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星际回收商 > 1702
  物质分解回收船也是要扩大,黑水星分解出来的物质能用的全部投入到建造新的物质分解回收船上,尽量的建,尽快的建。好在,这些只要交给智脑就行,设定完,只要所需要的物质集全了,达到需要的量就会按照计划第一时间建造飞船或者是其他的设备。

  她们还想自己投入一些,到军队或地方上去买一些旧的船只,改造后就投到黑水星,可是策神不允许,策神说就这些,可着这些折腾,不能再投钱了。怎么折腾随她们的意。

  黑水星的事情暂且不说,策神回到天机星,也就是现在的升龙星,王朝的心脏存在,召来王相,给他们下达命令,悄悄准备新王上登基事宜,不准声张。王相知道会有这么一出,也没有表现出意外的神色来,接了命令后,把一些积压下来的公务交给策神就走了。

  策神用了十分钟把公务处理完,就接到执法殿殿长的汇报,他种茶那个星球的星球执政长要被拿下审查上,是尊上的旨音,不管有没有错,是不是好人,这个星球执政长都不能活了。策神知道有这么一出,在他交出王权时,怎么都要给他一个交待。可惜了,其实那个星球执政长能力有些,要不然也不会被雷蓝依儿放在眼中,只是眼皮子死了点,雷蓝依儿都不怎么出现了,他还把雷蓝依儿当成靠山,时不时的要和策神顶撞一下。策神不理他,一部分有雷蓝依儿的原因,还有一部分就是要找机会把这个人捅到雷森的眼皮底下,看雷森怎么处理,其他的事情,雷森不管,事关王朝大事,雷森不但要管,而且管得还会很严厉。他啊,想给雷蓝依儿找个不痛快,同时给她提个醒,别以为躲在雷森的空间里就能自在了,策神愿意,随时可以让她不自在。而且,更重要的是让雷蓝依儿知道,他策神不是好人,是一个很记仇的人,不要以为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那么便宜,有事且走且算,他有的是时间。人要是没有个对手啥的,生活也就太淡而无味了。他相信父王尊上会找出更多的证据,来让雷蓝依儿闭嘴,搞不好,会在他和下一任王上交接的前后搞一场腥风血雨,来一次大清洗。这样也好,不管新王上和雷蓝依儿的关系如何,要是父王尊上要清洗,新王上只能遵从,卖力的配合,不敢学他的样子顶着不干。当他新手把一个个原本是雷蓝依儿的人给收拾掉的时候,他就不得不和雷蓝依儿保持距离离,因为他和雷蓝依儿之间已经产生了不信任的东西,这东西足以让他们之间变得陌生起来,说起来还是权力动人心啊。

  策神想的是自己是不是要加一把火,把一些早就掌握到的证据,信息公布出去?要是新王上杀了人,清理掉一批人,那么短时间之内,只能继续使用他重用的人,策神重要的人都是真正有执行力的人物,这些人只要给他们展示的机会,一定能说服他们要说服的人,让他们继续留下来,占据紧要的位置,为王朝的发展发光发热,尽心尽力。这样一来,有个两三年的光景,王朝就能平稳过度,不会产生什么负面的东西,平稳,平顺的权力交接,不用强烈的手段清洗前任王上的旧属也会成为一个规矩被保留下去。策神想着的还是王朝,从一开始不的不情愿,到现在的处处替王朝考虑,不得不说,这多少有些讽刺的意味。

  还有一点,要是新王上上任,清洗一旦进行,就要杀足够的人,流足够多的血。那样一来,在乱石带那些人就能幸运的躲过一劫,不管如何,血还是少流的好。只是这样,那些人安分倒还好,要是以后发作了,免不得会成为王朝的罪恶……当然,策神不想去深想,到了什么时候再说什么时候的话吧,留着这些人,尊上自有深意,若是新王权力的祭品,才一千多人,十多代的王上交替下来,这一千多人也就死差不多了。有尊上镇着,倒不怕他们出什么妖,再说还有他,不管以后的王上如何,都是他这一脉延出,他得负起责任来。和尊上一起守护王朝。这么一想,他越陷越深,如了尊上的意,被尊上彻底算计牢了。到底谁才是超智脑,会算计一切?策神想来想去,有些挫伤,这个尊上啊!看似不出招,但最终的结果都要偏向他的心意。应出之人,最是无解,拥有大势,其他的一切,什么天资,什么聪慧,什么超智能,统统都是个屁——有可能连屁都不是,让人绝望,让人看不到一点儿光亮。

  策神算是服了,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远离父王雷森,远离以后的王上。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后背都冒凉风,一帮阴人!策神愤愤不平!策神也很无奈,要是外人,他可不在乎,甩开膀子干就是了,但是不管是雷森还是新王上,都是他的亲人,他下不了手,只能委屈着。委屈我一个,幸福全天下。策神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好在,大势向好,策神朝后推衍了一番,只要那些人不主动作死,自己老实下去,一点事情也不会有。再大的意见,隔了一两代人就谈了。前王上的喜与恶替代不了下一代的喜与恶。时间能消化一切。策神放下心来。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已经冷静下来的大神也能想明白,至于那些人,理论上说个个都比大神聪明,他们也会很快知道,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黑水星的治理在进行中,执法殿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短短五天时间,就拿下三位在任的星球执政长,六位前星球执政长,三军中的两位中将,十位少将,大校二十一位,上校五十,中校二百零三,少校五百多人……外人不知道的是,有两位上将,在执法殿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竟然起了反抗的念头,击杀了一位合体期的执法人员,但随即这两位上将就被从天而降的雷击毙,自他们开始,直系上三代的人,下三代的人全部在同一时间被降下的雷击杀,事后统计,击杀有一千多人。而他们的妻族也受到的牵连,族长同时死亡。执法殿马上向策神汇报,请策神补救,策神马上就把这两位上将的罪证公布出来,发布到每一位王朝公民的腕脑上,叛逆,拒捕,这样的人不管他以前有多少功劳,现在有多高的位置,只要不服从王朝,不尊敬尊上,死不足惜,这是所有公民的想法。

  策神也命令执法殿执法透明化,把捕走的那些人的罪证公布出来,正在调查的,也要对公众有一个交待,告诉他们正在调查审理,待时机到了,就会公布。不管如何,执法殿是尊上亲手成立的,策神不想让它成为一个阴暗的机构,让公众害怕。他通读过地球人类的历史,在地球人类的历史上,凡是被公众认定是阴暗的,不能给人安心宁神的机构最后的下场都很凄凉。执法殿是策神能用得动,用得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机构之一,对他来说,他当王上的这段生涯里,能这么顺利,能找到一点点乐趣,执法殿的尽职配合不可或缺。策神不是一个轻易动感情的人,可是对于为数不多有好印象的东西,他比一般人更希望这样的东西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不会被后人黑化,魔化,成为人人唾骂的东西。

  策神把这件事放开,结果没有过上几天,执法殿殿主匆匆前来报告,尊上下令把雷蓝依儿的侄儿拿下严加拷问。策神几乎要跳起来,他被执法殿殿主的用词给吓了一大跳,在执法殿里,只有审问,拷打是被禁止的,这是父王尊上定下的规矩,如今执法殿殿主却来说尊上下令要拷打一个人,这多少让他淡定不了了。他问:“你确定是尊上?”

  “是!”执法殿殿主低下头,“我能分辩得出。只是此事事干前王后,我不敢独专,特来请教王上,要是王上能见得上,或者联系上雷蓝依儿王后,替我向她道个礼儿,这是尊上的命令,执法殿,三军无不以尊上为尊,尊上的命令不可违逆,还请雷蓝依儿王后见谅。”

  “那就没有事了。”策神安慰有些惊慌的殿主,心里想,他究竟不是前一个,那一个是尊上身边最信任的人,尊上的命令无论是什么都不会多问一句,执行就行了。出了事,后面有着尊上背书,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去做吧?”他说,“尊上是正确的,任何时候。”

  策神强调了一下,然后又安慰了惶惶不安的殿主,“任何时候,执法殿都是独特存在的,只要不变质,不会有任何一个王上会清算它。去吧,做你自己该做的事,心中澄清了,自然就无所畏惧,像我一样,就不怕任何后果,任何压力了。”

  执法殿殿主和策神王上也很熟,他是策神王上选中的,可以说他切切实实的是策神王上的人,尽管他相信策神王上,可是他还是说了一句,“没有那么容易啊,王上。”

  “我知道不容易,所以你要想想,你做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情?你在执法殿殿主的位置上做得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是不是都出于公心,出于对我,对尊上,对王朝的忠心去做的?要是,自有王朝,尊上护佑着你,你有什么可怕的?你怕,就说明……”

  “我明白了!”执法殿殿主可不想让策神说下去,及时插话,“听王上一席话,真的让我明白了,心底无私天地宽!我可以对天说话,没有被王上看重之前,我做过差事,还有不要。可是我做了殿主之后,就明白了责任,一点错也不敢犯,我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抓的每一个人都是有凭有据,没有私心。我不怕了,刚才不过是心乱了,所以才糊涂了。”

  执法殿主满怀心事的离去,策神轻轻叹了一口气,第次权力交接都会流血,表面的和平掩盖不了底下的血腥,这是父王的手伸进来了,用清洗警醒世人,他们依恃的背景在新王上面前如纸一般,轻轻一捅就会破出一个洞来。只是太血腥了,还让他这个在位的王上背书。

  那是自己儿子,黑锅背的虽说有些突然,策神也得背,而且还得让外人觉得他是心甘情愿。可是自己当初触及大位时,尊上可没有这么积极,真不知道尊上是怎么想的。隔代亲再亲也不能这么明显吧?没有天理了,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不平。

  策神处理完所有积压的公务,召来两位王相,询问他们新王交接仪式的进程。两位王相把筹备情况汇报一番,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汇报的,刚刚开始,人员名单也才汇集,还没有成形。策神大为不满,“这可不行。”他说,“名单你们拿个大概出来,我来勾选。不用考虑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在王朝只有新王的利益,没有各方存在,我也靠后。”

  两位王相马上把大致的名单增多给策神,策神当着他们的面快速的勾选,打印出来,交给他们,正色道:“你们两个是筹备负责人,下面这些名单就这样,正式的名单后面,有候备名单,正式名单上有谁玩忽职守,有谁有意外,直接从候备名单直从前至后依次递补。这是一件大事,将来会成为两王权力交接的规矩,一丝一毫的差错我希望都不要出,否则将来会被后人反复说道的。你们去吧,马上调集人过来,不管是谁接到调令马上用星际传送阵传送到这里来听候命令。任何人不得耽误片刻,任何方面不能拖慢他们的行程,否则直接免职,交由执法殿论处。明白吗?”

  “明白!”两位王相很郑重的接过名单,去做事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