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泄露
  皇后推搡着他,之前望穿秋水希望他回来,可是却也知道,皇宫如此危险,他不该来。

  殷荀道:“母后,你放心吧,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世叔也不会让我涉险的。”

  皇后一愣,“真的吗?”

  殷荀点点头,劝慰道:“既然敢进宫,我们便已经安排好了后路,母后不必担忧。”

  皇后猛地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没办法不担心。

  “我这次来,只是来看看母后……”

  皇后边笑着边留着眼泪。

  范嬷嬷前道:“皇后娘娘,外面人多眼杂,还是先进去吧。”

  “看我都给忘了。”皇后这才反应过来,朝范嬷嬷吩咐道:“嬷嬷,荀儿刚回来,你让厨房做一些膳食,说是本宫要的。”

  坤宁宫内有自己的厨房,范嬷嬷称是,便下去了。

  殷荀看向喜不自禁的姜初月,微微抿唇,还是抬手,摸摸她的头,轻声道:“月儿,谢谢你。”

  姜初月先是一愣,随即摇摇头,“不,只要荀哥哥和哥哥平安好。”

  “你哥哥很安全,过两日,便能到京城了。”

  记忆,殷荀一次这样温柔与自己说话的时候,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时的殷荀对她很好,像大哥哥一样,之后她便缠了他,而他似乎也是从那之后,对她再也没有如此温柔。

  姜初月笑了,犹如夜空里最明亮的星星一样。

  皇后拉着殷荀在殿内坐下,又是问他在天圣如何,又是问他边关如何,再有是问姜英他们如何,绝口不提先皇的事。

  殷荀深呼吸一口气,道:“母后,再等几日,等兵马一到,我一定会夺回皇位,为父皇报仇。”

  皇后嘴角的笑淡了几分,随即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她伸手,拂开他落在脸颊的落发,“只要你好好的,母后怎样都好。”

  先皇死了,她只剩下殷荀了,她也看开了,有什么亲人更加重要?皇位,权利,都不他一生平安。

  最后反倒是殷荀放不下了。

  从前他避之不及,不愿意被繁琐的政事缠身,他喜欢自由逍遥,快意江湖,他不羁放荡,他随心所欲,因为他的身后还有皇后,再不济还有父皇,他从来不用考虑未来,可是现在,父皇没了,母后似乎一夜之间老去,他便是她的天,他再也不能那样混日子,他知道,若是再不出手,所有支持他的人都会因他丧命。

  “母后,这些事你不用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您放心,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看着成熟不少的殷荀,皇后半是欣慰半是苦涩,殷荀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他厌恶这样的争斗,可是现在他们没有退路了,要么争,要么死,算她死了,她也想要他好好地活着。

  “不管怎么样,殷荀,母后只要你能活。”

  活着,什么都还有机会,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殷荀看向姜初月,缓缓说道:“你哥哥让我给你带句话。”

  姜初月一愣,“哥哥?”

  “他说,这才是他姜亦寒的妹妹,才是姜家的小姐。”殷荀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为你骄傲。”

  姜初月忽而一笑,犹如云月破开,清风拂来,依稀间,殷荀似乎看到了姜珞胭的身影。

  三人在殿又是叙了一番,皇后抬头看向殿外,喃喃道:“怪,范嬷嬷怎么还没来?平时不是挺快的嘛。”

  “母后,指不定范嬷嬷看我回来,想给我弄着好吃的呢。”殷荀笑道,把皇后与姜初月也逗笑了。

  “殿下。”宿烨匆匆跑进来,神色仓皇,“我们得快点离开,殷玄带人过来了。”

  “什么?”皇后惊得站起来,脸毫不掩饰的慌张。

  殷荀皱紧眉头,“我们消息保密得很好,一路进来也没人发现我们,他如何知道?”

  “现在来不及说那些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是。”皇后急忙把殷荀推出去,“现在马出宫,与姜英他们躲好了,亦寒回来之前,不要再来了。”

  走的如此匆忙,殷荀如何放心的下皇后?

  正想说什么,外面已经响起了刀剑相碰,盔甲摩擦的声音。

  所有人皆是一惊。

  “该死。”宿烨咬牙,还是晚了一步。

  殷荀面无表情,眸色幽暗深邃。

  殷玄站在最前面,一身墨色的衣袍,颇有几分帝王的模样。他身后站在十几队士兵,差不多有三百人,全是精兵,把坤宁宫都包围起来了。

  殷玄铁了心不让殷荀逃走。

  他站定,看着面前这座华丽冷清的宫殿,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殷荀。”他大声道,“我知道你在里面,离开了大禹那么久,刚回来,不该跟我这个兄弟叙叙情吗?”

  皇后抓住殷荀的手臂,连连摇头,殷荀不能出去,一出去,一定会没命的。

  里面一片寂静。

  若不是殷玄早一步把坤宁宫围了起来,只怕要以为殷荀从后面逃走了。

  他倒也不急,说道:“你倒是无情,父皇刚刚仙逝,你却不去看他,明日他便要送到皇陵安葬,父皇生前最是疼爱你,你不想见他最后一面吗?”

  殷荀握紧拳头,青筋泛起,骨节发白。

  皇后死咬着牙,她想见先皇,但若是要用殷荀的命来换,她宁愿死。

  “殿下,你不能出去。”宿烨神色沉重,“殷玄带了好多人过来,我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姜初月急道:“坤宁宫没有别的路吗?”

  “没用的。”殷荀沉声道,“所有的路,一定都让殷玄的人包围起来了……我疑惑的是,为何他会知道我来皇宫。”

  他们的行踪绝对保密,而且伪装成太监,这一路过来,并没有露出马脚,可是偏偏殷玄那么赶巧,这会带着人来了。

  皇后突然想到什么,左右环望了一圈,惊声道:“范嬷嬷呢?”

  殷荀与宿烨脸色皆是一沉。

  像是想到了什么,皇后不可置信地摇头,“不可能的,范嬷嬷从小九跟着我,不可能出卖我们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