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三章 (一)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热门remenxs.com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次日大早,凤九揉着额角从庆云殿的寝殿踱步出来,手里还握着件男子的紫色长袍,抖开来迷迷糊糊地问团子:“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团子正坐在院中的紫藤架下同他的一双爹娘共进早膳,闻言咬着勺子打量许久,右手的小拳头猛地往左手里一敲,恍然大悟地道:“那是东华哥哥的外衣嘛!”

  他爹夜华君提着竹筷的右手顿了顿,挑眉道:“我小的时候,唤东华一声叔叔。”

  团子张大嘴,又合上,垂着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着算辈分去了。

  凤九愣在那儿,看了看手中的紫袍,又踏出门槛仰头去望殿门上头的是不是“庆云殿”三个字,又将目光转回团子身上,结巴着道:“怎、怎么回事?”

  白浅正帮团子盛第二碗粥,闻言安抚地道:“不是什么大事,昨夜你喝醉了,东华他做好事将你送回来庆云殿,但你醉得狠了握着他的衣襟不肯放手,又叫不醒,他没法只好将外衫脱下来留在这儿。”

  凤九想了想,开明地道:“他约莫就是个顺便,不是说不清的事,也还好,损我的清誉,也损他的清誉。”

  白浅欲言又止地看着她,沉吟道:“不过,你也晓得,东华不能留宿在庆云殿,外衫脱给了你,他也不太方便,再则庆云殿中也没甚他可穿的衣物,团子便来我这里借夜华的。”

  凤九点头道:“这也是没错的。”说着就要过来一同用膳。

  白浅咳了一声,续道:“我……睡得深了些,团子在院子里,嚷的声儿略有些大,怕是整个洗梧宫都听到了……”

  凤九停住脚步,转回头看向团子:“你是怎么嚷的?”

  团子嘟着嘴道:“就是实话实说啊。[热门.remenxs.”

  凤九松了口气。

  团子情景再现地道:“东华哥哥抱着凤九姐姐回庆云殿,凤九姐姐拉着他不让他回去,东华哥哥就陪了她一会儿,对了,还把衣裳脱了,但是他没有带可以换穿的,我就来找父君借一借,娘亲,父君他是不是又在你这里~~~~~”摊了摊手道:“我就是这样嚷的。”

  凤九直直地从殿门上摔了下去。

  两百多年来,自凤九承了她姑姑白浅的君位,白奕上神嫁女的心便一日比一日切。为人的君父,他担忧凤九年纪轻轻即为女君,在四海八荒间镇不住什么场子,一心想给她相个厉害的夫君,好对她有一些帮衬。

  白奕对九重天其实没甚好感,只因她这个女儿在青丘已是打遍天下敌手,不得已,才只好将挑选乘龙婿的眼光放到天上来。由是趁着白浅的大婚,勒令了凤九一路随行,且要在天上住够一个月,明里是彰显他们娘家人的殷勤,暗地里却是让白浅照应照应这个侄女儿的红鸾星。自以为如此便能令凤九多结识一些才俊,广开她的姻缘。

  凤九在天上稀里糊涂住了一月,红鸾星依旧尘,带孩子的本事倒是有飞速长进。掰着指头一算,还有三日便该回青丘,自觉不能虚度光阴,该趁着这仅有的几日再将九重天好好地逛一逛。遂携了团子,一路杀去风景好的三十三喜善天。

  天门后的俱苏摩花丛旁,正围了一圈小神仙偷偷摸摸地开赌局,拜宝月光苑赐宴那夜团子的一声嚷,几日来凤九一直注意零级大神/19181/着躲是非,不大敢往人多的地儿扎堆,却掩不住好奇,指使了团子乔装过去打探,自己则隐在一株沉香树后头挥了半匹丝绢纳凉。

  她纳凉的这株树乃是这片沉香林的王,已有万万年寿数,尤其的壮硕茂盛。

  好巧不巧,正是东华帝君平日的一个休憩之所。

  好巧不巧,今日东华正斜坐在树冠的荫蔽之处校注一本佛经。

  好巧不巧,一阵和风吹过,拂来浓郁沉香,熏得凤九打了个喷嚏,正提醒了曲膝斜翻经卷的东华,略将经挪开一点,微微垂眼,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她一向神经粗壮惯了,未有半分察觉,还在一心一意地等着团子归来。

  不时,前去赌局打探的团子蹭蹭蹭如一阵旋风奔回来,叉着小肥腰狠狠喘了两口气,急急道:“这回赌的是个长线,在赌东华帝君哥哥……呃,叔叔,呃,爷爷”对着称呼好一阵纠结:“在赌他将来会娶你还是娶知鹤公主做帝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