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百五十章 缺席
  姜珞胭走了进来,墨凌已经在他怀玩累了,昏昏欲睡。ww

  “外面什么事这么吵?”墨修一只手托着墨凌,目光落在桌案的奏折,问道。

  姜珞胭微微抿唇,道:“帝君可还记得洛霜?”

  墨修头也不抬,“洛霜是谁?”

  姜珞胭摇摇头,抱过墨凌,往里屋走。

  “帝君早些歇息吧。”

  墨修看着她的背影,不解地蹙眉。

  景姑姑看着被宫人押过来的洛霜,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暗芒。

  宫人把在长乐宫的事都与她说了,景姑姑挥挥手,她们便告退了。

  洛霜跪在地,精心打扮过的妆容也都有些花了,一身秀女服在方才的挣扎有些发皱,这会看着前面面无表情的景姑姑,洛霜的心里微微打颤。

  翌日一早,所有的秀女纷纷早起在院集合,等待早训之后,便前往慈宁宫向太后娘娘请安,届时宸妃赵妃宁妃等一些妃嫔都会到场。

  蓝月看着身旁空了的位置,抬头看景姑姑看了一眼,景姑姑却好像没有看见一样,依旧训练着她们的礼仪。

  国公府特地把她与洛霜两个人安排在一间房,昨夜洛霜摸黑出去,她是知道的,以为她只是去出恭,也没多想睡过去了,可是这会却还不见人影,景姑姑她们又没有多问一句,蓝月不得不多想,洛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虽然她不喜欢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洛霜身也不是挂着国公府的名号,但是好歹也是从国公府出去的,她怎么样也要照看一下。

  蓝月装着肚子疼跑出去,给外面的小太监塞了一点银子,在他耳边耳语几句。

  那小太监点点头,朝着明福宫的方向跑过去。

  慈宁宫内,此时差不多都坐满了人。

  前年因为太后去护国寺为先皇守灵,所以姜珞胭她们并没有前来拜见,去年又没有选秀,轮到今年,总算是回到了正轨。

  太后一身正装坐在面,左右分坐着姜珞胭与赵玉笙,那些秀女们还没来,太后这会抱着墨凌,乐呵呵地笑着,下面的那些莺莺燕燕,犹如宫人一样透明,看着面那几人,脸皆是挂着尴尬的笑。

  “凌儿都重了不少,哀家都抱不动咯。”太后把墨凌放在自己腿,墨凌却是不安分地想下去,这会正学着爬,天天滚来滚去的。

  姜珞胭忙把他接过来,笑道:“可不是嘛,什么东西都吃,帝君还非得说这才是男子汉。”

  太后被逗乐了,大殿内其乐融融。

  宁妃走了进来,听着里面的笑声,眸一闪而过的阴鸷,随即唇角扬,边走边笑道:“几日不见太后,太后的精神是越发好了。”

  宁妃走到大殿央,朝太后福身,太后点点头,态度并不热络。

  下面的妃嫔们也都向宁妃行礼。

  太后看了刚坐下的宁妃一眼,道:“如今已是四月,虽然天气回暖,早些晚些,宁妃还需要再添一件衣裳才是。”

  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却让宁妃脸色一僵。

  今日她来慈宁宫,穿着一身水蓝色的宫装,露出细白的脖颈,里面的肚兜隐约可见。这一身是精心打扮过的,她便是想艳压姜珞胭一头,可是姜珞胭却是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罗裙,倒是清丽,反而衬得她太过隆重妖媚了。

  不着痕迹地拉了拉衣领,宁妃低眉顺眼道:“太后娘娘说的是。”

  太后却是别过眼,没与她多说一句,她对庄贵妃印象不好,也没见得对这位有多好,国公府整出来的幺蛾子,不庄太师府少,而这位宁妃,从进宫到现在,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太后娘娘,储秀宫景姑姑带着一众秀女前来参见。”门外的宫人禀道。

  太后抚了抚被墨凌弄皱的衣角,道:“宣。”

  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内,几盏琉璃灯闪着细碎的光,那低调却不失奢华的摆设,那古朴的花瓶玉器,明亮的地砖,似乎能照见人影一样,走在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景姑姑领着一众秀女们走了进来,朝拜,跪下,道:“奴婢参见太后娘娘,参见众位娘娘。”

  秀女们也紧随其后,“参见太后娘娘,参见众位娘娘。”

  “平身。”

  蓝月起身,目光落在姜珞胭身,顿了一下,眸闪过意味不清的暗芒,又转向宁妃。

  宁妃也看到了她,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对待这些刚进宫的秀女,太后还算和善,温和说道:“在宫里还住得习惯吗?”

  为首的一名秀女站出来,福身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我们一切都好。”

  宁妃扯了扯嘴角,“这是谁家的女子?这么放肆,在太后面前,竟然也敢以‘我’自称。”

  那名秀女脸色一白,慌忙跪下,她只是想在太后面前刷一下存在感,没想到倒是让宁妃挑刺了。

  景姑姑淡漠地扫了那名女子一眼,道:“宁妃娘娘教训的是,奴婢回去,定会好好教导的。”

  放下茶杯,宁妃站起身,问道:“昨儿个我的侍女去了趟内务府,听柳姑姑说到今年的秀女一共有十八位,这会瞧着,是不是少了个人?”

  景姑姑微微抬眸看向她,似乎是没想到宁妃还会管储秀宫的事,应该说,还会管除蓝月之外的人。

  太后扫了一圈,道:“是啊,是不是还有一人没来?可是身体不舒服?”

  景姑姑福身道:“回太后娘娘的话,那名秀女犯了错,正在受处罚,是以没能来请安。”

  不等太后说话,宁妃道:“秀女进宫,向太后请安是头等大事,什么样的错不能先往后放一放,如此岂不是失礼了?”

  一直专注着照顾墨凌的姜珞胭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宁妃,眸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光。

  宁妃如此明显地护着洛霜,为什么?

  景姑姑朝姜珞胭看了一眼,却对她的目光,姜珞胭朝她点点头,景姑姑会意。

  答道:“那名秀女昨夜私自走出储秀宫,去了内庭,冲撞了贵人,奴婢只能严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