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严峻
  “澜关失守,天圣帝君亲征,欲夺回被古苍抢走的虞美人。”

  皇帝瞪大眼睛,颤抖着双手,身子猛地向后一跌坐,牙齿都在打颤。

  封黎匆匆赶到了皇宫,看了一眼御书房外跪着的湘宁,径直走了进去。

  “皇?”封黎看着一脸死灰的老皇帝,察觉到十分低沉的气压,似乎也察觉到事态的严重。

  “封……封黎?”皇帝半天才回过神,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神情惊恐,“古苍完了,古苍要完了……”

  封黎紧皱着眉,“出什么事了?”

  “看……你看这个……”皇帝颤抖着手把密信拿给他看,封黎接过,越看,神情越加凝重。

  “天圣的帝君竟然御驾亲征……古苍,古苍要变成第二个九央了……”老皇帝神情颓废,脸充满了绝望。

  “虞美人?”封黎抓住了那个关键的字眼,“古苍何时抢了墨修的虞美人?”

  老皇帝猛地抓住了封黎,急切道:“封黎,古苍的江山靠你了,只要能守住,朕……朕封你为丞相……古苍不能败在朕的手,绝对不能……”

  “皇你先别着急。”封黎安慰道,“如果只是为了澜关,天圣帝君没必要御驾亲征,其应该另有隐情……事不宜迟,臣这点兵出关。”

  “行。”皇帝急切道,“你快去,你要多少兵,朕给你多少。”

  封黎没有耽搁,立即跑了出去。

  湘宁看见封黎,立马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一夜未睡,她双眼通红,布满血丝,眼里的怨毒与悲凉,让这位高高在的湘宁公主有了几分狼狈。

  “封表哥,我求求你,求求你替我向父皇求情,母后已经死了,求他不要废了母后……我是皇后嫡女,我是古苍的长公主,我不想失去这一切……”

  湘宁神情哀戚,封黎原本对她还有几分同情心,毕竟这是皇后犯下的罪,不应该由湘宁来承担,但是没想到她向皇帝求情,也只是为了她自己。

  “这件事我帮不了,湘宁公主好自为之吧。”

  封黎不打算与她多纠缠,提步要走,湘宁却在身后叫住了他。

  “封黎!”湘宁拔高了声音,“你竟如此无情无义,若不是因为姜珞胭,我母后不会死,我外祖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封黎眼眸一厉,“皇后若是不做出这样的事,无论因为谁,她都不会被废,湘宁,这样的道理,你还不懂吗?”

  封黎头也不回地离开,身后的湘宁身子一软,瘫坐在地。

  她懂,这些事她怎么不懂?可是她不愿意去面对,若不是姜珞胭,母后的事不会被撞破,她还是高高在的长公主。

  是,是因为姜珞胭。

  湘宁眼里闪着偏执的疯狂,姜珞胭为什么要出现?她为什么要来古苍?若不是她,封黎不是看不她,不会拒绝她,若不是她,皇后不会死,外祖不会倒台,这一切都会很美好。

  全是因为姜珞胭……

  湘宁暗暗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了掌心,似乎不知道疼一般。

  “封黎。”南梁王已经在封府等着了,看着封黎匆匆回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我听说是边关那边传来的密报……”

  “是,澜关失守了,天圣的帝君御驾亲征,欲攻打古苍。”

  “什么?”南梁王一震,眼里尽是不可置信,“墨修?他怎么会?”墨修与九央的恩怨并不是什么秘事,攻打九央的时候,墨修都没有亲自出手,为何这次竟然要亲自战场。

  封黎摇摇头,神情凝重,“密报只说,墨修在边境放出话,攻打古苍,不止为了澜关之乱,更因为古苍夺了他心爱的虞美人。”

  “虞美人?”南梁王皱紧眉头,“这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事也只能到了边关再说……王爷,我现在要去兵部一趟,你……”

  “你去忙吧,我回去让苏湛准备一下,跟你一起去。”

  没有多加耽搁,南梁王离开了封府。

  封黎走进去,却看见了在拐角处的姜珞胭,她神情怔愣,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

  “姜姑娘?”封黎轻声唤道。

  姜珞胭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她没想到会听到如此震惊的消息,墨修来了,他竟然找到古苍了,虞美人虞美人,虞美人不正是她吗?她该怎么办?墨修知道她的行踪,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可是知道了姜佩儿的事之后,她更难以面对墨修,若当初被抓的是她,那么,墨修是不是会像对姜佩儿一样对她?

  “姜姑娘?”封黎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姜珞胭才回过神来。

  “你在想什么?”

  “没……”姜珞胭微微敛眉,声音低沉,道:“你要去边关了是吗?”

  封黎应了一声,神情也是有几分沉重。

  “我跟你一起去吧。”不管怎么说,墨修攻打古苍也是因她而起,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封黎战败,古苍覆灭。

  “不可。”封黎立马拒绝,“边关情势严重,太危险了。”

  “可是……”

  “什么也不用说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答应你的。”封黎沉思片刻,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郑重道:“明日你离开古苍,我派人送你去大禹。”原本一个容澈够古苍头疼了,要是再加墨修,他没有几分胜算,古苍倾覆的可能性很大,他不能让姜珞胭留在古苍。

  封黎意已决,姜珞胭怎么说都没能说动他,墨修是为她而来,她不能让无辜的古苍替她承受灾难。

  边关,黄沙散漫。

  墨修阴沉着脸坐在帐,日渐消瘦的容颜,添了几分颓废,下巴都长出了青渣,也没心思多加打理。

  不止墨修,百里清幽与容澈也是,百里清幽还好,只是那件衣裳都两日未换了,若是平时他肯定受不了,只是这会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容澈坐在下面,瞪着他们两个人,怒斥道:“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跟我说,怎么?生怕我抢了人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