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十七章
  见帝君并不回答,只是挑了挑眉,她傻了一会儿,将脸扭向一边一脸克制:"你别挑眉,你一挑眉我就有点儿,就有点儿……"

  帝君好奇地继续挑眉:"就有点儿什么?"

  她脸颊绯红,憋了好久才憋出来:"忍……忍不住想亲亲你。[txt全集下载.75txt.

  [章节阅读百度一下爪屋机"

  就见帝君靠过来,声音低沉道:"给你亲。"

  连宋君其人其实并非一个正直仙者,时常做亏心事,但因连宋君从未觉得这些亏心事有什么,因而鲜有良心不安的时候,拿连宋君自个儿的话说,此乃他的一种从容风度,拿连宋君心仪的成玉元君的话说,彪悍的混账不需要解释。

  彪悍的混账连宋君,今日却因良心不安,而略有惆怅和忧郁。

  说起连宋君的惆怅和忧郁,不得不提及东华帝君。

  帝君三人自阿兰若之梦出来后,比翼鸟中有眼色的仙仆们不及吩咐,已鞍前马后为三位收拾好三处就近的卧间。帝君抱着凤九随意入了其中一间,连宋君知情知趣,正要招呼仙仆们不用入内随侍了,却见已然入内的帝君突然又出现在门口:“你进来一下。”

  连宋君有些懵懂,他刻意做出这么个时机,令他二人同处一室说些小话联一联情谊,劫后余生嘛,正是诉衷情的好时候,美人这种时刻是脆弱,稍许温存即可拿下,这种拿美人的关键时刻,他招自己进去做什么?

  连宋君懵懵懂懂进了屋,瞧着和衣躺在床上的美人凤九,愣了一愣道:

  “你在她身上使昏睡诀做什么,我看你们出来后她已有些要醒来的征兆,你担忧她希望她多睡一睡养养精神,我可以理解,但其实睡多了也不大好……”

  帝君边用一双黑丝带扎紧袖口边道:“帮我守一守她,我回来前别让她醒过来。”

  连宋君瞧着他扎紧的袖口道:“你这不是炼丹的装束吗?”关怀道,“难不成凤九她其实染了什么重症?”

  帝君深深看了他一眼:“再咒一句小白身染重症小心我把你打得身染重症。”

  连宋君凑过来仔细瞧了瞧凤九面色:“那你为何……”

  帝君叹息道:“她不想见我,所以阿兰若之梦里同她在一起时我都是假借息泽的身份,但她醒来想起这桩事必定难办,你送过来的老君那瓶丹,此时算是派上了用场。”

  连宋大惊:“你打算喂了她那丹药令她忘记阿兰若梦里的事?”

  东华理了理袖口,淡淡道:“我并不想她将那些事忘了,所以须重炼那瓶丹药,改一改它的功用,将她那些记忆重写一遍,尤其我瞒她那些。”

  连宋木呆呆道:“这就是你想出的法子?”他这种情圣决计想不出如此粗暴直接的法子,一时震惊得言以对,好半晌方回过神来道:“虽然同她坦白有些冒险,但候她醒来你老老实实坦白求她宽恕才是治本之法,你这样,若她终有一日晓得真相岂不是加难办?你多想想。”

  帝君抬手揉了揉额角:“我召了天命石,天命石说我们缘薄,经不得太多折腾。小白她在我的事情上……一向有些纠结,此时若让她想起我在阿兰若之梦里瞒了她,后头不晓得会闹出什么来,唯独这件事我不敢冒险,思来想去还是此法好。”

  连宋长叹道:“早知如此,那个梦里你就不该扮息泽哄她。”又调侃道,“瞧着她同你扮的息泽亲近起来你就没有横生醋意?”

  东华皱眉而莫名道:“为何我要生出醋意,不过假借了息泽一个身份罢了,我还是我,她再次爱上我难道不是因为她此生非我不可吗?”

  连宋干笑道:“你说得是。”

  帝君话罢利落出门,徒留连宋君坐在床边叹息,要紧时刻太过瞻前顾后说不准误了大事,直来直往确然是帝君的作风,不过他今次这个决断,连宋心中却隐约有些担忧。诓骗小狐狸之事,如今他也算半个帮凶。连宋君往床上忧郁一看,复又惆怅一叹。小狐狸纯真和善,诓她其实有些下不了手。但不诓帝君就会对他下手,下的必定还是重手。诓耶,不诓耶?还是诓罢。

  凤九睁眼时已经入夜,外半轮清月照在房中一个温泉池里,水光微漾,如同鱼鳞,鼻息间袭来清淡花香,借着月光仰头一观,原是床帏旁以丝线吊了个漆板,上头坐镇一盆怒放的摩诃曼殊沙华。若她没有记错,这仿佛是梵音谷中女君为帝君安置的行宫,他们这是,回来了?

  凤九望着头顶火红的曼殊沙华发了半日呆,是了,帝君为姬蘅换了频婆果,她盗果时坠入了阿兰若之梦,帝君追来救她,还亲了她,同她说了许多温存话,她就原谅了帝君,后来她的魂不晓得为何入了阿兰若的壳子,而帝君不知为何成了息泽,阿兰若和息泽原本便是夫妻,她同帝君就做了夫妻,帝君给她编花环,带她过女儿节,领她垂钓,陪她赏花,湿透的长发,荷叶下的亲昵,帝君的吻……凤九瞬间清醒了,半晌,喃喃道:“其实是在做梦吧……”

  感到身旁有什么动了一下,迟钝地转身,清淡的月光下却正对上一张脸。

  帝君的睡颜。凤九的心漏跳一拍。或者其实并没有做梦,只是她藏在心底深的渴望,论说多少次要放弃却始终不能放弃的渴望竟化作现实,一时不能习惯,所以每每午夜梦回时总是恍然梦中?

  帝君爱侧着睡,爱将头发睡得凌乱,她嘴角就抿出个笑来,伸手理顺他额前的乱发,缓了缓,纤白的手指顺着额饰又滑落到他肩后的银发。

  是了,是真的。

  她睡不着,静静看着他的睡脸,心中突然就变得柔软,探身亲在他的嘴角,贴了会儿,就见他睁开还有些模糊的双眼,她的唇仍靠在他唇边,轻声问他:“醒了?”

  他看了她一阵,复又闭上眼睛,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头埋在她肩上,模糊道:“还有些困,等我缓缓。”

  他的气息在她耳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