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绝患
  “怕是你们还不知道,墨修的儿子已经落在了我们手……只怕这会,已经跟着墨修死了。”

  清风慢悠悠说道,听在众人耳,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你说什么?”孟诸眦目欲裂,死死地盯着清风。

  姜珞胭亦是咬着发白的下唇,墨凌落在墨长息手,为何她一点也不知情?墨修今日一早便不在帝宫,便是带着人去救墨凌吗?

  而这些,他们竟然都瞒着自己……

  百里清幽目光一直落在姜珞胭身,一方面担忧她的安危,一方面则是担心墨凌。

  那么她也是知道了吧,她能接受得了吗?

  “放了她。”

  百里清幽目光幽冷,方才那几千兵马闯入帝宫,也未见他如此。

  他动怒了。

  “如果这是墨长息的成皇之路……十年前他败给了墨修,十年后,他依然会败。”

  清风眸色一暗,目光阴冷地瞪着百里清幽。

  “那是因为从前的墨修没有弱点……可是你看现在,一个孩子,能他明知危险却还跑到骊崖,还有我手里的这个女人……”清风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为了他,墨修可是不惜付出自己的命呢。”

  百里清幽掩在袖的手渐渐收紧,他正是怕墨修,所以才不敢贸然动手。

  当初墨修为了姜珞胭差点死在澜关,虽然现在墨修失去了记忆,但若是他想起,指不定又会闹出事端,他不能赌,他也不会让姜珞胭出事。

  “你想怎样?”

  百里清幽暗暗吐出一口浊气,尽管先前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事实还是偏离了他们的计划,他更怪的是,为何姜珞胭会落到他们手,他们的行动,除了他们几个,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是孟诸,也只是知道墨修要把姜珞胭送走,却也不知道要送到哪里去。

  赵玉笙藏在石柱帷幔之后,看着姜珞胭落在清风手,看着百里清幽脸的迟疑与担忧,手不由得攥紧了帷幔。

  那一次她去长乐宫,却看见了百里清幽从长乐宫离开,忍不住心的思念,她还是跟了去,却不经意听见了他与帝君的谈话。

  她不是有意的,也没有多想,但是她没想到,会成为她害姜珞胭的利剑。

  消息是她透露给宁妃的,她不想伤害姜珞胭,但是她也不能看着百里清幽深陷。

  赵玉笙眸闪过一丝沉痛,身子极力控制着,却还是忍不住颤抖。

  听百里清幽这样说,清风扯了扯嘴角,“我们想怎样,你不是最清楚吗?”

  “不可能。”百里清幽不假思索道。

  清风轻笑一声,声调轻快,“那百里丞相,便等着给她收尸吧……”

  姜珞胭被清风压着,她的双手不能动,刀架在她的脖子,许是经历过了一次,这样的时刻,命掌握在别人手,她却半分也不显畏惧。

  “墨凌真的在你们手里?”她眸色沉凝,柔弱的身躯,却暗藏着坚韧与不屈。

  “放心,墨修已经去救他了,只不过,能不能救得回来,那还是两说了……”

  姜珞胭瞳孔紧缩,“帝宫戒备如此森严,你们是如何抓了墨凌的?”

  清风抿唇一笑,“这还要感谢墨修了,若不是他将计计,想用墨凌引出我们,我们也不可能这么简单抓了你儿子。”

  姜珞胭死咬着下唇,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原来还有这么多事。

  墨凌被抓,墨修前去营救,百里清幽派人把自己送走,帝宫生乱……

  墨长息,这一次是真的要动手了。

  可是她的孩子何其无辜?

  姜珞胭的手轻轻颤抖着,她却极力保持着冷静。

  她发狠道:“告诉墨长息,若是墨凌出了任何事,我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清风冷笑一声,“你觉得,我还会给你做鬼的机会吗?”

  墨长息的性子古怪,但是她好歹也跟了他几年,他的一举一动,不说十分,也有五分了解,从大禹到天圣,,她能明显感觉到,他变得越来越怪,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待在屋喃喃自语,有时候说起姜珞胭,脸那般温柔的神色都是她从未见过的。

  墨长息喜欢姜珞胭,她看得明白。

  她没办法改变,只能去阻止。

  她陪着墨长息这么多年,甚至为了他背叛了老阁主,怎么可能在墨长息成事之后,把他拱手让人?

  清风眸闪过一道杀意,等帝宫的事解决了,姜珞胭,也不能留。

  她不会让长息像墨修一样,栽在一个女人手。

  姜珞胭咬着下唇,“我相信帝君,一定能救回墨凌……无论如何,在这场仗,墨长息永远不可能赢。”

  清风眸色一暗,伸手,用力掐住了她细白的脖颈,力道不大,却足以让她感到窒息。

  她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道:“姜珞胭,你知道,为何我们能如此准确地埋伏在那里,抓到你吗?”

  姜珞胭没办法说话,脖子被掐住,她的头微微抬起。

  又听清风道:“还要多亏你那个好姐妹赵玉笙,若不是她把消息透露给我们,你也不用在这里糟这份罪了……”

  末了,清风低低一笑,像是幸灾乐祸一般。

  姜珞胭瞳孔一缩,清风猛地撤开手,她险些跌倒在地。

  不去管姜珞胭如何震惊与不可置信,清风抬头看着百里清幽。

  “我给的时间够久了,丞相考虑得如何?”她看向咳嗽不止的姜珞胭,接着道:“不然我给你一个建议好了,我把姜珞胭杀了,我们再来公平地对决一场,是赢是输,由天决定,你觉得如何?”

  百里清幽双眸犹如深潭一般幽暗,他神色沉凝,透着几分压抑的严肃,一边如神邸般玉质盖华,一边如妖魔般邪魅妖治,那道血痕,未减去他半分俊美,反而更添了几分邪肆。

  而此刻,他站在高台之,代替着墨修的位置,却要为他来决断天圣的江山。

  孟诸心急如焚,目光时不时地向宫门之外张望,却始终看不到他等得那道身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