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两百七十七章 出事
  去年的秋,满池的残败,落叶满阶,几只枯蝶落在秋千,头顶的一片落叶旋转而下,落在她手泛黄的纸页。

  姜珞胭坐在秋千,墨修坐在他的身旁,他一只手抱着她,把她圈在自己宽厚的胸膛,一只手捧着本书,与她共阅。

  临水阁的日子是那样幽静,那段时光细水流长,没有多余的温情,却又两人无声的默契。

  姜初月看着她看着那些枯叶发呆,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姜珞胭回过神来,朝她笑笑,“没什么。”

  姜初月显然不信,“我娘说,怀孕的人最容易胡思乱想,我哥还让我把你看牢了。”

  “嗯?”姜珞胭疑惑地看着她。

  “他们说你随时都想回天圣,天圣现在乱着呢,你哪能回去?”姜初月不假思索道。

  姜珞胭一愣,“你说什么?”

  “其实我也是偶然间偷听到我爹跟我哥他们在书房谈话的,说什么天圣什么墨修,还有刺杀什么的,他们说话声太小,我也听不清楚。”

  姜珞胭猛地站起身来,“刺杀?谁遭到了刺杀?是不是墨修?”

  姜初月吓了一跳,忙把她按着坐下来,“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要是伤害到了我的小侄子怎么办?”姜初月伸手在她小腹轻轻抚了几下。

  “月儿。”姜珞胭握住她的手,“你去问问舅舅他们好不好?天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她急切的样子,姜初月有些疑惑,“你怎么不自己去问?”

  “他们肯定不会告诉我的,你不要说是我要问的,拜托了。”姜珞胭殷切地看着她,姜初月想了想,勉强点点头。

  “好吧,那晚我再去问……”

  “现在去,舅舅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家里。”

  “可是……”

  姜初月还想说什么,对姜珞胭那急切期待的目光,又咽了回去。

  “那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临走前,吩咐那些侍女照顾好姜珞胭,她又说道。

  姜珞胭点点头,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心始终没办法安定下来。

  她远在大禹,对天圣对墨修的事一无所知,她始终放不下墨修,她不知道他的伤好了没有,不知道他回帝宫了没有,有没有遇什么危险,明明是这样牵挂他,却没办法去找他,也拉不下脸去找他。

  若说抵命,墨修已经用他自己的命抵了她父皇母后的命,一次在锦阳阁,一次在澜关,那些恩怨情仇,原本是代人的事,却还要牵扯到下一代,墨修不愿意放下,她也放不下。

  姜初月走之后,姜珞胭坐在亭子内等她,身旁还有两名下人伺候着。

  一名婢女匆匆跑了过来,朝姜珞胭道:“珞胭小姐,初月小姐让您过去一趟。”

  姜珞胭疑惑地看着她,“月儿刚刚才离开,她怎么会叫我过去?”

  婢女脸一僵,应变能力也快,“初月小姐说有要事要与珞胭小姐说。”

  要事?姜珞胭能想到的要事,是方才她们所说的事。

  沉思片刻,姜珞胭道:“好吧,你带我过去吧。”

  身后的两名侍女前扶她,婢女脸色一急,忙道:“珞胭小姐,初月小姐说了,这件事不能外宣,只能珞胭小姐过去一趟。”

  姜珞胭蹙眉,“这是为何?”是方才她们说的时候,也不避讳旁边的侍女,姜初月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是初月小姐的吩咐,奴婢也不清楚。”

  想来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姜珞胭也没多想,便吩咐道:“你们现在这里等我。”

  “珞胭小姐……”侍女们有些不放心姜珞胭自己一人。

  “无事,府都是人,有什么事我会派人知会一声的。”

  那名婢女前来,扶着姜珞胭离开。

  姜府的后园有些大,七拐八绕,离园门口还有些距离。

  姜珞胭疑惑地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婢女,问道:“你是哪个院子的?为何之前都未见过你?”

  婢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奴婢是在后院扫地的丫鬟,珞胭小姐不认识奴婢也是正常。”

  “后院的婢女,为何会到前院来?”姜珞胭狐疑地看着她。

  “这个……”婢女有些语结,“奴婢也是恰巧送东西到前院来,碰了初月小姐,她让奴婢来找您了。”

  姜珞胭忽然停下脚步,“那你说,你是在哪里遇月儿的?”

  婢女脸色一慌,“奴婢……奴婢是在明月阁外不远遇初月小姐的。”

  “明月阁外?”姜珞胭眼眸微眯,那里是姜初月的住所,离主院也是有一段距离,她是要去书房,去明月阁做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她又问。

  婢女的手绞着衣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奴婢……奴婢……”

  姜珞胭眸色骤然变冷,“月儿根本没让你来找我是不是?”

  “不……不是的……”婢女慌忙摆手,却始终不敢抬头。

  姜珞胭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说,谁让你来的?”

  被人拆穿了,那名婢女的脸色十分慌乱,却又没办法摆脱姜珞胭。

  目光冷不防地看到姜珞胭身后的池子,咬咬牙,嘴里默念一声“对不起”,她忽然伸手一推,姜珞胭被她猛地甩开,身子不稳,直直向后倒去。

  “扑通!”

  “救……救命啊……”铺天盖地的窒息感袭来,冰冷的池水让姜珞胭十分压抑,肚子的疼痛却是更是明显。

  刚走到这边的皇后与范嬷嬷,看见那边两人似乎起了争执,其一人还是姜珞胭,挺着个大肚子,紧接着看见那名婢女伸手把姜珞胭推了下去,背对着皇后他们,看不到脸,姜珞胭一下子掉进了池子,那人慌忙跑了。

  “范嬷嬷……”

  皇后看着姜珞胭在水里扑腾,慌忙大声喊道:“快……快去把逃走的那个婢女抓住……赶紧去救人……”

  来不及多说,皇后忙跑了过去,身后一帮子下人也忙四处喊人。

  没等范嬷嬷说什么,看见皇后一头扎进水里,向着姜珞胭那边游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