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一十五章 把城门关上
  日郎国望海角。

  一大片日郎国的商船停在船港里正在装货,日郎人的海运生意做的很大也很广,这个靠着商业而富足的国家一直错觉自己强大,可是在他们见识到了如狼一般的安息人之后才明白自己有多孱弱,不想灭亡而又不敢抵抗,所以选择了跪。

  望海角的高处,几个孩子正在玩耍,他们忽然看到远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群巨大的海兽,似乎将辽阔无际的大海都铺满了,有人喊了一声手指向那边,那是万帆争流。

  “好多船啊。”

  生活在海边的孩子也没有见过那么多船帆。

  随着孩子们的喊声,望海角下边船港里正在装货的人也都停下来,他们跑到一侧看着远处那浩荡而来的舰队,谁都不知道那些船是来做什么的,应该没有谁的生意会做到那么大吧。

  “是不是安息人?”

  有人胆战心惊的问。

  “不可能,安息人在西边呢,他们怎么会从海上来。”

  “那能是谁?难道是窕国的?”

  “窕国不是已经被灭了吗?”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人群忽然就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大概猜到了那浩荡而来的舰队是为什么而来了。

  “报应来了。”

  一个年老的日郎人跪倒在甲板上:“还是来了。”

  就在大概一年多之前,他亲眼看到了那群衣甲破碎的宁国战兵被围困在望海角不远处,据说那些宁人在日郎国的西疆和安息人厮杀,他们一路撤离回来,没有食物也没有武器,他们被日郎国的军队围困,日郎人又不敢打,只能用极为恶心的手段死死的围住那些宁军士兵,让他们因为饥饿过度而倒下,不少人被渴死饿死,然后日郎国的军队才敢冲上去,将那些愤怒却已经没有了力气的宁军士兵捆绑起来。

  这个老年的日郎人看到了,看到了那些宁人眼神里的怒意,看到了他们的仇恨。

  第一次,他因为看到了这样的眼神而害怕,那个时候他就在想,也许这是要遭报应的事。

  “他们的船......怎么会那么大?”

  有人惊恐的问,可谁能给他答案。

  在距离船港大概一里左右,大宁水师最前边的开路舰队缓缓停了下来。

  石破当站在旗舰万钧的甲板上,脸色阴沉。

  “登陆需要攻下船港,向导呢?”

  他喊了一声,一个胆战心惊的日郎人被带了上来,弓着身子站在那,连大气都不敢出。

  “划小船过去告诉船港里的日郎平民,半个时辰之内把船全都驶出船港,所有人离开此地,我只给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若船港里还有船,还有人,所留者皆视为抵抗大军,杀无赦。”

  石破当摆手:“去吧。”

  几艘小船朝着船港那边划了过去,被带来的日郎商人哪里还有勇气,他在船上一直哆嗦着,下意识的回望,那一艘一艘的大宁巨型战船,像是一群等待着时机扑上陆地的海兽。

  日郎人的喊话声响了起来,几艘小船在船港外来回游弋,船港里的人却有没有人立刻离开。

  “宁人又不是安息人,没事吧?”

  有人问。

  “宁人上次虽然来过可却没有烧杀抢掠,还主动向咱们示好,留下军队帮咱们挡安息人,他们不会像安息人那样。”

  “可是我们的军队之前不是和宁军开战了吗?”

  “那还不是因为安息人逼迫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边军呢?边军在哪儿?”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

  那几艘在船港外的宁军小船掉头离开,有一部分胆小的日郎人驾船走了,有的人离开了船港跑到高处观望。

  看起来,依然宁静。

  万钧战船上,石破当依然面无表情:“下令,所有装有抛石车的大船瞄准船港,把水路清理出来。”

  桅杆上的士兵挥舞着令旗,最前边的十几艘万钧开始缓缓调转过来,这些万钧战船上安装了小型的抛石车,远不如陆地所用的抛石车巨大,可是对于攻占船港来说足够了。

  十几架抛石车将石头抛射出去,那些还在船港里的人眼睁睁的看着石头从天而落。

  “跑啊!”

  有人喊了一声,嗓音颤抖。

  轰的一声,一艘商船的船头被石头砸中,船尾都往上翘了一下,船头被砸出来一个大洞。

  旗舰上,石破当再次往前指了指:“伏波向前五十丈。”

  至少一百艘伏波战船开始往前移动,扇面型围住了船港,随着一声令下,每一艘伏波战船上安装的床子弩开始发威,一次齐发一百支重弩,若是能从高空往下看,那百余支重弩齐射而出的场面无比的壮观,高处是大石抛落而下,而重弩平着激射而来,望海角船港遭到了大宁水师的集中攻击。

  船港里的商船一艘一艘的沉没,房屋被砸穿,重弩将一切横扫。

  半个时辰之后,船港近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