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九十三章 贪官
  莨垣已经暗暗把手放在剑,帝君的妃嫔,岂是这帮杂碎想看看的?

  墨修扬手,“打开。”

  收回手,莨垣掀开马车幕帘的一角,足以让人看到里面的人。

  那官差伸长了脖子,确实是两个人,不过都背对着,能看出是两名女子,身段还不错,官差都忍不住想看正面了。

  莨垣冷着脸放下帘子,隔绝他的目光。

  “可看清楚了?”百里清幽语气已经有了几分不耐烦。

  “行行行,过去吧。”

  梧州城内城外不知好了多少,这次洪涝没有波及梧州总城,在城外的十几个村庄都被淹了,也有不少从城外逃进来的难民,因为洪涝的原因,一条街有些冷清,没有出来摆摊的商贩,但那些酒楼酒馆的却还是开门营业,只是生意却有些冷清。

  万福客栈,小二打着呵欠擦着桌子的灰尘,已经几日没有客人了,他们没被洪水淹死,倒是快失业了。

  看见门外走进来的五个人,小二眼睛一亮,忙起身迎去,大声道:“几位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小二的喊声把趴在柜台打瞌睡的掌柜也惊醒了,看见墨修等人,也是十分兴奋。

  “快,快把人迎进来。”

  “五间好的客房。再准备一些饭菜。”百里清幽直接把钱袋子丢给他。

  掌柜的笑得合不拢嘴,“马来,马来,客官您稍等。”

  二楼房间内,姜珞胭推开窗户,整条大街尽收眼底,天气开始转冷,尤其是经历一场大雨冲刷之后,冲垮了堤岸,空气还有几分潮湿,凉风吹过十月的梧州城,阵阵寒气,原来已经差不多到十一月了。

  “怎么站在这里?”墨修把她拥在怀里,自己身的热气传给她,让姜珞胭感觉很暖,同时心里也很抗拒。

  “若是没有这场洪水,梧州城……也是很美的……”

  窗外,米黄色的夕阳在大地铺满了一层金黄,灰墙红瓦,几只鸟儿从空划过,阵阵晚风吹拂,不知是哪一家的一块帘布随着风飘着,远处,是层层的彩霞,绚丽,而凄凉。

  “那是你没看过天行城的全景。”墨修在她耳边低声道:“等回了京城,我带你去帝宫最高的地方,带你看京城的日出日落,你一定会喜欢的。”

  姜珞胭没有回答,晚风轻拂她的青丝,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她的脸挂着淡淡的笑,眼里却透着浓浓的伤。

  入夜,墨修命莨垣保护着姜珞胭他们,与百里清幽悄无声息出了客栈。

  夜风随行,寂静的大街,没有打更人的声音,只有从小巷里传出来的婴儿的啼哭与细细的呜咽。

  墨修他们便是冲着梧州知府张永周的府邸来的。

  与外面的萧条不同,张府内却是一片笙歌,侍女们端着各种佳肴往宴厅送去,舞姬们扭着腰身,对座的几位大人频频暗送秋波。

  张永周坐在首,年过四十的身子有些发胖,一脸横肉,嘴角两撇小胡子,一双绿豆眼在舞姬身瞄来瞄去的,闪着淫邪的光。

  “来来来,各位大人,张某敬你们一杯。”张永周举起酒杯对身旁几位官员说道。

  “张大人艳福不浅啊。”一名身材有些瘦的男子说道,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舞姬暴露在外面的肌肤,还时不时地吸了吸口水。

  “吴大人想要哪个,尽管拿去。”张永周阔气说道。

  “那我不客气了,哈哈哈……”吴大人一把揽过他看的一名女子,又是亲又是摸的,那女子在他怀里娇哼,那妖娆的身段让其余几人也是看得双眼发光。

  “张大人,你府,不止有这种货色吧?”一名官员晃着脑袋说道。

  张永周哈哈一笑,“沈大人倒是清楚啊,这些不过是一些低贱的货色,我那儿……还有好多个雏儿呢。”

  一听这话,吴大人也顾不得跟怀的美人儿亲热了,忙凑前,兴奋说道:“你那儿真的有?”

  “呵呵,我听说张大人前几日找了不少,可都养在后院呢。”

  “哈哈哈,陈大人消息倒是灵通……那都是那些下等的灾民家的闺女,本官把她们接到了府,可是好生照顾着呢……那身段,啧啧啧,嫩得能掐出水啊。”

  “张大人不会是想吃独食吧?”吴大人咂咂嘴,没开苞的小女子,他是最喜欢了。

  “哪能呢?那肯定是要孝敬各位大人的。”

  “哈哈哈……”

  宴厅里穿出了他们淫邪的笑声。

  墨修与百里清幽隐在黑暗处,眸色渐渐变冷,吴大人,庄太师一党,陈大人,户部副使,还有沈大人,他记得他是庄太师的远房亲戚,没什么才能,靠着庄太师,在礼部混了一个小小的书使。这些人,是他派着护送那些灾银一起过来,迟迟不回京复命,原来是在这里逍遥。

  “看来那些女子,是都被张永周抓过来了。”百里清幽没想到,在墨修的统治下,还有官员敢做出这样的事,看来半年墨修所惩戒的那些贪官污吏还是没能震慑到他们啊。

  “官官相护。”墨修指着里面的人,“这些人,只是冰山一角。”

  接着,又听张永周说道:“京城那边传来消息,说帝君打算微服私访,南下苏州,不知……”

  沈大人摇摇头,“这件事在两个月前帝君提起过,翰林副使大人给我送来了书信,让我小心一些,只是等了许久,却未见帝君驾临。”

  “会不会,帝君已经到了?”

  “有这个可能,不过没听京城传来消息,帝君未必出宫了。”

  “你的意思是说,帝君出宫之事恐怕有诈?”

  “未必,帝君可先皇厉害多了,身边还有一个百里丞相,只怕不好糊弄,不管他们有没有来,我们只需防着便是。”

  “说的也是……哈哈哈,来,喝酒,喝酒……”

  那几人又开始放纵享乐,只想着别让面的人抓到把柄,只想着要怎样享乐,至于城外的那些灾民,他们早抛之脑后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