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星际回收商 > 1020
  副殿主想告辞,牛千木出声道:“你且慢些,我刚得知一件未经证实的事情,也许能解答你的一些疑问。地方军一直在悄悄有跟随保护策神王子殿下,发现了一个让人震惊又兴奋的东西,策神王子殿下的坐船的探测距离是地方军现在配备深空探测仪数倍,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要是真的,其对我们的探测技术是一个大的变革。”

  副殿主神情冷淡的问道:“这又能说明什么?殿主大人,这是该你震惊和惊喜的事情,我们执法殿只负责调查起诉,不负责科技,这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

  牛千木笑道:“要是这件事情是真的,说明什么,说明策神王子殿下座船上经过了大的改造,深空探测仪就这样了,难道说他的武器配置会差得了。别忘记了我们军方配置,探测距离往往都是在攻击距离,你自己去想吧。”

  副殿主愣了,显然还是没有明白牛千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策神王子的座船改造和执法殿对策神王子执法有什么关系,要是一个人发明了什么就能犯法不被追究,那这个王朝,这个政体也就没有什么前途了。牛千木这是什么意思。

  副殿主出去了,牛千木很快就见到了赶来的地方军总军头,总军头面前牛千木显得很兴奋,说道:“宰相大人,要是策神王子殿下能把他的技术贡献出来,那可是太好了?”

  牛千木的面色一下子就黑了,不敢置信的反问一句,“你说什么?”

  “我是说让策神王子殿下把他的技术贡献出来,我们地方军和三军的装备水平一下子就能上去了。真的,我现在越想越觉得那是真的。”

  “贡献你老母!”牛千木最近心情一直不太好,感觉有很多事情在堵着,弄了半天是下面的人在打小九九啊,妈蛋,他这边在小心的讨好着策神,结果手底下的人却是一伙接一伙的去打策神的主意,这让策神怎么看,肯定认为他牛千木在玩阴谋诡计,对他的印象一坏再坏,最后都救不起来了。牛千木的怒火噌的一下就腾上来了。

  “啪!”牛千木坐在那里,抬手给了离他有三米远的地方军总军头一个耳光,总军头一下子就愣了,他认为他的想法是站在公道的立场上,是有功劳的了,怎么着,就是惹得策神王子不喜欢,但是牛千木一定会赞同,他策神王子是牛,牛千地方军都要出动去找他,可是再牛的人,没有权力,没有职位也是个架子,在权力面前也得伏低就小。

  “咣!”牛千木跳起来,一个飞脚踹在地方军军头的胸口了,连人带沙发给踹到了墙上,嘴中没好气吼道:“来人,把他给我拿下,交给星兽执法殿调查,这个人意欲对尊上的血脉不利,想谋逆,要好好的调查。”

  牛千木的侍卫就在外面,听到喝令,闯进来,把地方军总军头扑拿起来,地方军总军头喷了两口血,恐慌之下,喊叫道:“宰相大人,宰相大人,我没有,我是替王朝着想啊,我真是替王朝着想,我没有对尊上的血脉不利,更不敢谋逆啊,宰相大人。”

  牛千木付卫见牛千木表情不耐烦,很是识机的在地方军总军头的身上点了两下,地方军总军头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世界也变得安静了许多。

  “告诉星兽那边,调查之前,先把这个家伙所有资产充公,他想要策神王子殿下贡献先就把他给贡献出来吧。以后形成定例。”牛千木补充这么一句,地方军总军头又挣扎起来。

  “还敢反对,反对你妈逼!”牛千木又冲上前去,咣咣两脚踹在总军头身上,他也没有敢用力,怕把总军头路易成肉沫,只是虚虚的踢那么几下,出一口恶气。

  星兽执法堂的人来得很快,带头的是星兽副殿主,牛千木把前因后果一说,星兽副殿主又上前踢了两脚,这让跟过来看热闹的普通人副殿主很不爽,“不能动用私刑。”

  星兽副殿主可不给普通人副殿主面子,“你算个老几,老子揍人你叽歪个什么。马逼的,真是本事越小越作怪。我们星兽修士还有魔法师随便出来一个就能打你们一群人,你们看到过我们敢对王子不敬吗?倒是你们普通人,跳出来一个又一个。副殿主是吧,我记得你前面叫得很响,要调查策神王子,紧咬着不放啊,合着就你们普通人金贵,一个尊上的血脉可以为了你们普通人随意拿来污蔑揉搓啊。哈哈,你别拿一副死人脸来对我,爷不吃你那一套,不过,你坚持要调查,接着地方军就要把策神王子的东西充公。敢情你们普通人人一直就是这样生活的,有权力可以乱用。我是长了见识了。”

  普通人副殿主虽然脑子直,但是也知道有些锅不是能背的,有些话自己不能说,也不能让别人乱说,他朝星兽副殿主拱了拱手,正色道:“我知道你对我要调晒策神王子殿下有意见,可是我是出于公心,没有私念。至于地方军总军头,他说的事情我一概不知,也不可能和他有事先沟通。这件事情你们星兽执法可以详查。”

  “屁,你就是在放屁。只要不牵涉到王子殿下,你们普通人就是都死光了,我也懒得去问半个字。来人,把他带走,再传我命令,星兽成立一个执法队,现在,马上就出发,这把这家伙所有的资产全部充公,一根草都不能给他以及他的家人留下。要是有人敢阻拦执法,别顾东顾西的,当场击毙,以儆效尤!”星兽副殿主一脸的凶色。

  普通人副殿主可是不乐意了,“还没有证据,法院也没有判,你做出这种动作来,是违法,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星兽副殿主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贱贱的说道:“罪加一等,我好怕啊,我就下达这样的命令了,你来咬我啊,来啊,咬我啊!”

  普通人副殿主咬了咬牙,转身对牛千木说道:“殿主大人,地方军总军头是我们普通人,按例他犯了法该由我们普通人前去执法,还请殿主大人把总军头交给我们处理。”

  牛千木没有瞪了普通人执法殿一眼,十分不满,“执法殿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该怎么执法那是我的事恶性肿瘤,什么按例,既然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我也就把我接下来对执法殿工作做一安排,以后会实行交叉执法,你们普通人那一块不是你的自留地,以后不管是星兽还是修士以及魔法师们都有可能按照我的命令对普通人执法。你们普通人这一段时间出的事情挺多,我说句不好听的,没有本事,私心杂念挺多,勾心斗角个个都很在行。你不用说了,这个军头不可能给你们去调查。你们调查出来的结果,我也不会相信,我都能想得到你们给拿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来糊弄我,十成十的是轻拿轻放,这个军头不但没有什么大事,还有可能被你们塑造成敢于向权贵斗争的旗帜。这样的事情你们以前做那么几例倒还罢了,现在不行,谁敢坏掉策神王子的名声,那就准备变成一具尸体吧。”

  普通人副殿主颤抖了一下,原来,他就是这么想的,地方军总军头是普通人,因为一个建议就被拿下治罪传出去会激起普通人的民愤的,何况他建议的对象还是一个王子,不管是非黑白,稍加引导,确实是能塑造出一个斗士形象来,这事摆出来,会让某些人心惊,看到没有,就连尊上的血脉我们说不理就不理,你们算个什么,下次客气点。

  牛千木注视着普通人副殿主的头顶,声音转厉,“包括你,要是你心里面还想着怎么坏掉策神王子殿下的名声,我会杀掉你,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要是不想干了,就给我滚蛋,执法殿有的是人干。以公正之名行邪恶之举,这也就是你这样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以前你做,本殿主可不理会,那是与大局有关,要是你敢动王子和公主的主意,不管你有没有证据,事实是什么,老子马上把你拍成肉泥。滚!”

  牛千木的心情实在是不好,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心胸多么大的人,最近的事情接连发生,都是与他心意想违背的,这让他很不爽,恰好刚刚星兽副殿主又提了那么一句,提到这位普通人副殿主顽固不化,执意要去调查策神王子,这激发出来他的凶性来,要是普通人副殿主敢违背他的心意,他真会一巴掌把人拍死,免得接下来还看着这人心烦。

  普通人副殿主额头上泌出汗珠,牛千木身上散发出的些小的杀气让他心惊体寒,他知道牛千木是真的火了,他这个副殿主的身份在别人面前让人尊重,让人害怕,在这位面前,不但没有用,要是这位对他有意见了,还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他不敢认为牛千木说杀他是在说笑,牛千木是什么人啊,半仙,还是尊上身前最信任的人之一,而且这一次又牵连到了尊上的血脉,要是牛千木弄死他,尊上那里只会点点头,没有人敢去追究。

  “殿主大人息怒,策神王子殿下那里我不会去调查,以现在的结论为准。”普通人副殿主到底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说了这一句,心态也稍微调整过来,面带笑容道,“是我想得太多了,没有从大局着想,所以我收回我先前的观点。”

  牛千木厌恶的挥挥手,根本就没有先前对这样的人那样客气。不过是一个能活几百年的人物而已,像草木一样,还把自己的天真当坚持,把无知当个性,这样的人,还代表着一个群体的利益,真是让人恶心。“滚,做好你的事情,要是不爽,你可以辞职。”

  普通人副殿主说了声告退,狼狈的离开,心里面满满的惶恐和不安。他在殿主这里明显得失去了信任,以后他想做什么事都不可能再有以前那样的力度了。

  当然了,这位副殿主是不会辞职的,他面上是直,但是也知道权力是个好东西,一旦失去了和死去没有两样。所以,牛千木那句辞职的话他就当没有听到。

  他会恨策神王子吗?当然了,要是他不理智的话他会恨。可是他必竟不是一个没有智慧的人,牛千木的表现已经说明了这个策神王子不简单,不是他能碰的,他是要敢碰,牛千木说把他弄死就有可能变成真的了,他疯了,才会去惹牛千木。

  侠以武乱禁!现在这个修炼的人更是可恶,要是天上降下雷霆,把这些人全部劈死了,宇宙中全剩下普通人就好了,全宇宙也就太平了。普通人副殿主恨恨的想到。

  星兽副殿主朝牛千木拱了拱手,闷声道:“殿主大人心情不好,我也不呆了,我告退。”

  “好好调查,给我把地方军清洗一下。我要证据,回头好拿给尊上做交待。”

  “明白了,只是有句话我得提醒殿主大人一下,普通人别的本事没有,这结帮拉派,互相勾结,弄成山头再摇旗呐喊的事他们可是很喜欢,也很在行。要是我们调查出一张人际网来,到时候你是处理还是不处理?你得给我一个准话。”

  牛千木不屑的笑笑,说道:“你还真把地方军当回事,有三军在,哪里有地方军的事情。尊上那里一直想反地方军给裁掉,不过是照顾一下普通人的情绪,才一直没有动。不过,也没有给他们什么好的待遇。你只管去弄,弄出来一批,我们就清理一批。要把整个地方军给弄干净了,免得这些人凑在一处,净想些不应该想的事情,无事生非,出了事,还得我们出来给他们收拾烂摊子。至于你说的给王子配护卫的事情,这看似一件小事,实则是大事,没有尊上的准许,我们是不能动的。等我向尊上汇报,得到尊上的态度再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