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八章
  苏陌叶润了口茶入嗓,道:“你略想想,若愿帮我这个忙,劳茶茶给我传个信。[抓^机^^屋”

  天阴有雨,小雨淅沥下了一个时辰零三刻。未时末刻,有信自前府来,陌少斜倚栏,听雨煮茶,拎着信角儿将信纸懒懒在眼前摊开,瞧着纸片上凤九几个答允的墨字,脸上浮出个意料之中的笑容。

  此境到底是谁造出,苏陌叶曾疑过沉晔,但此君待凤九扮的阿兰若在行止间同从前并什么大分别,若果真是沉晔所造,按他在阿兰若往生后的形容,能重得回她,即便是个假的,也该如珠如宝地珍重着,这么一副不痛不痒漠不关心的神态,倒是耐人寻味。

  再则帝君已有几日不见,他老人家的行踪虽向来不可捉摸,但消失得如此彻底,却并非一件常事。帝君在谋什么大事陌少自觉不敢妄论。近几日帝君似乎用他用得趁手,时常在他肩上排一些重任,晚一日晓得帝君的谋划,算是落几天心安少几天头疼。

  他私心盼帝君他好消失得久一些妨。

  另一厢,自打送出信后,凤九就很惆怅。

  在陌少的回忆中,阿兰若空手握白刃握得何等的云淡风轻,撕袖子又撕得何等的潇洒意气。凤九寻了把同传说中的圣刀有几分形似的砍柴刀,在手上比了比,刀未下头皮先麻了一层,又演练了一遍单手撕袖子做绑带的场景,手都红了袖子却连个边角也没损。

  凤九觉得,阿兰若是真豪杰,但她是真纠结。那么,若是提前把血放出来,拿个口袋盛着,待她上灵梳台救人时,啪一声直接将血包扔到刀身上,这样行不行呢?会不会显得很突兀呢?

  她日思夜想,自觉憔悴。

  橘诺的大刑定在四月初七。

  四月初二,凤九夜观星象,嘘声叹气,三垣二十八宿散落长天,太微垣中见得月晕,她的星相学虽只学得个囫囵,大约也晓得此乃是赦罪之兆,略放宽心。

  心宽后忽省得陌少这篇戏本子里,息泽神君亦是个重角色,从前乃是因他没有下山,由得阿兰若在上君跟前胡乱编派,但此回息泽时时在上君跟前晃荡,编胡话前,她是否需先同他知会一声?

  息泽神君,他近日是在何处来着?

  正沉思间,忽然遥见得天边乍现一道银蓝的光阵,凤九早晓得这个世界有边有界,天边自然也不会是真正的天边,瞧这个方向,像是白露林旁的水月潭。

  水月潭于原来的梵音谷而言,是唯有女君得以前去泡温泉的禁地,此境中的水月潭,却是连王族也不能涉足之所,愈加的神秘。陌少提过一两句,说水月潭就像是连着现世与创之世的一个通道,既不循现世的法则,也不遵创这个世界的法则束缚,是个险地,亦是个混乱之地。

  既然是这样的地方,此时却陡现光阵,虽只那么一瞬,亦大不寻常。

  陌少有句话点评凤九点评得中肯:好奇心甚重。一个声诀捻起,不过顷刻,这个好奇心甚重的少女已端立在白露林里水潭中间的一块巨石上。

  刚站稳,不及将四周瞟上一眼,听闻背后蚊子哼哼的一个声儿:“姑娘,姑娘,你挡着我了,麻烦站开些。”

  凤九吓一跳,回头一望,几步外伞大的莲叶结成一串,似盾牌般竖立在水潭旁,翠绿翠绿的极为扎眼且刺眼。提醒她的声儿就是从那后头传来。

  凤九几步过去,揭开其中一张莲叶。叶子后头出现一张小童的脸,惊叹地和她对视了片刻,立刻往旁边让了让,羞赧道:“方才没有瞧见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姊姊,来来你坐我旁边,近这一排的好位置都被占完了,幸亏我人长得小可以给你挪个位置出来……”

  凤九其实没有搞懂这是在做什么,但一看有位置,本着一种占便宜的心态,顺其自然地就坐了。左右绵延一望,果然都挤满了小童,每个人手里头皆扶立着个荷叶柄挡着自己,虔诚地望着高空。

  凤九伸手了眼前的荷叶:“你们立这个是做什么?”

  身边的小童子极为热心道:“这个嘛,这是一种隐蔽,潭里栖息的一尾猛蛟老爷正同一个厉害神仙打架,打得可好看了,我们阖族的小鱼精都跑出来看热闹,撑个荷叶得被猛蛟老爷注意到,呵呵……”

  凤九抽了抽嘴角,猛蛟老爷它直到现在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扎眼的荷叶阵真是太不容易了,心中对方才所见的光阵因何而来有了个谱,诚恳求教道:

  “不知在此收蛟的却是哪位神君?这尾猛蛟……猛蛟老爷又是犯了什么样的大错?”

  小童子递给凤九一把煮毛豆,挨着她又坐近一些,手指朝着前头的水月潭一比画道:“是这样的,这个潭底有一个储着许多灵气的冰棺,冰棺里头睡了一个美人,我在下面玩的时候都看到过。冰棺里的灵气有时候会流出来,就引来了住在水潭另一头的猛蛟老爷,因为护卫这口冰棺的法术施得很高超,猛蛟老爷起先只敢躲在周围分食一些跑出来的灵气,后头觉得不过瘾,就想打破冰棺将灵气部放出来。那天猛蛟老爷不行运,撞冰棺的时候正好被这个厉害的神仙路过遇到,就同它打了起来,已经打了两天了。

  他们现在可能是在前头些的水里头打所以看不到,一会儿还会冒出来的。

  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吃点儿煮花生和煮毛豆……”说着又递给凤九一把毛豆。

  凤九剥着毛豆,觉得潭底睡了个人这桩事还挺稀奇,但此时却不安,待打架的那二位从水里头冒出来后倒是可以下去一观。

  嘴里头嚼着味的毛豆,凤九叹息小鱼精们其实挺懂享受。坐了人家的位子还吃了人家的豆,不了在厨艺上提携他们一两句:“你们族里有七香草没有?晒干磨粉拿个小罐封好,往后煮花生毛豆抑或是炒瓜子板栗都可以往里头勾一两勺,味道比现在这个好。”

  小童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头盛满了钦佩和仰慕,诚恳地受了教。

  不过片刻,远处果然有水浪冲天而起,带得他们眼前的荷叶都晃了一晃,正好晃出个缝隙来,凤九趁势将攒在身旁的毛豆壳扔出去。小童子一只手稳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