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两百三十一章 归来
  百里清幽摇摇头,他也不确定。

  “清幽把事情跟我说了,帝君现在,是处于自我封闭状态,好像沉迷在自己编织的梦不愿意醒来,确切地说,他以为梦才是现实。”玉玑道。

  赵玉笙紧抿着唇,是什么样的梦,能让墨修放弃生命也不愿意醒来?

  “丞相。”

  阁楼外面,赵玉笙追了来,百里清幽脚步一顿,转头疑惑地看着她。

  赵玉笙缓了缓,道:“我是想问你,珞胭她人呢?你们不是去澜关找她了吗?”

  百里清幽目光微闪,“宸妃……出了点意外,她被人掳走了。”

  “什么?”赵玉笙瞪大眼睛,十分震惊,震惊之后便是着急,“她怎么会被抓走呢?被谁抓走了?你们怎么不救她?”

  “帝君那会已经受了重伤,容澈去追了,找不到。”

  赵玉笙脚步踉跄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

  百里清幽的语气缓了些的,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容澈他们还在找,宸妃会没事的。”

  “帝君受伤,是不是与珞胭有关?”

  百里清幽不说话,赵玉笙只当他是同意了,急道:“那帝君知道珞胭被人抓走了吗?”

  想想墨修昏迷之前,百里清幽摇摇头,“应该是不知道,不然帝君不可能会这样。”

  回到房,赵玉笙还是有些心绪难平,推开窗户,看着纣业山的夜晚,夜空繁星点点,林间翠竹沙沙,树影婆娑,山间阵阵凉风,似乎能吹散心的愁绪一般。

  帝宫一别,她已经三个月未见到她了,不知道她在外面好不好,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回想起在帝宫的日子,好像在昨天一样。

  赵玉笙抬头,看着满天繁星,心叹道,珞胭,你可一定要平安归来。

  到达大禹是在七日后,因为姜珞胭的身子,殷荀不得不放慢行程,她的小腹已经有些突出了,只能换宽松一些的衣裳,瞧着倒是看不出来,只是姜珞胭原本体弱,这会奔波过度,脸色有些苍白。

  到了边城内,殷荀便雇了马车,向着京城驶去。

  殷荀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姜珞胭,伸手扶住她,让他靠在自己身,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姜珞胭捂住嘴,有些干呕,殷荀忙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外喊道:“马车慢一点。”

  车速降下来了,可是姜珞胭还是有些难受,她以前怎么不知道,怀孕要受这么多的苦。

  殷荀一笑,“苦?更多的苦还在后头呢,你不过是刚刚开始。”

  “我这样,正常吗?”姜珞胭担忧问道。

  殷荀伸手抚了抚她的头,“我看过我父皇的妃子,她们你更严重呢。”

  姜珞胭低下头,“我们还有多久到京城?”

  “大概要十几日。”

  “姜家……还好吗?”

  “姜家还好,只是姜老爷子身子是一年不如一年。”

  姜珞胭扯出一抹苍白的笑,“说来,我还从未见过外祖呢。”

  “见到你,他会很高兴的。”

  紧赶慢赶,走走停停,到达京城,已经是在半个月后。

  姜府内,周阳收到姜珞胭他们今天到的消息,一大早在府门前等着,直到傍晚时分,才见一辆马车从街口出缓缓驶来。

  殷荀先一步下车,接着扶着姜珞胭下来,周阳一看见她,脸色大喜,忙跑过去,叫道:“姜姐姐……”

  姜珞胭下车,看着周阳,也是十分惊喜,“小阳?你怎么会在这里?”

  “姜姐姐你没事吧?”周阳脸不掩的担忧,与姜珞胭分开一个多月,他在姜府里是日夜担忧,好不容易有一点她的消息,便整日在府门前盼着,今日可算把人盼回来了。

  “我很好……朵微他们呢?”

  “他们也很好,大家都很担心你。”

  “这里风大,我们先进去吧。”殷荀说道。

  周阳一拍脑袋,“看我,都给忘了,来,姜姐姐,我扶你进去。”

  周阳要前,殷荀不着痕迹地把他与姜珞胭隔开,扭头却对姜珞胭笑得温柔,“走吧。”

  看着他们两个人并肩走进去,姓殷的还把手搭在姜珞胭肩,周阳在背后瞪着他一眼。

  大厅内,姜英是着急地来回踱步,姜夫人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禁笑道:“老爷,三皇子都说了今日便会到,你这会还着急什么?”

  姜英将近五十,许是操劳过多,头发已经半百,但是精神极好,器宇轩昂,一脸正气,依稀还可看出,年轻时亦是一名英俊儿郎。

  “我怎么能不着急啊?三皇子说华曦还怀着身孕,路途这么远,也不知道她吃不吃得消,早知道我应该去接他们的……”

  姜夫人拿着茶杯的动作一顿,诧异地问:“华曦怀孕了?这件事你怎么没跟我说?”

  “我……”

  姜英还想说什么,听见下人来报,“老爷夫人,表小姐来了……”

  姜英一喜,接着看见殷荀与姜珞胭并肩走了进来,周阳跟在他们身后。

  “曦儿……”姜英忙迎了去。

  姜珞胭一看见姜英,脸色有些恍惚,一次见到姜英,还是在她八岁的时候,他带着姜亦寒与姜佩儿去了九央,记忆的舅舅很高大,能把她撑在肩膀围着帝宫跑一圈,只是现在看着年过半百的僵硬,姜珞胭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舅舅……”

  她的声音幼时更成熟了些,却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姜英心酸涩不已,姜珞胭也不过才十六岁的年纪,国家一夕覆灭,父母双亡,他真的很难想象,从小在温室长大的她,是如何活下来的。

  “诶。”姜英应道,疼惜道:“都是舅舅不好,舅舅应该早点去找你的。”

  姜夫人伸手拉了拉姜英,前握住姜珞胭的手,一脸慈爱道:“回来好,回来好,姜家是你的家,以后安心在这里住下。”

  记忆的姜夫人,是个十分温婉的女子,即使多年过去,她还是没什么变化。

  “舅母。”姜珞胭乖巧地叫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