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十六章 博弈
  “玉笙……你是吗?”轻灵的声音在寂静的夜尤为明显。

  姜珞胭提着灯盏走过去,脚底下踩着荒凉的枯草,只是她没注意。

  走过小木桥,底下的小池子已经枯了,只有已经枯萎的浮萍,融入了泥土,空气有淡淡的枯腐的味道。

  “玉笙……”

  渐渐走进,待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姜珞胭的眼眸闪过一道疑惑。

  “不是玉笙……”

  树下摆放着一盘棋,白子黑子各自摆着位置,姜珞胭走近一步,才发现这是一盘未下完的棋,白子被黑子牵制住,黑子被白子包围,这一子,不论是白子或黑子,都没办法再进一步,说白了,这是一局死棋。

  姜珞胭也来了兴致,她没想到在这后宫还能看到真龙棋局,万象而生,一子失着,这是前朝玄远道人与其挚友妙法和尚所下,玄远执黑,妙法执白,只可惜棋还未完,妙法和尚圆寂了,玄远道人为真龙棋局下最后的黑子,也随妙法而去,而白子,却等不到妙法和尚,这局棋,这样传承了百年。

  且不说为何这清芫宫有真龙棋局,姜珞胭专注地观察着整盘棋,她曾经在母后私藏的典籍看过真龙棋局,姜素素的母家姜家是古苍国的百年望族,她对这些也是有几分了解,只是那典籍对真龙棋局的描述并不完整,只有真龙棋局的后半部分,那段时间她也研究过,只不过因缺乏前半部分,实在无解,最后不了了之,没想到在这里能看见完整的真龙棋局。

  树的灯盏被风吹得轻微地晃动,昏暗的光倾洒在树下,旁边的枯草丛传来了昆虫的叫声,在夜显得尤为明显,树影绰约,映在黑白棋盘,姜珞胭恬静绝美的容颜,打下了一片阴影,长长的墨发顺畅而下,与身素白的衣裳形成鲜明的对,微风轻拂,轻纱飘动,肌肤如玉,晧腕凝雪,她自婉约。

  墨修站在长廊。

  剑眉斜飞英挺,狭长锐利的眼眸,英挺的鼻梁,薄薄的淡唇,在侧脸打下一片阴影,他那凌厉的五官,也因为烛光而柔和几分,墨发随意披散在身后,随风轻拂,一身墨玉色的锦袍,添了几分神秘与清绝。

  莨垣无声地落地,单膝跪下,“帝君,可要处理了?”

  墨修不语,锦袖,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一动,目光依旧停留在她身。

  姜珞胭一碰见真龙棋局,把赵玉笙都给忘了,一心只在这面,毫不犹豫地下了一白子,这是她研究多年之后,才顿悟出的一步,只是接下来,有些难了。

  一只修长的手越过姜珞胭,淡淡的龙涎香萦绕在鼻尖,轻轻一声,一颗黑子落下。

  姜珞胭愣住,没想到这里还有第二个人,也没想到为何这味道如此熟悉,好像在哪里闻过一样。

  “守拙不贪胜,你这一子倒是稳妥。”

  墨修在他面前坐下,两人隔着棋局,四目相对,一个孤冷如明月,一个清澈似山泉。

  “你……”姜珞胭看着眼前的人,墨色衣袍,如神邸般惊艳俊美的容颜,他只是静静坐着,便有一种山河壮阔之势,她未见过他,却觉得他有些熟悉。

  墨修的眼神有些恍惚,面前的女子身穿着素白的衣裙,没有繁琐的配饰,干净得像脱尘而出的仙子,青丝缠绕,墨发轻拂,她的脸,如芙蓉一般清丽,如雪莲一般绝尘,墨修看着她,只想到一句词。

  千年诗词俱成空。

  “你是谁?”姜珞胭心暗暗警备,这是后宫,寻常男子不可进,除了御林军,也只有帝君墨修才能进后宫,可是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天璟帝。

  “一盘棋之后,你我再无交集,姑娘何须多问?”稍稍掩下神色,墨修看着她,双眸平静无波。

  只是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他们之间的交集,又岂是由一盘棋来决定?

  姜珞胭微微抿唇,这才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

  “你可在此处看到一名女子?”

  墨修一边摆放棋子,一边说道:“赢了我,我告诉你。”

  她的目光移向棋局,眸色微变,还是真龙棋局,却不是方才那一盘,细看之下有些改动,只是这几子,整盘棋便扭转了局势。

  “世人以为真龙棋局之所有名动天下,是因为无人可解,殊不知,这才是真龙棋局的奥妙。”

  如玉的手移动棋子,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每一步都有规律,变幻之间,白子黑子各执一方,形成鼎立之势。

  停手,墨修的眼眸带了几分暖意,只是他自己却不自知。

  “不妨一试?”

  姜珞胭看了他一眼,目光停在棋局,不得不说,她有些动心,父皇犹爱棋,她对棋也是有些研究,不然也不可能在只有一半棋局的情况下落下一子。

  凝脂玉手拿起白子,在棋盘扫了几眼,微微闭眼,在纵横交错的棋盘,各子连线之间,形成了万重关山,百丈瀚海,起伏之间,是无声的较量,没有刀光剑影,却能感觉到踏破山河的奔腾,千古方圆,天人合一,人生如棋,真龙棋局,不过是人生的一场写照。

  墨修静静地看着她,往日那凌厉的目光也柔和几分,墨袍竟也添了几分暖意,此刻他不是帝君,此刻她不是秀女,他们在一盘棋的较量,注定了这一生的牵扯不清。

  “啪!”轻轻一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墨修的目光落在棋盘,眼里划过一道赞赏。

  没有多加思索,黑子落下,挡去了白子的去路,又守住了黑子的阵地。

  姜珞胭讶异地看着他,没想到他能马堵住白子,不过随即又释然,这是他的棋局,他应该也是研究过。

  似乎是懂了她的意思,墨修轻声开口:“在此之前,我从未碰过此局。”

  因为没人配成为他的对手。

  不顾姜珞胭惊讶的目光,他淡淡开口:“继续。”

  姜珞胭收了心思,专心与他对弈,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又岂在少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