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玄学神棍在九零 > 16.016
  文老闻言大惊,“这玩意既然是个害人的?你怎么反倒把这祸害放到店里来?”

  店主罗军无奈地摇摇头,“说来话长。”

  他这行当,名义上是开古董店,实际上利润的大头就是倒买倒卖过程中赚取的差价,俗称“捡漏”。还真别说,这罗军天生一双利害眼睛,在他眼皮子底下的真正好货色,都走不脱眼。

  但是终日打雁也被雁啄了眼,开了这家古董店以后,罗军也不像以前一样走街串巷下乡去淘换宝贝,而是坐等生意上门。

  前几个月,就有个瘦小精悍的男子上门,罗军常年跟这种人打交道,一眼就看出男子是个倒斗的,也就是盗墓的。从他腰间鼓鼓囊囊的大口袋看,男子应该是弄了个“油斗”。

  罗军只管东西好坏,不管来路正不正,这些倒斗的他反倒是喜欢,因为那些走阴穴的人都急于把东西出手,所以价格往往都能够压得很低。

  那日也是一样,男子出了一二十件东西,罗军统统以低价收购了,其中就有这只金丝楠木盒。

  金丝楠木是名贵木料,带有淡雅幽香,因木材表面在阳光下会有金丝浮现而得名,而这个木盒的质料上乘,金丝中又有缕缕紫黑沉淀,显然是块经年的好木头。

  罗军知道自己捡到宝了。

  这木盒里头应该还有东西,但是他找过几个锁匠,都说这盒子上锁的技艺已经失传了,如果实在要打开,就只能强行破开这盒子。

  罗军舍不得,就没破开这盒子。

  然后怪事就发生了。

  他原来是把这盒子放到自己卧室,而他的卧室里养了一缸风水鱼,盒子进屋的第二天,所有风水鱼都翻了白肚皮,那缸清水也变得血红。

  紧接着,范围扩大,他养的那条大黄狗也死了,死相凄惨,所有鲜血都凭空从体内钻出凝结于皮毛上,而他养的那几盆花也都开始枯萎,躯干同样变得血红无比。

  罗军怕了,他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先生告诉他,那个楠木盒里镇着邪物,要他赶紧把这玩意弄出去,不然恐怕下一个殃及的就是他。罗军信了,但是他又舍不得扔了这宝贝,是以他又把这盒子藏到自己不住的老房子里。

  盒子到老房子那天,隔壁正在装修,有个工人从手脚架上一脚踩空,从一米多高的地方被活活摔死,血流成河。

  更诡异的是,那个盒子似乎认定了他,第二天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的卧室里。

  后来不管他扔多远,这盒子都能准确无误地回到他的卧室。

  他百般无奈,只得又请来那个风水先生。

  那个风水师也知道这盒子恐怕有了灵性,不好对付。就用一张镇煞符镇住了这个盒子,又嘱咐他把这盒子放到人流量大离他又不远的地方。

  为今之计,只有靠人来人往的阳气震慑住邪盒,使它不敢作祟。

  罗军思来想去,就把这盒子放到店里来了。

  周善听完那番话,忽然笑了下,“老板,你之所以把这盒子放到店里,不止那个原因吧?”

  罗军讪讪笑着,“就因为这事,没别的原因。”

  周善把玩那盒子,“你把这盒子摆到这店里,其实还是想把这盒子卖出去对不对?你觉得是因你花钱买了这盒子,它才会跟你走,但是你要是把它卖出去,那它说不定就会跟下一个买主。如果你真的不想转手这盒子,就不会摆到架子上来了。”

  这店面有那么多地方,倘若罗军真的不想转卖这盒子,把它收起就是,何苦再摆到架子上。

  罗军眼神闪烁,“瞎说、瞎说八道。”

  文老叹了口气,“你这鬼心眼。”

  “你这盒子卖多少钱,我买了。”

  女童清凌凌的声音在店里响起,把罗军给吓了一大跳,“你要买?”

  周善淡淡地点了点头。

  罗军苦笑,“这玩意真的是个邪性东西——”

  周善无动于衷,“开价。”

  文老捉摸不透她的意思,但是他明白周善是那种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就不会开口的人,“你卖给她吧。”

  罗军倒吸了一口凉气,怀疑地看着文老。

  这女娃子该不会是这老头的儿子在外面造的孽吧,所以这老头这般急切地想要弄死她。

  可是,罗军确实迫切地想要把这搅得他家宅不宁的东西出手。良心与自报天人交战,最后还是自保这念头占了上风。

  他已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