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三章 (四)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热门remenxs.com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此后,每日一大早,东华都体贴地送过来一尾肥鲤鱼,难得的是竟能一直保持那么难吃的水准。凤九心里是这么想的,她觉得东华向来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仙,若自己不吃,驳了他的面子,他面上虽瞧不出来,闷在心里成了一块心病又委实愁人。但老是这么吃下去也不是办法,东华对她的误会着实有点深。

  一日泰山奶奶过来拜访,碰巧她老人家也有只灵宠是头雪狐,凤九很有机心地当着东华的面将一盘鱼分给那雪狐一大半。小雪狐矜持地尝了小半口,顿时伸长脖子哀嚎一声,一双小爪子拼命地挠喉咙口,总算是将不小心咽下去的半块鱼肉力呕出来。

  凤九怜悯地望着满院子疯跑找水涮肠子的小雪狐,眨巴眨巴眼睛看向东华,眼中流露出:“我们狐狸的口味其实也是很一般的,我每餐都吃下去,是为了你!”的强烈意味。座上添茶的东华握住茶壶柄许久,若有所思地看向她,恍然:“原来你的口味在狐狸中也算是特别。”凤九抬起爪子正想往他的怀中蹭,傻了片刻,绝望地踉跄两步,经受不住打击地缓缓软倒在地。

  又是几日一晃而过,凤九被东华的厨艺折腾得掉了许多毛,觉得指望他主动发现她的真心已实属困难了,她需寻个法子自救。左右寻思,为今除了和盘托出再没什么别的好办法,已想好用什么肢体语言来表述,这一日就要鼓起勇气对东华的肥鲤鱼慷慨相拒了。不经意路过房,却听到事过来坐坐的连宋君同东华聊起她。她并不是故意偷听,只因身为狐狸,着实多有不便,比如捂耳朵,不待她将两只前爪举到头顶,半掩的房门后几句闲话已经轻飘飘钻进她的耳中。

  先是连宋:“从前没有听说你有养灵宠的兴趣,怎的今日养了这么一头灵狐?”

  再是东华:“它挺特别,我和它算是有缘。”

  再是连宋:“你这是诓我罢,模样好的灵狐我不是没见过,青丘白家的那几位,狐形的原身都是一等一的几位美人,你这头小红狐又有什么特别?”

  再是东华:“它觉得我做的糖醋鱼很好吃。”

  连宋默了一默:“……那它确实很特别。”

  一番谈话到此为止,房门外,凤九忧郁地瞧着爪子上刚摸到的掉下来的两撮毫毛,有点伤感又有点甜蜜。虽然许多事都和初设想不同,东华也完没有弄明白她的心意,但眼下混沌重生君临异界/23488/这个情形,像是她对他厨艺的假装认可,竟然博得了他的一些好感么?那,若此时她跳出去告诉他一切都是骗他的……她打了个哆嗦,觉得论如何,这是一个美好的误会,不若就让它继续美好下去。虽然再坚持吃他做的鲤鱼有可能身的毛都掉光,又有什么关系,就当是提前进入换毛季了吧。

  没想到,这一坚持,就坚持到她心灰意冷离开九重天的那一夜。

  凉风袭人,一阵小风上头,吹得凤九几分清醒。虽然三万多岁在青丘着实只能算个小辈中的小辈,但经历一些红尘世情,她小小的年纪也了悟了一些法理,譬如在世为仙,仙途漫漫,少不得几多欢笑几多遗憾,讨自己开心的就记得长久一些,不开心的记恨个一阵子也就可以了,如此才能修得逍遥道,得自在法门。从前在太晨宫其实不开心时远比开心多许多,此情此境,终想起的都是那些令自己怀念之事,可见这个回忆大部分是好的,大部分是好的,那它就是好的。

  两三步跃到六角亭上,试了试那只许久以前就想坐坐看的水晶凳,坐上去却觉得也不是想象中那样的舒适。她记得东华时常踞在此处修撰西天梵境佛陀处送过来的一些佛经,那时,她就偎在他的脚边看星星。

  九重天的星星比不得青丘有那美人含怯般的朦胧美态,孤零零挂在天边与烙饼摊卖剩的凉饼也没多少区分,其实并没有什么看头。她不过借着这个由头装一副乖巧样同东华多待一些时辰,他的叔伯们是怎么诓她的伯母和婶婶她清楚得很,想着等自己能够说话了,也要效仿她两个有出息的叔伯将东华他诓到青丘去,届时她可以这么说:“喂,你看这里的星星这么大,凉凉的一点不可爱,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一晃百年指一挥,这句有出息的话也终归是没有什么机会说得出口。

  夜到子时,不知何处传来阵三清妙音,半天处捎上来一轮朗朗皎月,星子一应地沉入天河,她撑着腮望着天边那一道泠泠的月光,轻声地自言自语:“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回神来自己先怔了一怔,又摇摇头笑了一笑,那句话被悠悠夜风带散在碧色的荷塘里,转眼便没影儿了,像是她坐在那里,从没有说过什么。

  几株枝叶相覆的阎浮提树将月亮门稀疏掩映,地上落了几颗紫色的阎浮子,东华操着手懒洋洋靠在月亮门旁,身上着的是方才入睡的白色丝袍,外头松松搭了件长外衫。他原本是想瞧瞧她打算如何逃出去,才一路跟着她到得这园林,原以为她是慌里慌张寻错了路,谁成想她倒很有目标地挖了他一棵草药,又将园中每一样小景都端详一番,表情一忽儿喜一忽儿悲的,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东华抬眼,瞧见紫色的睡意从自己的房中漫出,片刻已笼了大半个太晨宫,似一片吉云缭绕,煞是祥瑞。他觉得,这丫头方才施给他那几个昏睡诀的时候,一定将吃奶的力都使出来了。东南方向若有似的几声三清妙音也渐渐沉寂在紫色的睡意中,施法的人却毫察觉,大约想心事想得着实深。顷刻,过则睡倒一大片的紫气渐渐漫进园林,漫过活水帘子,漫过高高耸立的红叶树,漫过白檀六角亭……东华在心中默数了三声,啪,对着月亮想心事的姑娘她果然被轻松地放倒了……

  撩开阎浮树几个枝桠,东华慢条斯理从月亮门后转出来,园中所见皆静,连菩提往生的幽光都较往常暗淡许多。到得亭中,千年白檀木的木香也像是沉淀在这一方小亭不得飘散。他低头瞧她趴在白水晶桌子上睡得一派安详,不禁好笑,被报应到自己施的术法上头还如此知觉,普天之下,就数她了,难怪听说她爹白奕上神日日都在寻思如何给她招个厉害郎君。

  他伸手捏个小印朝她身上轻轻一拂,将她重变做一张罗帕,揣进怀中从容地绕出这睡意盎然的小园林。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观看小说,跟官同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