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你若是归途 > 第57章 因为我根本不喜欢他
  顾诚驰并不知道当初陆彦廷和顾静雯是为什么分手的。

  但是他一直都记得,当初陆彦廷对顾静雯有多好,先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顾诚驰时常会当电灯泡。

  陆彦廷和顾静雯是非常恩爱的,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竟然会走到这一步。

  听完顾诚驰的问题之后,陆彦廷微笑了一下,随即和他说出了一个残忍的事实:“诚驰,我结婚的了。”

  “……那些八卦新闻里说的是真的?”顾诚驰不敢相信。

  之前他的确有在八卦新闻里看到过陆彦廷结婚的消息,但是对于这些新闻,顾诚驰是不信的。

  但是如今陆彦廷亲口说了,他也只能认。

  只是,真的替顾静雯遗憾。他们之前明明那么好的……

  陆彦廷:“是,我结婚了。”

  顾诚驰:“好吧……那你当我没问那个问题。”

  顾诚驰是有道德观的,既然陆彦廷结婚了,他就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陆彦廷点头:“回去好好休息,周一去公司报到。”

  顾诚驰:“好,谢谢陆大哥。”

  ……

  顾诚驰下车以后,陆彦廷迟迟没有开车。

  想着顾诚驰之前说过的话,陆彦廷的脸色有些沉重。

  家里遇到这些困难,顾静雯从来没有提起过。

  陆彦廷一直以为,分开的这些年她过得很好。

  在乐团里风生水起,赚的应该也不算少。

  而且,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一点点过得不好的迹象。

  他原本以为,各自安好就是最好的结局。

  若不是顾诚驰和他说了这些,他大概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顾静雯……她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骄傲好强。

  想到这里,陆彦廷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

  此时,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顾静雯。

  看到这个名字,陆彦廷当即接起了电话。

  顾静雯:“彦廷,在忙吗?”

  陆彦廷:“没有,怎么了?”

  或许是因为刚刚听顾诚驰说了那些事儿,所以陆彦廷对顾静雯说话的态度都温柔了不少。

  顾静雯:“明天我们一起去看潇潇,你有时间吗?之前答应她会过去的……”

  这事儿顾静雯之前就跟陆彦廷提过,她这么一说,陆彦廷也想起来了。

  之前确实是答应过潇潇会定期去看他。

  陆彦廷也不忍心让孩子失望。

  于是,就答应下来了:“嗯,有时间。”

  顾静雯完全没想到陆彦廷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好,那我们明天什么时候见?”顾静雯迫不及待地问。

  陆彦廷:“老样子,我去接你。”

  他会这么说,顾静雯就更惊喜了。

  费了好大的劲儿藏住自己的喜悦:“嗯,那我等你。”

  顿了顿,她又关心道:“你早点休息,晚安。”

  “嗯,晚安。”

  **

  和顾静雯通话以后,陆彦廷开车回到了观庭。

  回去的时候,蓝溪已经睡了。

  陆彦廷今天晚上心情比较乱,也没心思去和她做什么事儿。

  第二天早晨,蓝溪和陆彦廷几乎是同一个时间起来的。

  不过,他们两个起来的目的不一样。

  陆彦廷是为了陪顾静雯去福利院看望潇潇,蓝溪则是为了去接受治疗。

  在楼下碰见陆彦廷,蓝溪很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嗨,早安陆总~”

  她已经穿戴好、化好妆了。

  陆彦廷抬眸扫了她一眼,在看看腕表。

  还不到八点,她就打扮成这样,是要出门?

  “去哪里?”陆彦廷发问。

  蓝溪:“去找廖医生啊。”

  她这么一说,陆彦廷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她接受治疗的日子。

  之前两次都是他陪着去的,这一次,大概是不行了。

  陆彦廷皱眉:“你一个人去?”

  蓝溪:“不然咧,陆总要陪我一起吗?”

  陆彦廷:“我今天有事。”

  蓝溪笑盈盈地说:“没关系,陆总忙你的哈,看病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去就好。”

  陆彦廷:“……”

  蓝溪走到鞋柜前,拿出一双高跟鞋换上,随后撩了一把头发,和陆彦廷招手。

  “陆总再见,我去看病了。”

  陆彦廷没理她。

  ……

  蓝溪走到观庭别墅区入口处,叫了一辆车。

  从这里到医院没多远,不过周末难免堵车,比平时用的时间要稍微长一些。

  蓝溪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九点五十了。

  医院这个地方是真的很神奇,不管什么时间都是门庭若市。

  不过,廖璇这边要稍微清静一些。蓝溪停在廖璇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得到允许之后,才进去。

  廖璇原本正在看书,看到蓝溪过来之后,将手里的书阖上。

  廖璇:“吃早饭了没?”

  蓝溪:“没吃。”

  廖璇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从里头拿出来一个饭团递给蓝溪:“先吃点儿垫垫肚子,不然饿肚子影响治疗效果。”

  蓝溪也没客气,接过来饭团,又问:“有喝的吗?”

  廖璇又打开冰箱,拿了一瓶牛奶递给蓝溪。

  蓝溪接过来,在廖璇面前吃了这顿比较简单的早餐。

  吃完以后,她和廖璇一起进入了里头的咨询室。

  坐下来以后,廖璇率先问:“最近几天情绪如何?”

  蓝溪:“不怎么样。”

  廖璇:“发生什么事儿了?”

  蓝溪:“你没看到新闻吗?”

  廖璇:“我平时比较忙,不太关注这些,你可以直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蓝溪“嗯”了一声,然后对廖璇说:“陆彦廷和蓝芷新那个小贱人一块儿参加校友联谊,然后被记者拍了。蓝芷新勾引他,我受不了。”

  虽然已经动手打过蓝芷新了,但是再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蓝溪的情绪还是很激动。

  廖璇尽可能地安抚她:“你冷静一点,她能不能成功不是只取决于她一个人,你要相信你的丈夫。”

  蓝溪却是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谁都可以,就是她不行。”

  听到这里,廖璇不由得皱眉:“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蓝溪:“他和别的女人暧昧甚至上床我都不在乎,因为我根本不喜欢他。但是蓝芷新不行,一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出现我,我就想杀人。”

  这种心理……

  廖璇虽然有些咋舌,却也是理解的。

  之前已经听蓝溪说过她与蓝芷新以及蓝家之间的矛盾。

  在蓝溪心里,蓝芷新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父爱,以及一个完整的家庭。

  而且听蓝溪的描述,蓝芷新似乎又是一个擅长挑拨的人。

  这些年,蓝溪和她父亲之间的矛盾,大都由蓝芷新挑起。

  显然,对于蓝溪来说,蓝芷新这个名字就是原罪。

  她上一次就说过,只要是蓝芷新的东西,她就一定会抢走。

  廖璇:“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做了什么?”

  既然蓝溪现在提起来这事儿都这么激动,那么她当下绝对不可能没有行动。

  蓝溪并没有隐瞒:“我回蓝家到了她。”

  廖璇:“……”

  果然,和她想象中的一样。

  蓝溪这个心结,要解开真的太难。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件很难放下的事情。

  蓝溪:“我知道这样做很泼妇,但我控制不住自己。”

  廖璇:“嗯?具体表现呢?”

  蓝溪低下头,回忆:“每次我看到她和她妈的时候,就会想起她们挑拨我爸让我爸扇我耳光的事儿。反正他不会信我,我不如直接坐实了这个欺负人名号。”

  “你不知道,每次挑唆成功之后,她都会笑。”

  想到蓝芷新的笑容,蓝溪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冲回蓝家再打她一顿。

  “一看到她那样笑,我就想砍死她……真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廖璇听着蓝溪的描述,不禁皱眉。

  她能感觉到,蓝溪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已经痛恨到了极点。

  廖璇:“你认为你和你父亲之间的矛盾是因她们母女的出现才产生的?”

  蓝溪:“难道不是吗?”

  廖璇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这种时候,并非纠正她的最佳时机。

  如今她最大的任务还是先取得蓝溪的信任,心理医生和患者之间,还是要建立足够的信任才能让治疗有效平稳地进行下去。

  停顿片刻后,廖璇问蓝溪:“最近睡眠情况怎么样?”

  蓝溪:“前几天出差,忘记带香薰,完全睡不着。”

  廖璇:“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蓝溪:“一个朋友带着我去健身房,魔鬼训练了一个下午,晚上回去的时候就困了。”

  廖璇笑笑,“确实,你的精神长期处于紧绷着的状态,运动可以让身体完全放松,很多患有失眠症的人都会通过运动的方式来改善睡眠质量。”

  蓝溪点头:“嗯,以后我也打算每天定量运动了。”

  廖璇:“看来你很在意失眠的问题。”

  从她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只要谈到失眠,蓝溪就会表现得非常集中。

  蓝溪:“那当然,睡不好是会衰老的,长了皱纹多可怕啊……”

  廖璇再一次被蓝溪逗笑了。

  看得出来,她是个非常在意自己形象的人。

  **

  同样是十点钟,陆彦廷接到顾静雯,开车朝着福利院的方向开去。

  顾静雯今天照样是一条白裙子,一直以来,她都对白色情有独钟。

  上车以后,陆彦廷并没有和她说话,但是会时不时地用余光瞥她。

  顾静雯自然能感受到他的目光。

  凭借她对陆彦廷的了解,她可以断定,陆彦廷是有话要和她说的。

  他这样……应该是还没想好表达方式。

  她是了解他的,所以这个时候,她不会主动去问。

  过了约莫两三分钟,陆彦廷突然开口:“为什么不跟我说?”

  顾静雯当下没反应过来:“嗯?什么?”

  陆彦廷:“你爸生病的事,为什么不说。”

  陆彦廷说出这句话以后,顾静雯当场就僵住了。

  这件事情她从来都没有和陆彦廷提过,也不希望陆彦廷知道。

  她是骄傲的,她不希望挚爱的男人同情她。

  “你……从哪里知道的?”

  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顾静雯才问出这个问题。

  陆彦廷没有回答她,很执着地继续问:“为很么不告诉我?”

  “彦廷,这是我的事情,我们已经分手了,有些事情我不想打扰你。”顾静雯将头埋得很低。

  听到顾静雯这么说,陆彦廷叹了一口气。

  “是你说的,我们还可以当朋友。”他说,“朋友之间,帮忙很正常。”

  “肝癌是可以治好的,找到合适的配型和有临床经验的医生,治愈的几率很大。”

  顾静雯听得哽咽了。

  她当然知道肝癌是有治愈几率的,但是找配型和医生,还有一场这么大手术,需要的人力物力都太多了,她负担不起。

  她这些年在演奏团里赚的钱,基本上都拿去给父亲看病了。

  虽然父母两个人每月都有退休金,但是跟昂贵的医药费比起来,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除此之外,顾诚驰目前还在读研,他学习成绩好,顾静雯是想让他的读博之后进研究院的。

  这也是父母一直以来的愿望。

  “静雯。”顾静雯迟迟没有说话,陆彦廷只好再叫她一声。

  “彦廷,谢谢你。”听到他的声音后,顾静雯终于回过神来。

  她很有礼貌地向陆彦廷道谢。

  对于他提出的建议,她并没有给任何回应。

  曾经在一起那么久,陆彦廷又怎么会不了解顾静雯的性格,她生性骄傲,骨子里就带着傲气。

  曾经他们是男女朋友的时候,她都不会轻易接受他的帮助。

  何况现在,他们早已经没了那层关系。

  她的反应,也在陆彦廷的意料之中。

  陆彦廷沉默了几分钟,才道:“你再考虑以下,随时可以找我帮忙。”

  “彦廷,谢谢你。但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顾静雯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

  陆彦廷没有再说话,继续开车。

  ……

  十几分钟后,车在福利院门口停了下来。

  他们到的时候,院子里正好有一群的孩子在玩儿,肖院长和几个老师都在。

  肖院长看到陆彦廷和顾静雯过来之后,立马走了上来。

  “潇潇没出来一起玩儿吗?”顾静雯问肖院长。

  肖院长:“她呀,一听说你们要来就去弹琴了,特别努力。”

  听到肖院长这么说,顾静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走吧彦廷,我们去找潇潇。”顾静雯拉起陆彦廷的手腕,朝着琴房的方向走去。

  陆彦廷没有挣脱她,和她一块儿走去了琴房。

  隔了十几天没有见,潇潇的琴声相较之前有了很大的进步。

  陆彦廷和顾静雯坐在旁边认真听完了潇潇的这一曲,然后两个人同时给潇潇鼓掌。

  潇潇被他们弄得有些害羞。

  “进步非常明显,看得出来一定很努力练过了。”

  顾静雯走到潇潇面前,从包里拿出来一颗棒棒糖递给潇潇,“奖励你的。”

  潇潇接过棒棒糖,露出了笑容。

  和上一次一样,陆彦廷和顾静雯带着潇潇一块儿去外面吃饭、玩耍。

  陆彦廷对孩子谈不上喜欢,但潇潇这个年龄在他看来已经不是孩子了。

  何况潇潇懂事可爱,这样的孩子,大约没有人不喜欢。

  “潇潇想去哪里玩?迪士尼要不要去?”顾静雯征求着潇潇的意见。

  江城的迪士尼刚开放没多久,简直称得上是孩子的天堂。

  听到迪士尼,潇潇眼睛都亮了,随即点了点头。

  于是接下来,陆彦廷和顾静雯带着潇潇去了迪士尼。

  **

  医院。

  蓝溪今天的治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结束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钟了。

  治疗结束以后,蓝溪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上次也是这样,和廖璇聊完以后,她就能冷静下来。

  蓝溪看了一眼时间,然后问廖璇:“中午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吧。”

  蓝溪话音刚落,廖璇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动静有些大,而且不敲门就进来的这种行为确实没有礼貌。

  蓝溪和廖璇齐齐朝着门外看去。

  看到来人之后,蓝溪狠狠惊讶了一把。

  ……竟然是周瑾宴?接着,她迅速看向了廖璇。

  当然,廖璇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周先生找我什么事儿?”

  尽管对周瑾宴的行为很不满意,廖璇依然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

  她这一声“周先生”,听得周瑾宴很来气。

  在此之前,他已经和廖璇强调过无数次,不准这么叫他。

  然而廖璇就跟听不懂人话一样,一直都喊他周先生。

  周瑾宴看到蓝溪之后,本能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问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一个非常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蓝溪来找廖璇,除了看病还能是什么?

  “廖医生,我先走了。”

  蓝溪还算一个有眼力价的人,她哪里会看不出面前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

  周瑾宴这样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肯定是有事儿要说。

  既然这样,她也不留着当电灯泡了。

  反正,以后跟廖璇一块儿吃饭的机会还很多。现在就把机会交给周瑾宴吧。

  其实蓝溪对周瑾宴的印象还算可以,因为周瑾宴之前没像程颐那样骂她骂得特别难听。

  不到两分钟,蓝溪就走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廖璇和周瑾宴两个人。

  周瑾宴再也耐不住,走上去一把抱住了廖璇,就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他的声音有些委屈。

  廖璇无动于衷,对于他的拥抱,没有推开也没有回应。

  她的声音很平静:“那天我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可能,我对你也没有那个意思。”

  “我不信。”周瑾宴低头去亲她的后颈,“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还照顾我一整夜?”

  “……”廖璇没接话。

  周瑾宴见她不语,以为她是承认了,瞬间喜笑颜开:“你承认了?”

  廖璇:“沉默不是默认,只是不想和你辩解。”

  原本带着笑容的脸,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又沉了下来。

  他赌气,张开嘴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廖璇缩了一下脖子,除此之外仍然无动于衷。

  她三十五岁了,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男人,实在是提不起当初的勇气了。

  周瑾宴在廖璇脖子上咬了一口,还是不解气。

  他凭借着自己的臂力把廖璇转了个身,抵在了办公桌上,低头要去亲她。

  廖璇动作敏捷地躲开了,她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就像是在教育小孩子的老师。

  “周公子,性骚扰是要坐牢的。”

  ——现在改叫周公子了。

  不是周先生就是周公子,反正就是这种生疏客套的称呼。

  周瑾宴气不过,“你去告啊,干脆我直接坐实了这个名号,到时候看看别人是觉得我骚扰你,还是你不甘寂寞勾引我。”

  大抵是真的被她气到了,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来。

  说完之后,周瑾宴就后悔了。

  “我没那个意思,你别——”

  “没关系,不怪你。”

  廖璇落落大方地摇头,并没有和他计较这件事情。

  “你年龄小,我不跟你计较。今天的事儿我不会放在心上,你走吧,我下午还有课题要做。”

  “廖璇!”周瑾宴看着她绝情的样子,忍不住咬牙,“你就这么看不上我?我不就是比你小了六岁?年龄是我能控制的吗?”

  他情绪激动,她依然淡定。

  廖璇:“年龄确实不是你能控制的,但是你应该控制自己的感情。”

  周瑾宴:“……”

  廖璇:“该说的话我都说过了,周公子请回吧。”

  周瑾宴咬紧后槽牙,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廖璇,你特么给我等着!”

  丢下这句话,他愤怒地的摔门而去。

  而廖璇完全没有被他影响到,他走后,坐回办公桌前继续写研究课题。

  对于已经三十五岁的她来说,这种大起大落的感情,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

  从医院出来以后,蓝溪走路去了附近的商场。

  明天晚上要去参加沈厚忠的生日宴,她肯定不能空手过去。

  不过,给老年人送礼这种事情,确实有点为难她了。

  之前给白城送礼物,她的基本都是投其所好,送字画或者是文玩。

  不过,这些东西,沈厚忠不一定喜欢。

  蓝溪漫无目的地走在商场里,对于生日礼物,完全没有头绪。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停在了一家首饰专柜门前。

  往里头一看,就瞧见了一双熟悉的身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