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四百零三章 闲人
  淡淡的扫了一眼,目光在赵玉笙的马车一顿,便吩咐道:“启程吧。”

  他今天穿着一身墨白色的衣衫,少了几分鲜活,多了几分淡漠,整个人犹如隐入山水之青之一样,让人恍惚。

  踢踏踢踏。

  一大队人马朝着宫外而去,渐渐远去。

  城楼之,看他们走远了,姜珞胭才走去,眸色渐渐变得恍惚。

  云姑姑忧心地看着她,“主子既然舍不得赵妃娘娘,为何不把她留下来?”

  “留下来?”

  跟她一样,被囚禁在这座牢笼里,孤老一生?

  “她会有新的生活的。”姜珞胭轻声呢喃,转身离开。

  马车内的赵玉笙掀开车帘,回头一望,那一瞥而过的一抹雪白,像极了她的衣襟。

  这是墨长息第一次早朝。

  没有龙袍加身,一身墨袍,像极了往日的墨修。

  朝堂之下,不管是处于何种原因,所有的大臣都来了,各个面有异色,像是心在衡量着什么。

  这是百里清幽离开京城之后的第二天,原本他的位置空荡荡的,倒是让那些老臣们没了主心骨,有些慌乱,不得不去思考,墨长息把百里清幽派出去的目的何在。

  清风是女子,不可朝堂,所以跟在墨长息身边的,是之前跟着宁妃的那个小太监,现在他哪里还有半分畏畏缩缩的模样,端出一派大总管的气势,冷眼看着下面的人,高喊一声:“皇驾到!”

  朝堂顿时安静了下来,看着徐徐走前的墨长息,众人心皆是有一种难言的怪异感。

  国公大人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朝着墨长息下跪。

  “吾皇万岁万万岁!”

  他第一个跪,后面也有几个跟着跪,后面那些小官见架势不对,也跟着跪,原本对墨长息还十分抗拒的大臣们,此刻也不得不跪下,不怕丢了乌纱帽,怕丢了性命。

  而大殿之内,也只有颜老王爷一党的人,还挺直了腰杆,死命不跪,更是对跪下去的一片人,冷眼鄙夷。

  小太监看着颜老王爷,顿时是来气了,这些朝堂内的老臣门,喜欢倚老卖老。

  “颜老王爷为何不跪?”

  小太监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过是墨修身边的走狗,在墨长息面前,也敢充大?墨长息不杀了他们,已经是他仁慈了。

  颜老王爷身后一名大将呸了一声,“狗仗人势。”

  小太监一瞪眼,正想出口怒斥,后面的墨长息却开口了。

  “颜老王爷为天圣鞠躬尽瘁,操劳半生,连先帝……不对,连朕的父皇对老王爷都是十分尊敬的,朕可当不得颜老王爷这一跪。”

  颜老王爷冷哼一声,丝毫不把墨长息的示好放在眼里,“二皇子连篡位之事都做得出来,当得了皇帝,坐的了龙椅,还是什么是当不得的?”

  小太监暗暗冷笑,暗想这颜老王爷真是找死,当众之下,竟然敢给墨长息脸色看,这不是在找死吗?

  没曾想墨长息不怒反笑,道:“这皇位本来是我墨长息的,被墨修那个狗贼抢了十年,如今朕不过是拿回自己的东西,何来篡位之说?”

  国公大人站起来,立马附和道:“皇说的是,当年是墨修无耻地抢了皇位,如今反倒颠倒非白,实在令人不齿。”

  “你……”颜老王爷怒目圆睁,瞪着国公大人,国公大人胆子还是那么小,被吓得一缩,忙闭了嘴。

  墨长息嘴角挂着似笑非笑,似乎也没打算去接国公大人的话,也没打算找颜老王爷的茬。

  “众卿请起吧。”墨长息慢悠悠道,像是这会才想起来他们还跪着。

  那些大臣们颤颤巍巍地站起身,退至一旁。

  “过去的事,朕也不想再提了。”墨长息一改之前散漫的态度,整个人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幽深的目光扫过一圈,令人背脊发寒。

  “从今往后,朕便是这天圣的主,有谁不服气,大可说出来,若是没这个胆量,好好给朕憋着,朕的手底下不养闲人,也不养奸细。”

  国公大人身子一颤,所谓闲人,岂不是是指他?

  “这朝的事,还是大半交由百里丞相处理,如今丞相不在京城,便由颜老王爷代理如何?”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墨长息,让他为他效力,他做不到,但是正如百里清幽所说,他们此刻的隐忍,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在等待,他们不是为了墨长息办事,而是为了天圣。

  颜老王爷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但是墨长息明白,他与百里清幽,是怀着同样的心态。

  墨长息勾唇一笑,还在等待回不来的墨修吗?只可惜,不管他死没死,他都不会让他活着,要是死了,那边再死一次好了,这天圣到了他的手,哪有可能还会再交出去?

  下朝之后,国公大人看着窃窃私语、三两成群地走出去的朝臣们,心里越想越不对,脚步一转,朝着宣政殿而去。

  墨长息正处理着这几日积压的奏折,瞥见国公大人站在自己前面,踌躇犹豫,便放下了笔。

  “国公大人有事不妨直说?”

  他看着墨长息,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大多时候,墨长息都是戴着假面具示人,是好是坏,有时让你感觉他毫无伤害,有时又让人感觉十分危险,对他,国公大人心里是发怵的。

  “皇……皇。”国公大人一拱手行礼,说道:“这次臣来,是有一事……想与皇说的。”

  墨长息看着他,也不说话,他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臣的爵位,自从被先帝削去之后,一直没有恢复,国公府也是虚有其名,不知皇能否……”

  墨长息了解地哦了一声,“你不是想让朕给你恢复爵位吗?”

  国公大人脸色一喜,慌忙跪下:“臣拜谢圣恩。”

  墨长息扯了扯嘴角,“朕什么时候答应了?”

  他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却见墨长息的脸色已经一寸一寸地冷了下来。

  “蓝海,你以为朕不知道吗?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厉害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