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圣者降临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是谁
  林顿走过去和对方打了个招呼,老派恩微笑着问道:“科瑞恩先生的阵法刻画完毕了?”

  “嗯,已经结束了,所以赶来一块和派恩大人制作圣水。”林顿笑着道。

  “啊,那真是太感谢了,不过您刚刚完成神术阵,精神力撑得住吗?不然还是多歇息一会…”

  “我没问题的,派恩大人您就先下去睡一会吧,这样下去您的身体会撑不住的。”林顿摇摇头:“圣水的事情交给我,明天早晨起来前,我会制作出足够使用的圣水的。”

  老神官哪里肯答应,他虽然知道林顿是圣城里前途无量的新星,但一个惩戒专精的中级牧师的祝圣水平却让老人不太放心,他打算先喘口气,顺便看看林顿的表现,如果这个小牧师祝圣方面有问题他也可以指导一番。

  好吧,作为一名正儿八经的4阶神官,老派恩对自己的祝圣水平其实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自信的——就算是典礼神官,指导不来高级牧师和治疗牧师,但指导一个年轻的中级戒律牧师,应该还是不在话下的吧。

  他挥手让身边的弟子们将圣水钵里面的圣水倒出来装入容器中,心里还在想着要怎样才能不着痕迹地进行指点,毕竟圣城来的高材生,心高气傲,如果按照指教自己弟子的套路来说不定会刺伤这个小牧师的自尊心…

  老神官还在考虑着,就看到林顿在自己几个弟子惊讶的眼神中哗啦啦地将几桶清水全部倒进了圣水钵,将其装得满满的。

  “那个,我制圣水的方法有点粗暴,你们不要惊讶…”

  说了一句让在场的几位牧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之后,林顿也不念祝圣词,也不加祝圣材料,就那么将手贴在圣水钵上。

  下一瞬间,整个祝圣台光芒大放!

  …….

  尤利乌斯公会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沃鲁恩城魔法师公会。

  “公会长大人。”

  一路上,几名魔法学徒都恭敬地对他施礼。尤利乌斯随意地点头,径直走进公会内部自己的办公室。

  “呼…”

  关上门,这个老人才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态。

  他揉着眉心,坐在了自己书桌前,短暂地闭上眼睛养养神。

  刚刚与赫伯特和希德等人讨论了各种魔法与战术结合的方面的可能性,之后又回到城主府与城主等人一起制定了许多详细的防御和攻击方案,现在赫伯特与那位希德少校还在进行城墙的改造,而一些士兵们已经举着火把开始在城外进行陷阱的挖掘,而自己见一切顺利,于是打算先回来查一下资料,看看能不能多准备一些针对兽人的先制法术。

  这时,自己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影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老魔法师并没有睁开眼,一位5阶魔导士的感知明确地告诉了他来人的身份——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和自己一样擅长风元素魔法的中阶魔法师比其尔。

  “老师。”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带着腼腆的微笑,将手中的白瓷咖啡杯放在桌上:“和平常一样,您最喜欢的茜草咖啡,已经泡得像泥一样浓了。”

  “辛苦了,比其尔。”老人睁开眼,端起杯子——他有个习惯,一旦熬夜的话,就要喝一杯浓浓的茜草咖啡,而自己这位弟子泡咖啡的手艺比公会那些笨手笨脚的仆人要好得多,而且更加明白自己的口味,这也算是他追寻魔法生涯中少有的一丝闲暇享受了。

  然而今天,他刚刚将被子凑近嘴边,突然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放下杯子,面露狐疑之色。

  “老师,怎么了吗?”见老人不喝,反而皱着眉头看向杯子里漆黑的液体,少年面露疑惑之色轻声问道。

  老人不答,而是抬起手,手指上萦绕起一丝肉眼可见的青色魔力,对着杯子轻轻一弹手指,发出“叮”地一声轻响。

  一阵魔力波动以他的手指为中心扩散到整个咖啡杯中,杯中的咖啡液面却毫无波动,但那少年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神情。

  紧接着,那杯浓黑色的咖啡里突然升腾起了一丝淡黑色的雾气,如黑虫般在空中扭曲了几下便消失了。

  此刻,老人已经放下咖啡杯站起身,他的脸色十分难看,手中不知何时也已经握住了自己的法杖“风祭”,对准依然面露微笑,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少年:“比其尔,你这是在做什么?!”

  “剂量太大了么…果然还是操之过急了。”

  少年用老人无法听清的声音自语道,他的笑容中似乎带着一丝遗憾:“老师,我只是想给您一个机会而已。”

  “什么?”老魔导士发现自己听不懂这个得意弟子的话:“机会?”

  “当然是您最渴望的,进阶大魔导士,甚至魔导师的机会啊。”

  “什么?!”尤利乌斯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突然觉得自己面前这个弟子变得无比陌生。

  所谓大魔导士,也就是6阶魔法师,这是尤利乌斯追求了一辈子却依然无法到达的等阶,至于魔导师,也就是7阶魔法师,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你…”老人死死地盯着比其尔,看到他双眼中若隐若现,如虫子般蠕动的黑色“丝线”,仿佛感知到了什么,猛然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比其尔的衣领,5阶魔导士一生精修的汹涌魔力瞬间涌入对方体内,化作一个封缚法印,将他全身的魔力死死地封锁住:“你不是比其尔!混蛋,你到底是谁?说!”

  自己面前这具身体确实是比其尔无误,力量,等阶以及魔法气息全都没有问题,但老人知道,现在在说话的家伙,绝对不是自己的弟子!

  他的精神力笼罩住“比其尔”上上下下地扫描着,透入对方体内的魔力也一起仔细地寻找着这个弟子可能被控制住了的精神法术的痕迹!

  但让他不安的是,哪怕感知强烈地告诉他,自己这个弟子被控制了,但自己在他体内却找不到一丝法术甚至异种魔力的痕迹!

  一般而言,无论是精神控制类的法术还是魔法物品,只要想要达到控制对方的效果,必然要在被控制者身上留下无法掩盖的痕迹!

  而如果没有能够找到这种痕迹,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施术者的实力远胜于自己,另一个可能则是——他所使用的术法,借用了某个神秘度与实力都远超过自己想象的强大存在的力量!

  “哎呀呀,不要这么激动。”

  “比其尔”没有回答老魔法师的问题,他仿佛丝毫不在乎自己已经被老师完全地制住,依然露出那种让老人无比熟悉,熟悉到心中有些毛骨悚然的腼腆微笑:“您听说过‘灵智之草’么?”

  “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