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五十五章 盛怒
  宁贵妃冷笑,“道歉?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公主殿下也太会搬弄是非了吧。”

  “我不管。”秦语蝶是出了名的刁蛮,在长风皇宫,随便看哪个人不顺眼打死了都不算事,“我要你跟我道歉……还有凝玉露。”凝玉露可是珍贵的护肤膏,整个天圣也不过三瓶,秦语蝶也好意思开口。

  “凝玉露没有,道歉……做梦去吧。”当了多年的贵妃,宁贵妃的脾气也不小,自然也不可能被人欺负得一声不吭。

  “你这态度还想跟我和解,想得美。”秦语蝶气得跳脚。

  “公主殿下,凝玉露我那里有,到时再给公主殿下送过去,这道歉嘛,还是算了吧,毕竟今日的事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是不是?”算是想踩宁贵妃一脚,庄贵妃也不会任由天圣的脸面被长风践踏,秦语蝶不过是长风公主,却敢在天圣的后宫如此骄横,别说宁贵妃,她也是绝不同意的。

  听着庄贵妃这半威胁的话,秦语蝶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送走了秦语蝶,庄贵妃转眼,娇娇笑道:“妹妹今日这跟头可栽大了。”没有外人在场,庄贵妃也不必装了,至于那些奴才,反正她两不和全帝宫都知道,大家也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假装看不见听不到。

  宁贵妃冷眼看着她,“今日是妹妹栽了,不过姐姐可要仔细了。”这不过只是一个回合,她败了又如何?只要她还是贵妃,能与庄贵妃斗到底。

  庄贵妃咯咯一笑,“姐姐方才可是帮着妹妹说话的,妹妹这会倒是翻脸不认人了……”

  “庄梦晴。”宁贵妃叫了她的名字,冷声道:“别以为那么容易能打倒我,我倒要看看,是谁能笑到最后。”

  庄贵妃嘴角微勾,“我等着。”

  御花园的事很快传到了墨修的耳里,墨修神色未变,挥挥手让莨垣下去,让孟诸扣了明福宫下半年的俸禄。

  秦语蝶带着一身伤回了行宫,衣裳都撕裂了几个口子,看着十分狼狈。

  秦暮羽皱着眉看着她,“怎么回事?”

  秦语蝶心郁结,不想多说,跟在秦语蝶身后的侍女受不了太子殿下的冷眼,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听完,秦暮羽没什么表情,挥挥手让侍女下去,却是招来了侍卫长。

  “殿下有何吩咐?”

  “收拾一下,明日送公主殿下回去。”秦暮羽语气正常,侍卫长却听出了怒意。

  秦语蝶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要我回去?”她还没接触到墨修,还没让墨修爱自己,怎么能回去?

  “于晋,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秦暮羽冷声对着侍卫长说道。

  侍卫长一个机灵,转身要去准备。

  “我不回去。”秦语蝶大声嚷着,“我为什么要回去?父皇让你保护好我,你却让我受了一身伤,现在你还要赶我回去,你不怕我到父皇面前告状吗?”

  看着几近疯狂的秦语蝶,秦暮羽毫不手软地一巴掌扇过去,这下子,与宁贵妃闪的那一边倒是对称了。

  秦语蝶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偏倒,趴在了桌子,愣愣的,半边脸都麻木了。

  “你想长风变成下一个九央吗?”秦暮羽的声音很冷,只觉得眉心疼得厉害,他原以为秦语蝶只是刁蛮一些,但至少也是皇帝皇后亲自栽培长大的,至少有点脑子,没想到竟然还不他身边的侍卫,连伺候她的宫女都她强。

  “你打我?”秦语蝶僵硬地转头,向撒泼一样,对着秦暮羽又挠又打,“帝宫内的那个贱女人打我,你也打我,我要去告诉父皇,我要让父皇废了太子……”

  “啪!”

  又是一巴掌过去,秦语蝶只觉得眼昏耳鸣,秦暮羽的声音也听得有几分不真实。

  他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说道:“秦语蝶,本宫护着你,是顾着我们同一个父亲,可是你别忘了,你的母后,设计杀害了我母妃,我没把你碎尸万段,已经是本宫仁慈……你最好不要再挑战我的忍耐限度,不然,本宫也能让你回不了长风。”

  一把甩开她,秦暮羽毫不手软,秦语蝶被他丢在地,十分狼狈,身子微微颤抖着,不禁因为秦暮羽的话,更因为他的声音,像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样,随时会把她剥皮拆骨。

  母后杀害了秦暮羽母妃的事,她一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秦暮羽养在母后的身,母后却很不喜欢他,即使他贵为太子,秦暮羽在皇宫里哪次不是对她毕恭毕敬的,因为她是长风唯一的公主,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秦暮羽要是敢惹她不高兴,父皇母后第一个饶不了他,他这太子也做到头了。

  没想到,只是出了长风,秦暮羽敢这样对她,原来以前的恭顺都是假的,他对她的包容也是假的,在他心里,她是他杀母仇人的女儿。可是现在是在天圣,没有父皇母后的庇佑,她又怎么能忍秦暮羽对她的欺辱?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秦语蝶在屋内念着念着,忽然哭了,侍女却站在一旁,也不去安慰她,她本是秦太子的人,秦暮羽要她保护她,她护着,可是既然都撕破脸了,她也懒得再去忍这位刁蛮公主。

  不管秦语蝶在行宫如何哭闹,秦暮羽一时间赶到了帝宫,说明来意,孟诸恭敬地把他请进了容光殿。

  “帝君……”秦暮羽半跪着,可把孟诸吓了一跳,他是长风太子,是不需要向墨修行如此大礼的。

  墨修神色淡淡地看着他,也不叫他起来,只问道:“秦太子这是做什么?”

  秦暮羽拱手,“关于八妹之事,特地来向帝君请罪,还望帝君原谅。”

  墨修自然知道他指的什么事,“这件事不过是女人家的打闹,秦太子何必当真?孟诸,还不快把人扶起来?”

  秦暮羽站起,神色真挚,“这件事是我长风有错在先,改日定当让八妹向贵国的贵妃娘娘请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