿起自己的东西跑出去了。

  很快,理发店里站着的就只剩下老板娘同周善傅其琛三人。

  那些技师都因为害怕躲到左边房间里去了。

  那个壮汉在秋天里还裸露上身,露出虬结的肌肉和粗壮臂膀上刺着的那条青龙,看起来凶神恶煞。他嘴里叼着牙签,语气异常不耐烦,“老板呢?给老子滚出来。”

  老板娘怕得不得了,但是这店在这里她又不能跑,只得把座机拢在手边虚张声势,“别闹事,我报警了啊。”

  那壮汉冷笑一声,气势汹汹走进来一榔头砸在电话上,“报警?今天你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就不是赵三!”

  他臂膀上的肌肉暴涨,“我妈戴你家的假发,刚戴上就晕过去了,是怎么回事?”

  老板娘被他的凶残模样吓得跌坐回了椅子里,“她晕了要去医院啊,跟我们家的假发有什么关系?”

  有几个胆大的路人在冲突爆发之前就围着门外指指点点,“就是,这人晕倒了跟头发有什么关系。”

  那壮汉表情狰狞,“少他娘的给我乱放屁,我妈本来好好的,戴上他们家的假发就晕了,我不找他们赔礼找谁?”

  壮汉却不知,这世上的冲突,若是强弱十分明显,便会有人不自觉地站在弱势一方,显然这个孤立无援的老板娘同他们这些混混相比是弱势。围观的路人还是有些好打不平的,顿时愤懑道:“也就是赶巧罢了,怎么能说是假发的原因。”

  “就是,一定是来讹人的。”

  “我经常来这店里剃头,老板跟老板娘都很好,假发卖得也好,小兄弟你是看不惯人家了吧。”

  ……

  外人三言两语就把那壮汉的脸给损成了猪肝色,那些混混小弟不乐意了,“你们瞎几把议论什么?”

  见到这些染头发纹身的小弟,外人心里感觉就更奇怪了,一致认为他们是对家雇来砸场子的。一时间,众人指着壮汉几人指指点点,甚至有人说担架上的老人是故意装晕讹钱。

  壮汉越听越暴躁,脸色也愈来愈难看,眼看冲突就要再次升级。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从店里突然传出一道清凌凌的嗓音,“我看就是这些假发的问题。”

  那声音很清润,仿佛能够清空人心里的火气,让人极为舒服。

  但是,“正义路人”听到这话里的内容时,心里就没那么舒服了。

  义愤填膺的路人正要开口指责说话的人,却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个穿校服的小姑娘。

  于是,满腔怒气被堵回了喉咙里,谁也不想跟个孩子计较什么,“小孩子家家的,管什么闲事。”

  老板娘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你刚刚一直在我店里偷偷摸摸的,我还以为你是贼,原来是跟这混混一伙的。”

  周善听到这句“贼”还没炸毛,先火了的却是傅其琛。

  他脸色铁青,把周善挡在身后,“你说谁是贼?再说一遍。”

  他是二班的班长,周善又是任雪枫叫他看护的对象,自然不能让旁人随意欺负了去!

  傅其琛身上有种气度,一种非富即贵的气度,他虽然也穿着一中的校服,却能够让人从气质上分辨出他富家子弟的身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