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身份
  “王爷?”封黎诧异地看着他。

  南梁王不与他多说,先行进府,封黎还想说什么,姜珞胭拦住他。

  “王爷应该是有话要与我说,没事的。”姜珞胭觉得南梁王看她的眼神怎么都很怪,心里也是疑惑,便跟着南梁王进去。

  苏湛走到封黎身边,磨搓着下巴道:“这两人认识?”

  封黎看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

  苏湛拧眉,“不认识,有什么话可说的?”

  封黎提步走前,道:“我怎么知道?”

  苏湛在他身后瞪瞪眼。

  南梁王妃早一步收到消息,说封黎要来,便到前厅等着,杨依依是那种婉约型的女子,说不多么惊艳,但只一眼便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即使已经年近40,却是30岁的女子一般,她也用她的柔情,化了南梁王冰冷的心,数十年如一日的恩爱,不知羡煞多少旁人。

  “母妃……”苏湛先一步跑了进来,杨依依看着自己的爱子,微微苍白的脸有了几分笑容,伸手帮他抚去衣角的褶皱,柔声道:“不是说进宫看太后去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苏湛想起南梁王朝自己使的颜色,道:“是大哥,他说要来看你,我们回来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推给封黎,苏湛对这事早得心应手了,小时候惹了什么麻烦,被抓住了,推给封黎,只是他们从来没相信过,这样苏湛很挫败。

  “说我什么呢?”封黎走进来,看见杨依依脸的病态,忙道:“姨母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太医怎么说?”

  看见封黎,杨依依的笑容深了几分,“没什么大碍,最近夜里下了几场雨,有些着凉,吃过药好了。”说着,杨依依又咳嗽了几声,随即道:“怎么不见你父王?门人不是说他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父王他……”苏湛挠挠头,他要怎么跟她说?

  “王爷在书房。”封黎没有多说,杨依依只是点点头,便忙着让下人准备午膳。

  这边,姜珞胭跟着南梁王到了书房内,这里摆设很简单,除了一个书架一把剑,并没有多余的摆设。

  “姜姑娘一定很好,本王为什么要找你。”南梁王站定,转身看她。

  “珞胭自知,与王爷素未谋面。”

  “你不是天圣人,对不对?”南梁王定定地看着她,似乎要把她看透一般。

  这是他第二次说了,姜珞胭心里有些不确定,南梁王是不是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这对王爷来说,重要吗?”

  “那要看你的身份了。”在姜珞胭微微惊诧的目光下,南梁王道:“如果你是大禹人,便没什么要紧,可若你是九央人……对古苍来说,很重要。”

  姜珞胭心一凉,“王爷何出此言?”

  “本王也不与你废话,虽然本王未见过你,但是九央国的国君元容帝,还有国后姜素素,本王都见过,你与他们长得太过相像,本王不得不怀疑,你是他们的女儿,华曦。”

  姜珞胭紧抿樱唇,心的堤岸几乎要被南梁王冲破,“这只是王爷的猜测,珞胭只是一介普通的民女,并不认识什么元容帝。”

  “我也只是怀疑,姜姑娘不用紧张。”南梁王语气缓了几分,姜珞胭的心还未放下,又听他说:“不过,如果你不是华曦,那定是与大禹姜家有关的,我说的对吗?”

  姜珞胭深呼吸一口气,“王爷,我的身份如何,这好像与王爷无关吧。”

  “去年这个时候,天圣的丞相百里清幽从九央国带回了一个女子,那名女子自称华曦,你知道后来她是什么样的下场吗?”南梁王一顿,看着她虽然平静,但是眸光闪烁的样子,接着道:“本王的曾经派人去打探过,据说那名女子,被六个乞丐凌辱之后,墨修便下旨把她丢到了军营充当军妓,也是如今的澜关。”

  “什么?”姜珞胭心头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对于她的反应,南梁王并不意外,接着道:“本王一查才知道,那名女子根本不是华曦,而是大禹姜家家主姜英的庶女,军营里的人都叫她,姜佩儿。”

  “姜佩儿?”姜珞胭瞪大眼睛,万千复杂情绪从心头涌过,姜佩儿,竟然是姜佩儿,原来她没有逃出皇宫,而是被天圣的人抓住了,还遭受了那么多的凌辱……姜珞胭不敢想象,昔日那个烂漫天真的佩儿,是如何忍受着这样的屈辱活下来的?

  “很不巧,封黎告诉我,砍断铁链,放下索桥,引古苍的军队进澜关的,正是一个名叫姜佩儿的女子。”

  “不可能。”姜珞胭突然拔高了声音,“佩儿那么单纯善良,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只是一想到南梁王的话,她突然很心疼姜佩儿,心里又是自责又是后悔,她当初应该马回去找她的,这样或许她不用承受这些痛苦了。

  突然想到什么,姜珞胭呢喃道:“对,佩儿,佩儿还在澜关呢……”

  “你这是承认,你是华曦了?”

  姜珞胭抬头,对那双睿智的双眸,后退两步,有些慌张,“我……”

  南梁王步步逼近,道:“九央出事之后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澜关?你接近封黎到底有什么企图?为什么又要来古苍?”

  南梁王纵横了大半辈子,哪里压不过这样一个小姑娘,姜珞胭攥紧了衣袖,有些慌张地躲闪他逼迫的目光。

  “我……我与封黎相遇只是个意外,我没想过害他……”

  “然后呢?”

  然后?自然是天圣与九央的那些恩怨,姜珞胭不想谈,更不想与南梁王一个外人谈。

  “王爷,姜姑娘?”封黎适时出现,倒是解了姜珞胭的围。

  南梁王受了气势,恢复平和,声音却莫名有些冷意:“这件事,我不希望让封黎知道。”

  姜珞胭抿唇,“我也不希望。”不管怎么样,封黎救她是好意,她当然不会把他牵扯进来,所以她也没开口让他派人送自己去大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