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读吧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一章 (四)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对面的赤焰兽又喷来一柱熊熊烈火,她暇它顾,正要躲开,谁的手却将她轻轻一带。

  那剑风擦着她的衣袖,强大得具体出形状来,似一面高大的镜墙,狠狠地压住舔向她的巨大火舌,一阵银光过后,方才还张牙舞爪的熊熊烈火竟向着赤焰兽反噬回去。

  愣神之间,一袭紫袍兜头罩下,她挣扎着从这一团干衣服里冒出来,见着青年执剑的背影,一袭紫衫清贵高华,皓皓银发似青丘冻雪。

  那一双修长的手,在太晨宫里握的是道典佛经,在太晨宫外握的是神剑苍何,论握什么,都很合衬。

  承天台上一时血雨腥风,银光之后看不清东华如何动作,赤焰兽的凄厉哀嚎却直达天际,不过一两招的时间,便重重地从空中坠下来,震得承天台结结实实摇晃了好一阵。

  东华收剑回鞘,身上半丝血珠儿也没沾。

  知鹤公主仍是靠着马车辕,面色一片惨白,像是想要靠近,却又胆怯。

  一众的舞姬哪里见过这样大的场面,经历了如此变故,个个惊魂未定,有甚者按捺不住小声抽泣。

  迷谷服侍着凤九坐在承天台下的石椅上压惊,还不忘尽一个忠仆的本分数落:“你这样太乱来了,今日若不是帝君及时赶到,也不知后果会如何,若是有个什么万一,我是万死不足辞的,可怎么跟姑姑交代。”

  凤九小声嘟囔:“不是没什么事吗?”

  她心里虽然也挺感激东华,但觉得若是今日东华不来她姑父姑姑也该来了,没有什么大的所谓,终归是伤不了自己的性命。抬眼见东华提剑走过来,觉得他应该是去找知鹤,起身往旁边一个桌子让了让,瞧见身上还披着他的衣裳,小声探头问迷谷:“把你外衣脱下来借我穿一会儿。”

  迷谷打了个喷嚏,看着她身上的紫袍:“你身上不是有干衣裳吗?”愣了愣,又道:“有些事过去便过去了,我看这两百多年,你也没怎么介怀了,何必这时候还来拘这些小节。”说着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紧了紧,明摆着不想借给她。

  凤九已将干爽的外袍脱了下来,正自顾自地叠好准备物归原主。

  一抬头,吓得往后倒退一步。

  东华已到她面前,手里提着苍何剑,眼神淡淡地,就那么看着她。

  她浑身是水,还有大滴大滴的水珠儿顺着裙子不断往下掉,脚底下不多时就凝成个小水坑,形容十分的狼狈。她一边滴着水,一边淡淡地看回去,气势上勉强打成了一个平手,心中却有些五味杂陈。她觉得经前几日同他偶遇的那么一场惊吓,自己近其实还没能够适应得过来,还不太找得准自己的位置,该怎么对他还是个未知之数,为了得不小心做出什么差池,近日还是先躲他一躲好些,却不晓得自她存了要躲的心思,怎么时时都能碰得上他。

  东华从上到下打量她一番,目光落在她叠得整整齐齐的他的紫袍上,嗓音平板地开口:“你对我的外衣,有什么意见?”

  凤九揣摩着两人挨得过近,那似有若的白檀香撩得她头晕,索性后退一步拉开一点距离,斟酌着僵笑了笑回答:“怎敢,只是若今次借了混沌重生君临异界/23488/,还要将衣服洗干净归还给帝君……岂不是需再见,不,需再叨扰帝君一次。”拿捏他的脸色,识时务地又补充一句:“很怕扰了帝君的清净。”

  苍何剑搁在石桌上,嗒,一声响。

  迷谷咳了一声,拢着衣袖道:“帝君别误会,殿下这不是不想见帝君,帝君如此尊贵,殿下恨不得天天见到帝君……”被凤九踩了一脚,还不露声色地碾了一碾,痛得将剩下的话憋了回去。

  东华瞥了凤九一眼,会意道:“既然如此,那就给你做纪念,不用归还了。”

  凤九原本就很僵硬的笑彻底僵在脸上:“……不是这个意思。”

  东华不紧不慢地坐下来:“那就洗干净,还给我。”

  凤九只觉脸上的笑它即便是个僵硬得冰坨子一样的笑,这个冰坨子她也挂不住了,抽了抽嘴角道:“今日天气和暖,我觉得并不太冷,”她原本是想直言直语地道:“不大想借这件衣裳了行不行。”但在心里过了一遭,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