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六章 (二)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池畔荷风微凉,软宣上歪七竖八地已经躺了半篇或图或字,连起来有几句竟难得的颇具文采,像什么“夜来风色好,思君到天明”,就很有意境。煦旸这么多年虽一直不解风情,但也看出来,这是篇情诗,开篇没有写要赠给谁,不大好说到底是写给谁的。

  煦旸手一抬,将那半篇情信从石案上利落地抽了起来,闽酥正咬着笔头苦苦沉思下一句,一抬头瞧见是他,脸腾地绯红,本能地劈手就要去抢,没有抢到。

  和风将纸边吹得微微卷起,煦旸一个字一个字连带猜地力扫完,沉吟念了两句:“床前月光白,辗转不得眠。”停下来问他:“写给谁的?”

  平时活泼得堪比一尾野猴子的闽酥用心地垂着头,耳根绯红,却没有答他这个话。

  煦旸了然:“写给姬蘅的?”

  闽酥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煦旸在他面前继续站了一站,瞧着他这个神似默认的姿态,慢慢地,怒了。这个小侍卫居然还是喜欢上了他的妹妹,从前竟然没有什么苗头。他思忖着,难道是因过去没有遇到什么波折来激一激他?而此回自己给姬蘅定下四海八荒一等一的一门好亲,倒将他深埋多年未察的一腔情给激了出来?瞧这个模样,他一定是已经不能压抑对姬蘅的情了罢,才为她写出这么一封情信来,当然,姬蘅是多么惹人喜爱的一个孩子,论如何是当得起这封情信的……煦旸烦乱地想了一阵,面上倒是没有动什么声色,良久,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两天后,燕池悟于符禹之巅同东华单挑的消息在寂寞很多年的南荒传开,一来二去地传到姬蘅耳朵里。姬蘅的心中顿生愧疚,在一个茫茫的雨夜不辞而别,独自跑去符禹山劝架了。姬蘅离家的后半夜,几个侍卫闯进闽酥的房中,将和衣躺在床上发呆的他三下五除二一捆一绑,抬着出了宫门。

  煦旸在水镜这头自己同自己开了一盘棋,一面琢磨着棋路,一面心不在焉地关注镜中的动向。他瞧见闽酥起初其实并未那么呆傻地立着任侍卫们来拘,而是伶俐地一把取过床头剑挡在身前同众人拉开阵势,待侍卫长一脸难色地道出“是君上下令将你拿往白水山思过”这个话时,他手中的宝剑才不稳地掉落在地上,哐地一声,令在站的其他侍卫们得着时机蜂拥而来将他一顿五花大绑。在闽酥束手就擒的这个过程中,煦旸听见他落寞地问侍卫长:“我晓得我犯了错,但……君上他有没有可能说的不是白水山?”侍卫长叹了一口气:“君上吩咐的确然是白水山。”听到这个确认,闽酥垂着头不再说话,煦旸从各个角度打量水镜也打量不出他此刻的表情。只是在被押出姬蘅的寝宫时,煦旸瞧见他突然抬头朝他平日议政的赤宏殿望了一望,一张脸白皙得难见人色,眼神倒是很平淡。

  将闽酥暂且关起来,且关在白水山,做出这个决定,煦旸也是了一番思量。说起来,四海八荒之间,为广袤的土地就是魔族统领的南荒,次广袤的乃是鬼族统领的西荒。像九尾白狐族统领的青丘之国,下辖的以东荒为首的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五荒,总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个南荒大。天族占的地盘是要多一些,天上零级大神/19181/的三十六天、地上的东西南北四海并北荒大地都是他们辖制,不过天族的人口么也的确是要多一些,且年年四海八荒神仙世界以外的凡世修仙,修得仙身之后皆是纳入天族,他们的担子也要沉一些。然而,虽然魔族承祖宗的德占据了四海八荒之间为广袤的一片大陆,方便统辖,但这块大陆里头穷山恶水也着实不少,譬如白水山就是其中为险恶的一处。来了就跑不脱的一座山,是附近的村落对这座山的定位。此山山形之陡峻,可说壁立千仞四面斗绝,山中长年毒瘴缭绕,所生草木差不多件件含毒,长在其间的兽类因长年混迹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中,脾性也变得十分暴躁凶残。谁一旦进了这座山,不愁找不到一项合适自己的死法,实乃一片自杀的圣地。是以闽酥听说煦旸要将他拘往白水山,脸色灰败成那个模样,也不是没有原因。

  其实思过这等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