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三章 (三)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了不惊扰东华,凤九谨慎地至始至终未现出人形。想要破帐而出,若是人形自然容易,奈何作为一张罗帕却太过柔软,撞不开及地的纱帐。低头瞧见东华散在玉枕上的银发,一床薄薄的云被拦腰盖住,那一张脸论多少年都是一样的好看,重要的是,貌似睡得很沉。以罗帕的身姿,除了开自身五感,她是使不出什么术法助自己逃脱的。办法也不是没有,比如变回原身的同时捏一个昏睡诀施给东华,但不被他发现也着实困难,倘若失败又该如何是好。

  她思考一阵,夜深人静忽然胆子格外地大,想通觉得能不丢脸固然是好,但丢都丢了,传出去顶多挨她父君一两顿鞭子,长这么大又不是没有挨过鞭子,偶尔再挨一回,权当是回顾一番幼时的童趣。想到此处,胸中一时涌起豪情,一个转身已是素衣少女模样,指尖的印伽也正正地轻点在东华额间。他竟没什么反应。她愣愣看着自己的手,料不到竟然这样就成功,果然凡间说的那一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有些来由。

  五月的天,入夜了还是有些幽凉,又是一向阴寒的太晨宫。凤九撩开床帐,回身再看一眼沉睡的东华,权当做好事地将他一双手拢进云被中,想了想,又爬过他腰际扯住云被直拉到颈项底下牢牢盖住。做完了起身,不料自己垂下来的长长黑发却同他的银发缠在一处,怎么也拉不开,想着那术法也不知能维持多久,狠狠心变出一把剪子将那缕头发绞下来,不及细细梳理,已起身探出帐帘。但做久了罗帕,一时难得把握住身体的平衡,歪歪斜斜地竟带倒床前的屏风,唏哩哗啦忒大一阵响动,东华却还是没有醒过来。凤九提心吊胆一阵,又感觉自己法术很是精进,略有得意,继续歪歪斜斜地拐出房门。

  迈出门槛,忽然省起来一事,又郑重地退后两步,对着床帐接二连三施了好几个昏睡诀,直见到那些紫色的表示睡意的气泽已漫出宝蓝色的帐帘,连摆放在床脚的一株吉祥草都有些恹恹欲困,才放心地收手关了房门,顺着回廊一拐,拐到平日东华爱打发时间的一处小花园。

  站在园林中间,凤九长袖一拂,立时变化出一颗橙子大的夜明珠,借着光辉匆匆寻找起当年种在园中的一簇寒石草来。

  若非今夜因为种种误会进入太晨宫,她几乎要忘记这棵珍贵的寒石草,根茎是忘忧的良药,花朵又是顶级的凉菜作料。当年司命去西方梵境听佛祖说法,回来的时候专程带给她,说是灵山上寻出的四海八荒后一粒种子了。可叹那时她已同魔族做了交易,以一头狐狸的模样待在东华身旁,一届狐狸身没有什么荷包兜帽来藏这种子,只能将它种在东华的园子里头。但还没等寒石草开花结果她已自行同东华了断因缘离开了九重天,今日想来当日伤怀得竟忘了将这宝贝带回去,未十分肉痛,于是亡羊补牢地特地赶过来取。

  寻了许久,在一个小花坛底下找到它,挺不起眼地扎在一簇并蒂莲的旁边,她小心地尽量不伤着它根茎地将它挖出来,宝贝地包好搁进袖子里,忙完了才抬头好好打量一番眼前的园林。当年做侍女时,被知鹤的禁令框着,没有半分的机会能入得东华御用的这个花园,虽然后来变成一头灵狐,跟在东华身零级大神/19181/边可以天天在这里蹦跶撒欢儿,但是毕竟狐狸眼中的世界和人眼中的世界有些差别,那时的世界和此时又有些差别。

  凤九眯着眼睛来回打量这小园林。园林虽小却别致,对面立了一方丈高的水幕同别的院子隔开,另两面砖砌的墙垣上依旧攀的菩提往生,平日里瞧着同其他圣花并没什么不同,夜里却发出幽幽的光来,花苞形如一盏盏小小的灯笼,瞧着分外美丽,怪不得又有一个雅称叫明月夜花。园林正中生了一株直欲刺破天穹的红叶树,旁边座了方小荷塘,荷塘之上搭了顶白檀枝桠做成的六角亭。她叹了一叹,许多年过去,这里竟然没有什么变化。偏偏,又是一个回忆很多的地方。

  凤九并不是一个什么喜爱伤情的少女,虽然思慕东华的时候偶尔会喝个小酒遣怀排忧,但自从断了心思后连个酒壶边也没沾过,连带对东华的回忆也淡了许多。可今日既到了这么一个夙缘深刻的地方,天上又颇情调地挂了几颗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