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夜访
  墨修微微敛眉,“只是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他们竟然还不死心。”

  百里清幽淡淡道:“宸妃你打算怎么处理?”

  墨修一默,“若是真的到不得已的地步……便由你送他们去纣业山吧。”

  长息收到宫里传来的消息,也只是淡淡一笑。

  小太监十分不解,问道:“主子,为何要暴露国公府?这样一来,岂不是让墨修他们更加提防?”

  在洛霜落入景姑姑手时,长息完全有办法能救出她,或者杀了她,可是他却没有,任由她在宫里,任由姜珞胭从她口套话,像是故意把消息传给墨修一样。

  “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意思了吗?”长息笑,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让墨修他们知道他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把手伸进了帝宫内,把洛霜弄到了他的身边,墨修会恐慌,他提前部署好一切,随时准备着对付他,把国公府暴露出去,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墨修不会动国公府,还会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反扑。

  而长息要做的,是牺牲国公府,引导墨修错误的方向。

  少一个国公府,能让他省不少事。

  至于姜珞胭……

  长息勾唇一笑。

  只要墨修死了,他夺回皇位,姜珞胭,能逃得过去吗?

  入夜,今夜墨修的事务有些多,派孟诸前来告知一下,他今夜不过来了。

  姜珞胭早早地吃完洗完,便抱着墨凌床歇息了。

  墨凌还小,姜珞胭想亲自带着他,除了被墨修带着,墨凌很多时候都是与她在一起的。

  云姑姑她们都在偏殿守着,外面还有守夜的宫女,里面的烛光昏黄,墨凌在床滚累了,也是昏昏欲睡,撅着屁股趴在柔软的床被睡着了。

  姜珞胭把他的身子放好,盖他的被子,那小小的肉手攥着,脸蛋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姜珞胭心神一动,嘴角溢起一抹温柔的笑。

  她下床,熄灭了内殿的烛火,外殿的光还能隐隐透进来,殿内也不会太暗。

  轻捻灯芯,待适应了内殿的昏暗,姜珞胭转身要回床,谁知道竟然撞了一个冰凉的怀抱。

  这不是墨修!

  姜珞胭一惊,以为殿内进了贼人,要大喊出声,谁知对面的人用力一扯,她的腰身一紧,她的嘴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

  长息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把她的嘴巴捂着,他的手很大,几乎可以盖住她整张脸,她温热的鼻息吐在他的手掌心,痒痒的,热热的,撩拨着长息的心,她的身躯背对着他,她的背贴在他的胸膛,她身材娇小,几乎都能窝在他的怀里,软玉温香,她身的想起沁入心脾,让长息心里喟叹一声。

  “别紧张,是我。”他靠近她的耳畔,轻轻吐了口气,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与磁性,他能感觉到姜珞胭的身子一颤,长息的胸腔里发出沉闷的笑意。

  听见他的声音,姜珞胭身子一僵。

  长息!竟然是他!

  姜珞胭一把扒下他的手,退了出去。

  长息也没有阻止,也这样撒了手。

  “怎么是你?”姜珞胭防备地看着他,在盘算着自己喊人的速度快,还是长息杀人灭口的速度快。

  似是能猜出她在想什么,长息只是一笑,丝毫没有半分惧意。

  他转身在桌前坐下,借着月色,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有些凉了,他却浑然不在意。

  姜珞胭冷冷地看着他:“别说你来帝宫,只是为了这口茶?”

  长息抿唇一笑,抬眸看着她:“数月未见,你便是这样欢迎我的?连杯茶都舍不得。”

  “既然知道,那请你离开。”

  次在大禹,她能感觉到长息是来杀他们母子的,可是最后他还是没下手,什么原因她不想去想,只是想离他远远的,尤其是知道他与墨修的关系之后,他们之间只能是敌对,那他和她之间,也只能是敌对。

  “这么急做什么?”月光下,那张清俊的容颜带着点点笑意,竟然是出得好看,长息不如墨修俊美惊艳,却是别有一番味道,十分耐看,像是一杯岁月生香的醇酒,怎么都品不到他真正的滋味一样。

  “你来帝宫做什么?”姜珞胭防备地看着他,脚步朝着床边过去。

  长息看见她的动作,眸一暗。

  他怕他伤害墨凌。

  早知道他是墨修的孩子,在大禹的时候,他该把他抓了,以此要挟,别说皇位了,指不定他连命都能交出来。

  修长的手指不如墨修那般精致,也带着男子的魅力,细细磨搓着茶杯沿,缓缓道:“如果我说,我只是来看看你……”

  “你已经看过了……可以走了吧?”

  长息动作一顿,抬眸看向她,目光深如漩涡。

  “你赶我走?”

  姜珞胭冷哼一声,“这里本来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若是被帝君发现了,只怕你命都要没了。”

  他起身,修长的身躯朝姜珞胭逼过去,“所以,你这是在关心我?”

  姜珞胭脸闪过怒色,向后退了两步,抵在了床沿旁。

  “没有。”她斩钉截铁道。

  长息不说话,在她面前停下,伸手,挑起她落在肩的一缕青丝,她身的清香带着奶香,萦绕在他鼻尖,他发现自己竟然出地喜欢这种味道。

  长息一把搂住了姜珞胭,姜珞胭惊呼一声,却听他在她耳旁道:“先把你寄在墨修那边几天,你等着,总有一日,我会让你为我披凤袍,做我的皇后。”

  “你……”看着他那双笑意盈盈的眸子,姜珞胭怒瞪着他。

  “主子,可是有何吩咐?”许是外面的侍女听见了里面的动静,便要走进来。

  姜珞胭忙道:“没什么事,只是打翻了东西。”

  外面的侍女也没多想,道:“奴婢们在门外候着,主子有何事尽管吩咐。”

  “知道了,下去吧。”

  打发了侍女,姜珞胭松了口气,转过头,却对长息那如星光璀璨的双眸。

  “你在帮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