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两百一十六章 文牌
  姜珞胭瞪了他一眼,便宜都被他占尽了。

  推门而进,一股怪的味道扑鼻而来,有饭菜的香味,有酒味,有汗味,还有木头的腐蚀味,姜珞胭不适地皱皱眉。

  里面的格局不像京城里的客栈那样富丽堂皇,十几根高大的木柱伫立着,在间围成一圈,从大门走进来,两侧分别有两条木廊,而间一大块空地,摆放着十几张桌子,都有些破旧了,破了一角的碗碟盛放着不算精致的食物,看着没了胃口,那些衣着有些华丽的客商,还有些穿着朴素的江湖人士却毫不在意,有什么吃什么,在北漠,最缺少的是粮食。

  穿过大堂,姜珞胭能感觉到那些人停在自己身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忍不住像殷荀靠了靠,殷荀不着痕迹地笑了笑,伸手一搂,把姜珞胭护在怀。

  柜台前只有一位大约五十几岁的老汉,身材佝偻,但是目光却是十分精明,只一眼,他能看出这两人不是普通人。

  声音十分沙哑,带着几分粗粝,语气算不客气,颇有几分漫不经心道:“两位是吃饭还是住店?”

  封黎从怀拿出一锭金子,姜珞胭看着,大概二十两的样子,她在外面待了这么久了,不是那个看见一钱能买一碗面都觉得怪的无知女子了,二十两,还是金子,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钱。

  只听殷荀道:“两个牌。”

  老汉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尤其在姜珞胭身顿了一下,一只枯瘦的手拿过金子,佝偻着身子向里面走去,“跟我来。”

  殷荀给姜珞胭一个放心的眼神,拉着她走进去。

  他们一离开,大堂内炸开了,全都是在讨论姜珞胭,没想到北漠里还来了个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让他们这些糙汉都有些心痒,只可惜旁边那人应该是她的夫君,不由得又有几分失望。

  光线昏暗,穿过一条长廊,那名老汉把他们带到了一间屋子,但是没让他们进去,自己走进了一步,恭敬道:“老板,来了两位客人,想要牌。”

  姜珞胭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只有浅紫色的纱幔,隐约有一道人影,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带着几分掠夺的意味,让姜珞胭有些不适。

  “牌在桌子,自己拿吧。”好一会,才听里面的人道。

  出乎意料的是,老汉口的“老板”,竟然是个女子,听声音,差不多四十岁的样子,声线有些粗,并不像平常女子那样细腻。

  不多时,老汉走了出来,把手里的牌给他们,“走吧。”

  殷荀接过,拉着姜珞胭随他离开,姜珞胭掩下心的异样,回头望了那间屋子一眼,却看见一点黑色一闪而过,门瞬间被关。

  澜关内,容澈看着最后一拨回来的人,垂头丧气地走了进去。

  百里清幽正在给墨修换药。

  “怎么?还是没找到吗?”

  容澈摇摇头,眸色有些沉重:“我们的人分头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抓走珞胭……”

  百里清幽目光停留在墨修日渐消瘦的脸,没有一丝血色,看着让人心疼。

  “帝君一点醒的迹象都没有,只怕再拖下去……”

  容澈脸色大变,“那该怎么办?这澜关不京城,我们要回去至少也要一个月啊。”

  “回去?你以为帝君能撑得到回去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容澈瞳孔紧缩。

  “他的脉象渐渐薄弱,刚开始还有些意识,知道疼痛,可是现在无论我怎么折腾他的伤口,他都没有反应。”百里清幽语气也是十分沉重,无力与担忧充斥着他,让他也有几分透不过气。

  容澈死死握紧了腰间的剑,“这帮混蛋……我去找他们算账。”

  “回来!”容澈要走,百里清幽忙制止道,“你知道是谁想杀宸妃吗?冒冒失失地过去,且不说因为墨修受伤,军心已经动摇,俑关定也是严阵以待,你此时去,除了折损兵力,还能有什么?要是你也受伤了,帝君又该怎么办?”毕竟他不是将,在军,除了墨修,也只有容澈能把那些士兵治的服服帖帖。

  “难道这样放过他们吗?”容澈紧绷着脸,双眼通红。

  “自然不是。”百里清幽眼里划过一道冷意,“封黎、苏湛,还有那个凶手,包括整个古苍,我都不会放过……但不是现在,当务之急是救活帝君,找到宸妃。”百里清幽伸手,轻轻拍在他的肩,“容澈,现在只能靠我们两个了。”

  他没有使力,但是容澈却觉得重如千斤。

  封黎一身狼狈地回到俑关,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苏湛听到封黎回来的消息,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慌乱,这事毕竟也是因自己而起,可是在那种情况下,他要是不把姜珞胭送出去,死的可是封黎啊。

  “大哥。”苏湛弱弱地叫了他一声。

  封黎看都不看他,径直走向帐内,“进来。”他沉声道。

  苏湛心里没底,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磨磨蹭蹭走了进去。

  “嘭!”没等到他开口,迎面而来是一个茶碗,苏湛来不及躲闪,那茶碗已经侧过他的头,砸在了后面的柱子。

  “大哥……”

  “苏湛!”他咬牙切齿道,扭头怒瞪着他,“谁给你的权利绑了姜珞胭?那是战场!搞不好要出人命的,你竟然……”

  “大哥。”苏湛突然朝他跪下,“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错,只要解了古苍之危,苏湛任大哥处置。”

  “只怕古苍……等不到处置你的那一日。”

  苏湛一震,有些颓废地垂下。

  “昨日射箭的人可抓到了?”封黎也知道这会不是怪罪苏湛的时候,最起码他也是为了古苍,眼下墨修重伤,这笔账肯定会记在古苍头,他们更应该团结一致。

  “找到了,你肯定想不到是谁。”

  果真,在看到湘宁的时候,封黎也是皱紧了眉头,“怎么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