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星际回收商 > 1056
  “我回去了,师傅你静静心,一切不会再坏了。”徒弟说完就走了。

  元婴期修士有些不甘心,但很快就释然了,是,一切不会再坏了,因为再坏也不过是一个死字。于是,他对着,对着腕脑说了一句,“人犯了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以前也许不是,但以后一定是,因为有尊上在,这个宇宙将会更加公平。”

  “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他说道。

  “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看到这句话的人不管是何种立场,都没有否认。

  雷森这个时候已经在星球上了,如元婴期修士所想的那样,他旁观了几次劫雷杀人的过程,对杀人他现在没有什么感觉。放在以前,他还是小商人的时候,他不会管这些人,自己活得好就行了,管那么多落不得好处。他是盘龙王,是所有人口中的尊上,他对所有人负有责任,可果消灭一小撮人,能让大部分的人过得更好,杀人是最划算的事情了。

  他注意看本星球上一些公众通过腕脑发出的评论,关心这一次天道机变自选的那些人,这些人有一部分是执法殿的,还好,从公众的评论可以看出,他们对尊上惩罚执法殿喜闻乐见,百分百的支持的态度,而且,死亡的名单出来后,有心人就能发现,执法殿死的人大半是修士,这更让公众感到开心了,修士在他们眼里面和他们不是一个群体,是特牛,特别不把他们放在眼中的一群特殊的存在,如今看到这些人被雷击死了,他们是开心的。不管原因的开心,是那种,你好坏都不管,你要你死了我就开心的那种。

  天上的雷云最多的时候雷森就到了星球上,他从客运飞船中进入到空间里,然后就出现在这颗星球上。他没有直接去找调酒师和他的女人,这两个还是孩子,目前来说,生活的非常幸福,雷森也希望他们能活得开心久一点,必竟这一次他来是有目的的,不但是要看望两人,更是要把他们的前世记忆唤醒,然后他们带走,送到策神身边,这也算是他给策神留下的班底了,这两个异族人,他还是非常相信的。

  死人,杀人,雷森已经习以为常,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对自己人动手。这要是换成以往,他也不会。但必竟是不同以往了,他准备把王朝交给策神,古人都有扶上马送一程之说,雷森更得为策神影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不但这个星球上,雷森觉得接下来他要把修士给梳理一遍了,尽量的不给策神留下不稳定的因素,也不留下心存不轨,想要挑战王室权威的人。有他在,尽管他不是盘龙王了,那些人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就动,时间一长了却不好说,肯定会有动作。但这是雷森不能容许的,尽管他可以掌控天机,让天机来监控,也不怕这些人真的能造成太大的危害。只是,他现在的心态改变了许多,之前他会惜才,不管是心向于他,还是想反对他的人,他都能容忍下来,现在,他不想容忍了,这些人在他接下来的计划中没有大用。对于没有用处的东西,倒不如淘汰一批,留下一批放心的能用的,没有什么危害的。

  在他的心里面,这里是他的大本营,真要是经受不住仙域那些早就对他存在了杀意的人的迫害,他就躲回到这里来,所以他更是认为这里不能出意外。

  他不是没有要考验策神能力的想法,只是策神的表现比他要强不少,掐灭了他考验的心思,自己都不如策神,还怎么考验,只会让考验成为笑话而已。

  天上的雷云一朵朵的减少,不管是雷森勾选的必杀之人,还是天道机变自己选的,只要是头上生有劫云的,没有一个能活下来。全是死刑。雷森发现,天道机变比他狠,要是真要他把这些已经死了的人勾选,天道机变选的那一部分会有很多人活下来。也许这些人有取死之道,但他是人,他会酌情减免,能不死的还是让他活着就好了。

  人是会改变的,当他反对一件东西觉得真的不可能改变时,他会改变自己,这天下为了反对成为执念的人不多。他留下一些人,这些人发现他们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他们所想的也不过是痴心妄想,自己就会认为自己错了。会反思,会改变,特别是经过生死的人,更会如此,他们会变得灵活许多。

  在那位渡劫期修士的住宅外,很多看热闹的人远远的观望着,雷森就在这些人当中。他发现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修士,一个个脸色不一,有的凝重,有的轻松,有的是兴灾乐祸,似乎和将要死过普通的渡劫期修士有仇,巴不得他死。

  此外,一些普通人就站的更远了,他们天然的和这些修士保持着距离。犹如两者之间有着一道天然的鸿沟,难以跨越,也不能跨越。雷森感觉很不好,但是不管是修士,还是普通人,他们的神情都对这样的壁垒分明感到习以为常,他也只能在心里面记下这一幕,清理那些和他不和的,想着反对他的修士的心思就更重了。

  整个星球也就渡劫期修士处在的这块区域还有几块劫云了,所以吸引住一些人的目光就很正常了。雷森站了一会,抬头看着天。他身边一位修士拍拍他的肩膀,“嗨,面生啊,看你的修为也挺高的,和这位要死的家伙认识?”

  雷森笑笑,不在意的说道:“不认识,要是认识就不会站在这里了。我是路过本星球的,要在这里看望两个人,随后就会离开。你是本星球的吗?”

  “不是,我是特意赶过来看现场的。这个家伙表现倒是挺好,和我也有过来往,只是人感觉不是那么踏实,所以也就不是那么亲近,来往也就是普通的来往,他是渡劫,我已经是合体期了,倒是不用在意他。只是这样就死了,就有些太遗憾了。啧啧!”

  雷森接过话道:“我对他不太了解,但也不能说遗憾吧,天道之下不枉死人。天道既然让他死,也就说明他是犯了某些事情的,有取死之道,怎么是遗憾呢?”

  那位修士马上笑道:“你的话符合你一个路人的身份,和他不熟,这话倒是说的。不过实在是太轻巧了,修士都有取死之道,比如侵犯普通人的利益,不亲近普通人,欺负普通人,杀过普通人,这些人啊,谁手上没有普通人的人命,而且是不占理,杀人发泄的那种。这尊上也是啊,太严苟了可不好,即往不咎不好吗,这样搞会让人紧张的。”

  “你说的倒是有道理,不过,我认为亲下不会因为某些小事而动怒的,这一次也是这些人不开眼吧,惹着了尊上,尊上才不得不出手。呵呵,你说的那些我理解,可是盘龙王朝不比以前的任何政体,不管是星邦还是王朝,都不一样。盘龙王朝的法律是要厘定修士,魔法师星兽和普通人之间的关系,有法必依,不然就会失去普通人的信任。咱们修士和魔法师以及星兽是这个宇宙最高端的力量,普通人在我们面前太弱了,不说什么元婴期,化神期以上的,就是一名刚刚进入凝气期的修士,就能横扫一片普通人。而普通人却是我们的基础,离开他们,光靠我们这三类存在是无法撑起王朝的未来的。”

  那名修士又笑道:“你是亲王朝人士,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一点你是瞒不住我的。”说着,这名修士左右看看,拉着雷森朝一边走去,小声道:“看看,看看,这里对王朝有好感的人可不多,他们多是这位渡劫期家伙的朋友。我和你说啊,你看上去也不是半仙,不是牛千木那种什么都不怕的人。你知道牛千木为什么什么都不怕吗?我看你就是不知道,别冒失,就是再心向王朝也别什么都说,那个牛千木不但是半仙,关键的关键是他是亲下身边最得信的人,也是尊上最要保护的人,谁要是得罪了他,他可以放手收拾,别人却不敢对他动手,就是打得过他也不敢……为啥,尊上保护他啊,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以尊上护短的性子,不管是谁,不让尊上满意,百分百的会死。就是一时半会不死,哪怕你是半仙,尊上不给你仙桃,在没有可能前去仙域的情况下,你只能眼睁睁的等死,没有别的选择。你说,这样的情况下,谁敢去得罪他牛千木,谁敢不给他面子。这是你能比的吗?”

  这位修士表现出来的是一片好心,雷森不由得笑了,没想到牛千木因为他在这些修士的眼中变成了不可得罪之人,这倒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

  雷森道:“这位道友,你的好意我知晓了。不过,牛千木能得到那样的信任,那是因为他的忠心让尊上放心了,所以才这么信任他。你要是愿意也可以一样。倒是让你说对了,要是那些修士一直不肯配合,阳奉阴违的,挑战尊上的容忍度,我只能说,他们想错了。尊上这个人不太会有耐心,能容他们一时,那是给他们时间,让他们自己体会,自己领会和改正,若是不肯改,那么以亲下的性格,不会一直容忍下去。”

  修士惊讶道:“听你话的意思,你和尊上非常熟,和牛千木也有来往,敢这么做,这么评价尊上和牛千木,要是说你不熟,我是不会相信的。”

  修士一副我已经看透了真相的样子,“怪不得你会一上来就说那些不客气的话,不怕得罪人发出没有遮掩的评价。而且我还能看出来,你在尊上面前一定也极是受信任的那些人中的某一下,这次是受命来看效果的?我告诉你,不用看了,前面受雷击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个活着的,所以这才让人更害怕,不知道这是个例,还是意外。你知道吗?”

  雷森能不知道吗,不过雷森暂时不想那些事情,所以就接着笑道:“这也是那些人取死有道,造下的罪孽深重才会如此,怪不得尊上吧?还有,你看这一次不是连普通人都有吗,并不是针对修士的,只是王朝到到要整顿的时候了,不得不为。”

  修士眼睛转了转,呵呵一乐,“你是不是尊上身边的人?说实话,我是不会害你的。”

  雷森摸了摸嘴唇,“你怎么会这么问?你看我像尊上身边的人吗?不像吧?你啊,修为比我高,就不用担心了,我不是尊上身边的人,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但是我能理解尊上为什么这么做,是他真的觉得王朝到了要整顿了,不这才出手,否则,他才不会这么做。咱们既然生活在王朝里,首先想到的是怎么能把王朝发展起来。那些异族的资料不是保密的,我们的对手是异族,异族有多强大,大家心里面都有数。专心发展不内斗多好。为什么非要内斗才行,好像是不内斗显不出来这些人有多厉害似的。要是可能,我倒是想建议尊上把所有的修士都扔到异宇宙里,让他们去和异族战斗,生死由命,免得有精力内斗。”

  修士吓了一跳,连忙左右看看,一脸紧张的提醒雷森,“你可不要瞎说。内斗是内斗,要是把我们放到异族当中去,十死无生,你要是这么建议,那可是害人。”

  雷森道:“那也比留在这里害我们自己人强。我猜尊上也不想杀他们,只不过他们做得过份了,才逼尊上不得不动手,杀一儆百。”

  这时,天上的一片雷云中炸响,一道紫色的闪电从雷云中打下来,打在不远处的一处宅院里,升腾起一片烟云。

  修士惋惜道:“又死了一个,修行不易啊,这是何必呢。”

  看着那一片雷云消散,雷森觉得无趣,转身准备离开了。那修士拉住他,“留个印记,交个朋友,我觉得我们能谈得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