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乱世红颜:冷王的宠妃 > 第三章 屈辱
  “是,我是……华曦……”她呆呆说道。ww

  墨修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几乎迷了她的眼。

  “是有几分相像,你觉得呢?”墨修问。

  先帝的目光早在她进来的时候,有些移不开了,虽然不是很像,但眉眼间还是有些相似,有素素的温婉,还有几分娇俏。

  黄衣女子这才注意到躺在床的先帝,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那目光,哀恸悲伤,又带着几分怀念。

  “看来是了。”墨修转动着左手的扳指,在黄衣女子爱慕憧憬的目光下,吩咐道:“来人。”

  黄衣女子按耐住心里的激动,天璟帝独独留下她,莫不是仰慕华曦公主的盛名,心怀爱慕,想把华曦纳入后宫,第一次,她不嫉恨华曦,相反,她感激她,感激她长了一副好样貌,感激她盛名在外,感激她失踪,才给了她这个机会。

  在黄衣女子设想着她未来荣华富贵的生活,还有这个如神诋般的男子的宠爱时,忽然一阵恶臭传来,入眼,是六个衣着破烂,浑身长满了脓疮的乞丐。

  “帝君……”黄衣女子有些不好的预感,后退几步,想向着墨修靠近,却被孟诸的身躯挡住。

  “这个女人,赏你们了。”墨修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在先帝愤怒挣扎的目光,在黄衣女子惊恐的目光,起身走了出去。

  孟诸关门,隔绝了里面的声音。

  “不……”她尖叫,那些乞丐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朝她扑了过去,淫笑声,哭喊声,衣裳的撕碎声,淹没了她的话。

  “放开我……我不是华曦……我不是华曦……走开……”

  先帝闭眼眸,泪已经流干了,他知道,他这是在折磨自己,在报复自己,姜素素是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因为她,他才对墨修的母妃冷落,甚至还把她贬至清芫宫,让他们母子俩倍受欺负,最后还因为思虑成疾,在墨修十岁那年离开人世。所以,在他逼宫继位之后,他把他安排在清芫宫,他要让他陪着他母妃,受着他们过去受的苦。

  可是现在……

  耳畔的声音让他几乎哭出声,年至迟暮,他保护不了素素,也保护不了她的女儿,墨修让乞丐当着他的面侮辱她,其实是在侮辱他自己,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窗外风光无限,鸟雀呼晴,天气正好。

  百里清幽还在容光殿,品着御品贡茶,只有墨修才能享用的。

  “今日待得有些久了。”他一向不喜欢去清芫宫,不止因为那里是他的伤心地,还有是先帝在那里,他从来不想见他,却又不杀了他,整整折磨了他十年。

  “你很闲?”墨修斜眤了他一眼。

  “目前……是。”百里清幽笑笑,等下不是了。

  “莨垸说翼城的隆亲王正在私下招兵买马,打算篡位,你去解决。”拿起笔,继续批阅奏折。

  “杀鸡焉用牛刀。”百里清幽摸摸鼻子,摇了摇头,起身走了出去。

  “帝君。”孟诸走了来,“那些乞丐都杀了,华曦公主怎么处置?”

  “送到军营,充当军妓。”

  孟诸福身,退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守着清芫宫的侍卫匆匆来报。“帝君,先帝……殁了。”

  墨修动作一顿,幽深的双眸染了阵阵黑暗,薄唇清启,一句“厚葬”,了结了一位帝王的一生。

  天璟帝十年三月二十日,先帝于行宫驾鹤,葬于皇陵,举国哀恸,歌颂先帝在世时的丰功伟绩。

  墨修站在高高的台阶,看着夕阳渐下,为帝宫镀了一片金黄,风扬起他墨色的衣袍,划开一道孤寂。

  最是高处不胜寒。

  一场雨毫无预兆地冲刷下来,被天圣的铁骑践踏成墟的九央已经不复存在,多少九央百姓颠沛流离,这场雨,却让他们的行路更加艰难。

  这还是在九央国的都城,城池皆被天圣的士兵占领,百姓们等不及天圣人的安顿,生性淳朴的他们,只知道国被灭了,他们不能成为敌人的子民,在他们心里,元容帝是他们的信仰,他为了九央战死沙场,国后为国殉葬,作为子民,他们同样的,以他们的方式,深爱着这个国家。

  一路向北,那里虽然临近天圣,但也有不少安定的地方,九央与天圣的国界,是一大片无边的森林,而天圣,却是从东面进攻九央,不用说,定是处在九央东面的长风国给天圣开了城门,行了方便,容澈也是君子,十万大军横跨长风,却也未对长风下手,一来,帝君没有下令,二来,他看不长风。

  难民,有一名娇小的女子,一身普通的衣裳,手里抱着一个包袱,她头发凌乱,遮住了那张脸,怀抱着一个包袱,轻轻的,根本引不起别人注意。

  华曦小心翼翼地跟着难民们行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眼睁睁看着母后从城楼跳下,九央皇宫的大门被天圣的铁骑践踏,昔日陪她一起长大的堂兄妹都被斩首,暗卫为了保护她离开,把命留在了天圣士兵的刀下……

  这场灾难猝不及防,国这样灭了,她从尊贵的华曦公主,沦落为无家可归的难民。

  前方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土匪来了,快跑啊。”

  一群土匪骑着马快速奔了过来,口哨声,尖叫声,晃着手的刀,一个个仗着一副恶相。众人心一慌,起士兵,那些土匪可是真正的穷凶极恶啊,一时场面混乱,华曦慌张地逃离,不知被谁撞了一下,跌倒在地,娇嫩的手被人踩了一脚,华曦忍痛,欲站起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跑什么?”一声粗犷的声音大喝,看样子是土匪头子,土匪们把难民们包围了起来,手闪着明晃晃的大刀。

  “通通把身值钱的东西交出来,老子放你们一马。”土匪头子出声了,想保命的百姓把身的银两都交了出来,瑟瑟发抖地蹲在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