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利用
  “我说不用,你听不懂吗?”姜珞胭用一种几近冷漠的眼神看着她,“赵妃已经死在了皇庙,你现在又是用什么身份进宫?你可知道,若是被人发现了,不止是你,连百里丞相也会受到牵连,还有皇庙的人,还有太后,甚至我……”

  她那样漠然的目光刺痛着她的眼,赵玉笙脚步踉跄一下,有些站不稳。

  “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是,你又为何还要进宫?弥补你犯下的错吗?那样的话,死去的人可以活着回来吗?为了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把这么多人置于险境,这是你所谓的弥补吗?”

  赵玉笙脸色发白,姜珞胭的话犹如尖锐的利刺一般,扎在她的心,可是她找不到话反驳。

  里面传来了动静,太后抱着墨凌走出来,却见那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谈崩了。

  墨凌一看见赵玉笙,大概是在认人,看了几眼,又抓着手要往赵玉笙那边去,他是认得这位漂亮的姨的。

  姜珞胭抱过墨凌,对太后道:“太后娘娘,墨凌午休的时间到了,珞胭让云姑姑送您回宫吧。”

  太后看着她,又看看赵玉笙,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不用了,宫人们在外面等着……可是玉笙她……”

  “这件事还要劳太后娘娘费心了,把她带出宫去吧,若是被有心人抓住了把柄,只怕会有些麻烦。”

  太后有些意外,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两人到底是怎么了。

  赵玉笙咬着牙看着姜珞胭,眼眶微红。

  最后实在没办法,太后只得先把赵玉笙带回慈宁宫。

  送走了太后,云姑姑走了进来,看见姜珞胭正哄着墨凌睡觉,神情却有几分恍惚。

  “主子。”云姑姑轻轻地唤了一声,见姜珞胭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她,便道:“其实主子早原谅赵妃娘娘了,又为何还要这样说?”

  姜珞胭微微垂眸,苦笑一声,怪她?或许说,她从未怪过她,她不过是在怪自己罢了,一切的祸因不还是由她引起的。

  “我原本以为,墨长息占领了天圣,她出宫,会是最安全的选择。”可是她没想到,她却回到了京城,也没想到,墨修会回来。

  “赵妃娘娘很难过。”云姑姑说道。

  姜珞胭沉默不语,她又何尝不难过?可是她只能这么做,明日,也许在明日,墨修他们便会动手,到时候帝宫内多危险,又有谁能保护她?

  慈宁宫内,太后看着赵玉笙,轻叹了口气,道:“玉笙,依哀家看,要么你还是出宫去吧,这几日帝宫太危险,你……”

  赵玉笙却固执地摇摇头,“太后娘娘,玉笙进宫,也是丞相他们允许的,最迟明晚,帝君他们会动手,到时候珞胭与墨凌在帝宫内,总需要有人保护。”

  她的这份心思,太后明白。

  “珞胭是嘴硬心软,她的话,你也别放在心,哀家想着,大概她也不想让你涉险。”

  赵玉笙垂眸,其实她都明白,在知道是姜珞胭让百里清幽把她从皇庙带出来的时候,她便明白,只是这样一来,她更不能让她孤身面对险境,她在宫,至少也能照顾一样。

  “若是不想出宫,今夜你便先在这里住下吧,看看明日如何,再做打算。”

  赵玉笙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而在太后她们离开长乐宫不久,一抹身影,从长乐宫外匆匆走过,还不忘往里面瞥一眼。

  蓝宁回到清风的宫殿之,脸色不太好。

  长乐宫守卫太过严密,她根本进不去,要想动手,也只有到明日了,明天是墨长息的登基大典,不管她愿不愿意,到时候姜珞胭也会前往祭天,长乐宫的人至少会少掉大半,届时她想混进去,也简单得多。

  她算是想明白了,要对付姜珞胭,还得从墨凌身下手,这样算墨长息知道了,也不会对她怎么样,说不定反而还感激她,帮他除去了墨修的孽种,至于姜珞胭,只要墨凌在她手,她不信了,她还能安安稳稳地坐凤位。

  “你去哪儿了?”清风看着从外面匆匆步入的蓝宁,面色不虞,“我不是说过,没事的话最好待在这里,若是让别人发现了,也别怪我没救你。”

  蓝宁冷笑一声,清风这个女人,真拿自己当回事不成?若不是她对墨长息还有利用价值,她还能在宫作威作福?想她蓝宁好歹曾经也是贵妃,如今没了价值了,才落到了这步田地。

  想是这样想,但是现在好歹还是靠着清风才能躲在宫,蓝宁没那么蠢,跟她硬碰硬。

  “方才我去了趟长乐宫,看见太后刚好从里面出来,太后好像刚从宫外回来,你说她们会不会密谋着什么?”

  清风面无表情,“太后的事,与长乐宫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蓝宁脸色一僵,“我不是……”

  “你想对姜珞胭出手,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得要她的命,明日,才是机会。”

  她的眸闪烁着阴狠的光芒,她陪在墨长息身边十年,怎么能容忍姜珞胭抢了她的位置?明日是个机会,她却不能动手,最好能让这个蠢货动手。

  清风在利用她,蓝宁知道,但是同样,她也在利用她,不过是互惠互利,说不是谁利用谁。

  “我明白了。”

  两人相视一眼,清风扯了扯嘴角,转身走了。

  蓝宁看着清风的背影,眸闪过一丝毒辣。

  解决了姜珞胭,接下来轮到是清风了,站在墨长息身边的人,只能是她。

  当夜,这寂寥漫长的黑夜,都弥漫着几分紧张的气息。

  一间房屋之内,一张破了一角的桌子,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两名同样生得俊美的男子相对而坐,在这一方天地之间,密谋着江山大事。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紧密而顺利地进行着,原本数日后才动手,却被提到了明日,也意味着,计划要重新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