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二章
  凤九不晓得自己在睡梦中沉浮了多久。[txt全集下载

  “本阅读*百度搜索*”

  虽然灵台浑浑然不甚清明,但偶尔也有一些知觉。

  她似乎被谁抱着。

  她心中觉得自己该晓得抱住她的人是谁,却不明白为何想不起来。鼻息间隐隐然飘入一丝白檀香,此香亦令她觉得熟悉。但这种熟悉却似隔了层山雾,令她疑惑。

  稳稳地被抱了一阵子后,似乎辗转被放到一个柔软的处所。她觉得这样躺着舒服些,懒懒随抱着她的那双手折腾。

  因大多时候意识含糊着,且身体上的痛楚是一阵儿一阵儿来,寻常只感到疲累力并甚疼痛,这么躺着便正合她的意,还算舒心。

  但总有疼痛袭来且一时难忍的时候,她不大经痛,料想痛得狠了也曾嚷过。每当痛到深处时,总有一只手稳稳地将她扶起来靠着,一勺一勺喂给她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血腥味甚浓,不大好喝,但一入喉疼痛就少许多,她觉得应该是个好东西。

  她被呛着时,会有人轻缓地拍她的背;躺得不安稳时,会有人握住她的手;哼哼时,就有人将她搂在怀中。所以她经常哼哼,没事儿也哼哼,想起来就哼哼。

  灵台稍有些许清明,她便在脑中尽力思索照顾自己的人应是谁,这个照顾的手法很细致,她觉得他很有前途。但每当此时,脑中却又开始含糊。

  时光若流华,寸寸流逝,悄然声。她的神思总有些颠三倒四,眼前开始烟云一般地掠过许多熟人。后,定格在一位身着华服风姿婉约的贵妇人身上。这个贵妇人,是她娘亲的娘亲,她的姥姥伏觅仙母。她有些昏头。

  姥姥她老人家此时正坐在家中的小花厅里同娘亲议论着什么。

  她的这个姥姥伏觅仙母,一向瞧着虽然十分温和可亲,但实在是位厉害又好计较的仙母,平生大事是将膝下几个女儿都嫁得好人家。在她的周计较下,膝下七个女儿的确一不嫁得稳妥,着实是位人生赢家。但嫁完女儿后,这位仙母却开始时常地感到人生寂寞如雪的空虚。

  空虚了一两千年,有一天,凤九她姥爷做寿,她爹携他们家回去给丈人贺寿。她爹领她到伏觅仙母跟前敬茶,敬得这位站在人生赢家制高点高处不胜寒的仙母顿时欣喜地发现,她大的这个外孙女凤九,今年已经有三万多岁了。

  这个年纪,差不多可以开始给她找个婆家了。

  从此仙母她老人家又找到了的人生追求,来大女儿家做客做得异常殷勤。

  凤九躲在小花厅的外头,竖起一双耳朵,听她姥姥同她娘亲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听姥姥道:“九儿的姻缘嘛,为娘之所以这么早做打算,是要帮她好好地挑拣挑拣。我们九儿这样的容貌和性情,必定要嫁个三代以上的世家子弟。不过世家子弟中,也并非个个能耐,譬如前阵子你二妹夫同我举荐的南海水君的小儿子,相貌倒是俊,家世也尚可,但手中却没握着什么实职,委实是桩遗憾。为娘心中觉得,配得上九儿的,必定要是个手握重权的世家子,这才是有前途。再则,那种武将为娘也不大喜欢,譬如你四妹夫那样的。虽然你四妹夫也算位高权重,不过,这桩婚事却一直是为娘的一块心病。当日,唉,当日若非你四妹妹绝食相逼非他不嫁,为娘怎会将好好一个孩儿送到一介莽夫的手中。武将嘛,成天打打杀杀,哪里晓得怜惜疼惜人,你是九儿的娘,你便不能再犯为娘这种过错,此后同九儿相交得深的但凡有武将,你都须多留一个心眼。此外还有一桩也极重要,所谓姻缘良配,我们九儿长得这样好,自然也需寻个相貌同她一径登对的,将来生出的小崽才冰雪可爱,不辱没咱们赤狐族和九尾白狐族的声名。

  为娘此时大约只能想到这么些,都很大略,细致的待为娘回去再行考虑考虑。”

  凤九她娘在一旁称赞她姥姥考虑得很是,她们必定照着她老人家的旨意帮凤九寻觅良婿,她老人家勿要忧心如何如何。

  姥姥和娘亲的一番话,如千斤重石积压在凤九的心头,她蹒跚着蹑手蹑脚离开小花厅,一路上感到头上顶了座山似的昏重。

  她心仪的东华帝君,虽然白手起家身居高位,却并非三代以上的世家,姥姥一定不喜欢。帝君他早年虽手执大权,却早已避入太晨宫不理世事,如今已未曾握得什么实权,姥姥一定又不喜欢。帝君打架打得甚好,好得许多次他统领的战事都录入了神族典册供后世瞻仰,比四姨夫那种纯粹的武将都不知武将了几多倍,姥姥一定加的不喜欢。

  帝君他除了脸长得好看以外,恐怕在姥姥的眼中简直一可取,这,可如何是好。

  游廊外黄叶飘飘,秋风秋树秋送愁,送得她心胸限愁闷。她萧瑟地蹲在游廊外思索,靠父君向一十三天太晨宫说亲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了,追求东华帝君这个事情,还是要实打实地靠自己啊。

  一时又变换成另一个场景,凤九却并未想到方才是梦,反而感到这场景的转换极其正常。只是含糊地觉得,方才的事应是过了许久,是许久前发生之事。

  不过,都忘了,那才是当年央司命将自己度进太晨宫的始源啊。若不是东华他不合家里人为她择婿的条件,若那时候将思慕帝君之事让家里人晓得,再请父君去九重天同东华他说亲,不晓得今日又是一番什么局面。

  心中浮现今日这个词,她觉得这个词有些奇怪,今日今日,自己似乎不大满意今日之状,不过,今日却是何等模样?今日此日,究竟是何夕何日?

  她迷茫地望向四周,场景竟是在一张喜床上。红帐被,高凤烛,月光清幽,虫鸣不休。哦,今日,是她同沧夷神君的大婚。

  父君他挑来挑去,后挑中了这个织越山的沧夷神君做自己的夫婿。

  她忆起来,她当然不满父君择给自己这个夫婿,前一刻还站在轿门前同老爹一番理论,说既然他这么看得上沧夷,不如他上喜轿自嫁了去又何必迫她。一篇邪说歪理将她老爹气得吹胡子瞪眼,愣是拿捆仙索将她捆进了轿子。

  然,仅是一刻而已,她怎么就躺在了沧夷的喜床上?她依稀觉得自青丘来织越山的一路上,应该还发生了一些可圈点之事,此时却怎么像是中间这一段省了?

  她第一次有些意识到,或许自己是在做梦。但所知所觉如此真实,一时也拿不大准。烛火一摇,忽闻得候在门外的小仙童清音通报:“神君仙临。”

  洞房花烛夜仙临到洞房的神君,自然该是沧夷。凤九吓了一跳,她并不记得自己曾同沧夷拜过什么天地,这就,洞房了?惊吓中生出几分恐慌,仓皇间从头上胡乱拔下一根金簪,本能地合眼装睡。簪子锋利,她心中暗想,倘若沧夷敢靠近她一步,今夜必定让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