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我平平无奇的灵气复苏生活 > 第九十二章 这一波,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说起来家庭成员小红,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夏天,那天的唐毅正尾随的一个妙龄大汉,没错!就是妙龄大汉!之所以如此形容,那是因为此人个女装大佬。

  唐毅尾随他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图谋不轨,而是非常单纯的为了替人消灾,拿人钱财。

  相较于刚出道那会尾行马小玲,唐毅处理这些事就娴熟许多了,深谙能动手就绝不多比比的真理,只有先搞定了事件,人家才会信你嘛!

  于是乎……当女装大佬出现异常的时候,唐毅上去就是一板砖!后来便因为寻衅滋事被送进了局子里,他这一板砖下去不仅打了怪异,也锤倒了女装大佬。

  蹲在局子里的唐毅的很快就被马小玲保释,可帮人办事,不拿钱怎么行!于是唐毅在出来后便找了个由头离开马小玲,试图单独找女装大佬进行理论,来到其所在的小区的时候,唐毅却发现女装大佬将自己的女装通通丢进了垃圾桶。

  原来,唐毅的袭击让其明白了女装出行的危险性,也让其下定决心改掉女装的生活习惯。

  女装大佬的丢掉的衣服都被其剪了好几下,可见唐毅给其带来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这种情况下,脸皮薄的唐毅也不太好意思再去问人家要钱了,正准备离开之时,小红傲然挺立在垃圾箱上的身影出现在唐毅眼中。

  小红是为数不多的没有受到女装大佬迫害的物品,唐毅当时就觉得这么一双高档的鞋丢了怪可惜的,打算拿回去洗洗去二手市场卖掉。

  带着小红回到家中,小红似乎赖上了唐毅,每每唐毅将其卖掉,小红总会在几天后重新跑回来,小红特别的举动吸引了唐毅的注意,久而久之,唐毅也就不再兜售它,干脆让其加入自己的家庭。

  带着娃娃回到家中,唐毅二话没说直接将娃娃放在小红面前,希望小红能帮自己将娃娃的主人找出来。

  寄托着唐毅重望的小红在关键时刻并没有掉链子,它从鞋盒里爬出后围绕着破娃娃踢踏踢踏的转悠两圈后便得到了答案。

  对着唐毅做出一个跟着我来的动作,小红踢踏踢踏的走出了房门。

  穿过大街,越过小巷,一座低矮的旅馆出现在唐毅的眼眸之中,这是一座双层楼的小型家庭旅馆,不大的店面此刻正大门紧锁。

  向小红再三确认自己要寻找的人就在里面后,唐毅便准备走进去。

  “你就准备这么进去吗?”

  天空中的马小玲对着唐毅大喊道。

  “对啊,他不就在里面,我们进去抓他不就行了。”

  唐毅看了看马小玲道

  “……你就准备这样直接进去?”

  马小玲又重复了一遍。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唐毅疑惑的看着马小玲,以往对付怪异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走进去,讲道理,然后解决事情。

  “……你就不怕他到时候跑了?电视剧里可都是这么演的!抓捕坏人的英雄从前门进去,坏人转眼就从后门跑了!”

  马小玲一扶额头,没想到唐毅居然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真是愚蠢极了。

  “你说的有道理,我决定了!待会你和小红从正门进去,我去后门那里蹲着,待会他看见你们一逃跑,我不就能在后门蹲他个正着?”

  唐毅激动的说着,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预判了你的预判!这一波!这一波那青年将无路可逃!

  唐毅的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马小玲的头却越摇越快。

  “不是吧,老公,你就舍得让我个弱女子深入虎穴吗?待会万一遇到危险,你不会心疼吗?”

  “不是还有小红吗?我相信你俩肯定可以的,而且电视里不是人反派一看见有人来了就立马逃走了吗?没问题的!”

  唐毅大条的神经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朝着马小玲挥了挥手,自己直接跑至后门蹲守了起来。

  ……

  露西太太的鱼干店里,露西伸手摸了摸大咸鱼,嘴里开始喃喃自语。

  “坏事了,忘记让那小伙子吃咸鱼干了,不过老伙计,他应该不会受到你的影响吧?”

  大咸鱼听着露西的话,身子一震一震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我说你也是的,干活就干活,干嘛把领域的影响范围开那么大,你瞧那小伙子后来搬十袋小鱼干那呆呆傻傻的样子,你该不会把人智商都给吃了吧?”

  露西对着大咸鱼一通数落,大咸鱼立即浑身巨震的表示自己不背锅。

  “你说他要这种状态去执行任务,真不会出事吗?”

  露西拿起一条小鱼干放嘴里咀嚼起来,继续询问着大咸鱼,大咸鱼这次没有任何动静,只是乖乖的躺在那里。

  “嗯,想来应该问题不大,他也是一个感染度深度负数的准流浪者,应该过一阵子就好了。”

  露西又自言自语了一阵,这才将大咸鱼重新收了起来。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飞鸟,欢迎大家收听今天的午夜之音,飞鸟在清河市向你们发出诚挚的问候,话不多说,让我们来连线今天的幸运听众吧!”

  叮铃铃~房间里在响起这样一阵突兀的声音后,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露西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沉默不语,她想到了今天唐毅和自己说的事情。

  这个电台究竟是什么时候被安装在这里的呢?

  露西并没有去管响个不停的电话,而是观察起自己店铺内的环境来。

  很快,今天大战后留下的娃娃腿吸引了露西的注意,原来唐毅带走娃娃的时候,并没有连同短腿一并带走。

  现在那条腿就躺在办公桌底下的地板上,露西随手拿起一根凉衣杆,小心的把娃娃腿拨弄开,一根长发出现在桌腿的下面。

  长发被桌腿死死的压着,如果不是唐毅特别提到过,露西差点就遗漏了它。

  这个房间除了露西和其收养的孩子们就没有其他人会进来,而孩子们的头发都没这么长,而露西的头发早已花白,这样一根黑色的长发突兀的出现在这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唐毅说的那个东西了。

  露西小心的挑起长发想要看个究竟,却发现长发蓦然的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化为了缕缕黑烟消散在空气之中。

  与之相对的,办公桌上电话也不在响起,露西忽然又想到什么,躬下身子查看起桌脚,在细致的查看下,露西发现桌脚上多出了一个白点。

  找来工具箱的放大镜对其仔细研究,一行行奇怪的符文出现在露西的眼中。

  这和唐毅所说简直一模一样!但是……这个符文……为什么看上去如此熟悉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