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悲痛
  殷荀握紧双拳,“不止要救出母后,我还要让殷玄付出相应的代价。”

  姜英看向宿烨,问道:“宿梵可说什么时候能到?”

  宿烨摇摇头,“最后一封信是在半个月前,他说他离开了天圣,不日便会来大禹,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他的消息。”

  姜英皱眉,“那他有说他去哪里了吗?”

  “这个没有说。”

  “世叔。”殷荀站起来,“我想进宫一趟。”

  “不行。”姜英立马拒绝,“现在京城之内已经是严守以待,皇宫更是,殷玄已经在四处找你,指不定还会在皇宫布下天罗地等着你去,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父皇去世,母后一定很伤心,我必须去见母后一面。”殷荀恳切地看着他,“世叔,我自己会小心的。”

  姜英死咬着牙是不松口,好不容易把殷荀盼回来,在姜亦寒还没回来之前,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看姜英如此,殷荀心里也是极为压抑。

  他朝宿烨看了一眼,眸的意思不言而喻,宿烨连连摆手,殷荀一瞪,宿烨嘟嘟嘴。

  极不情愿道:“姨父,没事儿,还有我呢,皇宫我都混熟了。”

  殷荀忙道:“是啊,要不行还有宿烨呢,而且我轻功很好,不会有事的。”

  姜英不说话,殷荀想了想,叹了口气,道:“我离京数月,母后孤身在皇宫,被殷玄软禁,还要提心吊胆,为我担忧,如今父皇去世,母后更是伤心欲绝,这个时候,我怎么能不陪在她身边。”

  他殷勤恳切,句句真心,倒是让姜英觉得,要是自己不答应,那是太不近人情了。

  “我已经让宿烨把月儿送进宫了,有她陪着皇后娘娘,不会有事的。”

  殷荀却道:“世叔下狱的时候,姜夫人一人独在府,那个时候,她肯定也是需要亦寒陪着。”

  姜英沉默了下来。

  当夜,殷荀还是去了。

  其实他大可不必征求姜英的意见,但是他尊重他,所以他还是希望得到他的同意。

  皇宫的夜晚更加森冷了。

  这座他住了二十几年的皇宫,这样看着,却是那样的陌生。

  宿烨被派遣到大禹之后,皇宫宫外两边跑,路线都摸熟了,连这里的守卫也都十分清楚,带着殷荀,躲避着那些巡楼的侍卫们,摸黑朝着坤宁宫而去。

  两人身同样穿着太监服,宿烨穿着,却跟小太监似的,而殷荀穿着,怎么也掩盖不了那身贵气。

  气得宿烨直喊不公平。

  殷荀一进来,便朝着坤宁宫而去,宿烨慌忙跟在他后面,小心翼翼地,生怕被别人发现。

  坤宁宫已经不如往日那般热闹了。

  那昏暗的宫灯,在夜风摇摇晃晃,灯下投下一片黑影,树影婆娑,深庭寂静,夜风呜咽,那倒映在墙的人影,显得有几分萧瑟。

  宫内,姜初月与皇后这会还未歇息。

  皇后正在执笔不知道写些什么,眸含着眼泪,却是强忍着不让它落下来。

  皇后瘦了,那身凤袍都空了许多,两鬓的白发也多了一些,眉眼间,全是那熟悉而陌生的哀愁。

  小丫头姜初月静静地陪在她身边,帮她铺纸研磨,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一样。

  范嬷嬷端来热茶,放在桌案旁,看着皇后,直抹泪。

  最后一个字落下,皇后停笔,一滴泪砸在宣纸。

  “嬷嬷,去准备火盆吧。”她的声音沙哑而低沉,透着几分悲痛与决绝。

  十几张纸,皇后慢慢地放进跳动着细火的火盆之内,看着火一点点变大,皇后泣不成声。

  那一封封祭书,送给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的先皇,那些鲜衣怒马、肆意飞扬的少年情怀,似乎也在一夜之间老去、死去。

  “皇后娘娘。”范嬷嬷跪在地,流着泪道:“还请您节哀。”

  皇后惨淡一笑,“嬷嬷,你不懂。”

  她与皇帝,大半辈子都在错过之,她不愿意服软,他不愿意低头,因为一个庆妃,他们这样浪费半生,等到他们悔悟过来,却要经受生离死别,语气这样,她宁愿一辈子都在坤宁宫,宁愿一辈子与他不想见。

  “若是荀儿在……”几滴泪水砸在火盆,皇后攥紧了手的祭书,泣不成声,“若是他在,先皇……先皇一定可以瞑目了……”

  姜初月抹着眼泪,却是不哭出声。

  连日来的打击,让这位姜家的掌千金也是难以接受,她要面对杀害、逼迫、离别、死亡,她要经历那些从前从来不敢想的事,如今瘦弱的她,站在这坤宁宫,没有往日那般的无忧无虑,她是姜家的女儿,亦是要为姜家出一份力,撑到姜亦寒他们回来的时候。

  “让母后如此悲伤,父皇……父皇如何瞑目?”

  一道悲沉呜咽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皆是震惊住了。

  皇后僵直着身体,缓缓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站在殿阶下的殷荀,他一身太监服,即使在夜里,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荀儿?”皇后轻声呢喃一句,像是怕惊扰了这场梦一样。

  殷荀扑通一声跪下,朝着皇后重重磕了一个头。

  “母后,孩儿来晚了。”

  皇后张张嘴,烟熏得她的双眸有些睁不开,她的手捂住嘴巴,眼泪从指缝间留下,颤抖着,蹒跚着,一步一步走过去。

  身后的姜初月与范嬷嬷,也是一脸震惊。

  “母后……”

  在到殷荀面前,皇后双腿突然一软,若不是殷荀眼疾手快扶住了,只怕膝盖要重重磕到冰冷的地板了。

  “荀儿。”皇后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抚着他的脸,眼泪止不住地流,“真的是你……”

  殷荀握住她日渐苍老的手,沉声道:“母后,真的是我,我回来了。”

  皇后突然笑了,“我知道……你会平安回来的,我知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皇后眸色一厉,慌忙推开殷荀,急切道:“快,你快离开,你不能来这里……”

  殷荀眉头一皱,“母后……”

  “殷玄在到处找你,皇宫这么危险,你必须尽快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